浅议鼓励生育以促进消费观点错误

2020年9月29日13:24:55 评论 979 2897字

昨天写了一篇关于鼓励生育以解决老龄化问题的文章,在文中我是反对这一做法的。点击链接阅读《关于鼓励生育和人口老龄化问题浅析》。其实当前很多所谓的专家鼓吹生育除了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外,还有一个更牵强的论调,那就是促进消费。我对于这种观点同样不认可,直接明了的说我认为靠增加人口增加不了社会零售品的总消费,而仅能增加住房等特定产品的消费。

浅议鼓励生育以促进消费观点错误

一、当前生产力下靠增加人口数量增加不了社会财富

上篇博客已经详细说了这个问题,当前生产力已经高度发达,社会需要的是具有特殊技能的专业人才,而不是大量的普通工人,人口已经不是红利。要想提高生产效率,就必须想办法进一步提高生产力、改进生产效率、减少浪费,而这些都不是靠人多就能解决的。现阶段劳动力质量远比劳动力数量更为重要,所以要通过提高教育水平、增加培训机会、增加科研投入等方法提高劳动者质量,而不是鼓励生育提高数量。

现阶段我国人口已经超过了14亿,土地、水资源、自然生态资源等都相对匮乏,而生产和生活都离不开这些资源,所以要提高社会总财富表面上看是提高生产力、提高生产效率,但归根结底是提高这些自然资源的使用效率。人多必然导致人均资源的进一步减少,这让本来就不充足的人均生产要素进一步减少,从而造成对“人力”这一生产要素的浪费。

举个简单的例子,假如工厂每个工人应该操作一台机床,但现在中国人多,10个人只有9台机床,大家了轮流使用,总有一个人处于空闲状态。如果进一步鼓励生育,增加就业人口,那么可能会造成11个人公用9台机床,同时有2个人处于空闲状态。这种状态创造的社会总财富(简单理解为GDP)有可能会增加,因为处于空闲状态的人可能会得到休息,而轮到他时则具有更好的体力,效率更高,但人均创造的财富必然下降。这种状态演化到后来必然出现边际效益递减导致的总效益递减,限乘5人的车如果坐10人上陡坡可能走不动,还不如坐5人跑两趟有效率。

我国人均自然资源丰不丰富大家心里有数,从小学就教我们什么资源只有世界人均得多少,这种数据网上也一大把。

二、当前我国消费不足最主要原因是大家没钱花、不敢花

当前我国投资过剩,而消费不足,所以国家这两年一直在鼓励消费。但造成消费不足的原因却中说纷纭,我认可其中的两个观点,第一是低收入人均数量太大(李克强总理说有6亿),这部分人没钱花;第二是社会保障不够健全,大家储蓄防灾的钱太多,这是不敢花。要解决第一个问题就要调整分配体制,让低收入人群收入提高,而要解决第二个问题就要进行二次分配调整,解决社会保障问题。

增加人口能解决这两个问题吗?我认为一个都解决不了,家庭人口的增加只能使家庭人均更贫穷,更没有钱花,也更不敢花钱。所以通过鼓励生育以达到刺激消费的目的纯粹是一个错误论调。

三、鼓励生育只能刺激房地产等和生存有关的刚性需求

上面说了,鼓励生育并不能解决大家没钱花,不敢花的问题,但专家还在不断鼓吹多生育可以刺激消费,那么他们的论点在哪里?我看了下网上目前的文章,专家观点主要集中在和生存有关的房地产、吃喝拉撒、交通等刚性需求,或者说是保障人“生存”的最低需求。因为这些需求具有刚性,无论你愿不愿花这些钱,只要你生了小孩肯定得花。

有文章就列举了从小孩出生的奶粉纸尿裤、到幼儿教育、义务教育、生活支出等各种消费,计算了人口增加对消费的贡献。但这纯粹是胡说,对于低收入家庭来说,小孩支出了必然导致家庭其他成员支出减少,对家庭来说总支出是固定的,受收入制约,并不会因为生了小孩就增加收入。

同时当前生育意愿强烈的反而正是那些低收入人群,而中产阶级或因为观念,或因为工作压力都选择只生一个甚至不生,而高收入人群占比太低,即使他们每家多生一个对全国人口来说也是微乎其微。所以专家说的鼓励生育只能是鼓励低收入人群生育,但他们越生育越没有钱(女性哺乳收入必然减少,后期照顾多子女也影响收入),怎么能增加消费?

四、刺激消费应该是刺激改善人们生活的消费、而不是刺激为了生存的生理消费

国家一直说要改善人民生活,让人们更有尊严的生活。这个尊严其实有两个方面含义,一个方面是精神层面的尊严,即各种权利不受侵犯,权利能被尊重;另一个是物质方面,即脱离简单的温饱需求,向更富足的“小康”迈进。从上面的分析看,目前增加人口刺激的大多是为了生存而必须的生理消费,而非为了尊严而享受的“改善”消费。

为了生存而必须的消费品更多的是功能性产品,这种产品对自然资源依赖高,在生产及消费过程中产生的增值少,对于经济来说是效益较低下的形态。我个人认为我们鼓励消费应该是鼓励消费附加值较高的工业品,而不是简单的初级生活保障品。反映在经济上就是现阶段应该追求经济的“含金量”,而不是总量,国家一直进行的产业改革其实一直是从生产端调整这一问题。那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所谓的专家要在消费端唱反调?是真的不懂吗?我猜想或许为特定利益代言的可能性更大。

五、在消费上并不是人多力量大、只有富裕才能增加消费力

我国和美国国土面积差不多大,我国约14亿人口,美国约3.3亿人口,但2019年我国社会零售品总额约为40万亿人民币,而美国2018年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就约为6万亿美元,大概为40万亿人民币。为什么我国在消费上没有发挥人多力量大的优势呢?其原因就是因为我国人均可支配收入较美国低很多,也就是说我国民众相对美国人来说还比较穷。

富人才敢花钱,才原因消费,而穷人则更愿意储蓄,这一准则全球通用。中国人均40%的储蓄率领先全球,其根本原因就是低收入人群占比较大,导致大家不敢花钱。

如果不断鼓励生育,必然导致低收入家庭人均更穷,从而更不敢花钱,这与刺激消费是矛盾的。而要想达到刺激消费的目的其实最先应该解决的是提高低收入人群收入问题,让他们先富起来,要让他们富起来就不应该鼓励他们生育,而是应该接着给他们讲优生优育。当然我说的优生优育并不是支持计划生育,而是指加强夫妻优生优育的观念,把生育权交给他们,让他们自行生育。

六、鼓励生育可能会抑制消费

目前我国人口分布的明显特点是东南沿海人口密度大,西部、北部人口少;城市人口多,尤其是大城市及特大城市人口拥挤,而农村人口稀少。鼓励生育新出生的人口必然出现在当前人口密度大的地方,这会推高这些地方的物价、房价及其他生活成本,从而使这些地方的人群可用于其他消费的支出更少,进而产生抑制消费的作用。

而为了应对增长的人口,城市需要建设更多的基础设施,这些都需要支出,但这些属于投资领域,而不属于消费领域。简单说人口的增加将迫使政府增加投资,从而减少社会的总消费,这是简单的经济学理论,入门必读。

结语:

关于鼓励生育的人口红理论和刺激消费论我都不认同,分两天做了阐述。但是目前鼓励生育的观点似乎已经深入人心,支持者远比反对者众,我认为这可能源于两点,第一点是绝大多数把鼓励生育和还生育权给夫妻的自由生育搞混了;第二点是绝大多数人认为鼓励生育决定权还在自己,而如果不鼓励的的话自己可能连选择权都没有。其实无论出于上面那点原因,我认为对民众来说希望的可能是拥有自由生育权,而不是专家鼓吹的多生育的社会效益。

错误的观点之所以有市场就是将生育权和鼓励生育的好处绑在一起,让民众混淆。

历史上的今天
9月
29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29日13:24:55
  •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夜未央、并保留原文名称及链接,谢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