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鼓励生育和人口老龄化问题浅析

2020年9月28日11:49:36 评论 1,200 4515字

这两年我国关于鼓励生育的话题很热,于是就有各种各样的专家发表他们的看法,但主旋律基本上都是应该放开生育,甚至是鼓励生育。在这种呼声下我国目前已经全面放开了二胎生育,在呼声下可能会完全放开生育,甚至是鼓励生育,比如说对多胎家庭给予补贴。而导致国内专家们一致鼓励生育的主要原因则是人口老龄化问题,甚至这一原因成为了唯一原因。

在是否要放开生育这个问题上我和专家们观点一致,支持放开生育,但出发点却完全不同。我认为应该将生育权归还给夫妻,而不是由国家管理,同时我并不认可以降低人口老龄化为目的的鼓励生育。再说明确点,我赞成放开生育,生不生,生几个完全由夫妻自己决定,国家对这件事情不鼓励、不约束。

下面我详细的阐述下我的观点,和主流观点可能差异较大,如有争议请留言。

一、现代社会生育是一种权利而非责任

在国内生育从古至今一直被视为一种责任,而非权利。在古代因为生产力低下,因此需要人们以家族为单位抱团生产,只有成员数量稳定增长的家族才能有稳定的生产力,为了提高收益和降低风险必然要求每个成员多生育,这时生育就是一种责任。鉴于这个经济原因,我认为古代中国人对生育的强烈需求并不是源于“传宗接代”的血脉继承愿望,而是源于没有社会保障,生产力低下环境下对自己老年时生存的焦虑。

现代社会生产力高度发达,社会保障也逐步健全,社会组成已经由家族变成了家庭,养老已经不是大问题,因此为了生存而负有的生育责任便不复存在。但是这时却有一大堆专家跳出来,说中国正在人口老龄化,需要大量生育以解决这个问题,似乎生育又成了育龄人群的责任。而这次育龄人群肩负的责任更大,不是为了家族的稳定生存,而是为了国家的稳健发展。但我认为专家的这个想法是完全错误的,后面会详细阐述。

将生育视作一种责任的社会观念在古代由族规、家规、社会观念等组成,甚至还有律法。在古代基本上每个朝代都有女性不生育、男性可以“停妻再娶”的规定,这在法理上将女性生育界定为一种责任。现代社会关于生育责任则主要由社会观念所约束,比如有夫妻不要小孩,双方父母会逼迫,亲友会催促,邻居可能会指点。观念或习俗其实是一种强社会规则,其效果仅次于律法,部分情况下习俗的影响甚至比律法更深远。

现代社会人们已经能够接受不结婚,甚至能够接受同性恋,为什么不能把生育权还给夫妻,让他们的生育成为私权利,而非社会责任?

二、人口红利说已经是落伍观念

目前鼓励生育的专家都在鼓吹历史结论,认为历史上人口周期和经济周期高度重叠,也就是说人口多的时候经济发展就快,所以我们现在应该鼓励生育。但这个结论在当前社会已经是一个完全错误的理论,人多力量大要建立在三个前提下,如果脱离这三个前提直说结果就是耍流氓,我不知道专家们是在装睡还是真的没有醒。

这三个前提是:

1、社会自然资源足够充分,人口的增长不会导致自然资源的供给不足;

2、生产力水平低下,劳动力增加对生产的贡献比“工具”增加更大;

3、劳动力及家庭成员整个生命周期的产出比自身的消耗少。

历史上之所以人口和经济周期发展高度重叠,是因为生产力低下,人口基数少,增加的人口都能获得足够的自然资源(用经济术语来说就是生产资料),且人们的物质需求低,整个生命周期产出大于消耗(劳动力的再生产成本小于劳动力价格)。只有在这样的前提下社会的经济周期才和人口周期一致。当每个朝代到达顶峰时人口必然高度增长,这时人均能获得的自然资源变少,且生活质量提高(劳动力在生产成本提高),人口的增长就不会再带来经济效益的增长。于是就会因为人口和自然资源分配的矛盾而爆发战争,战争迅速减少人口,使得自然资源再次过剩,经济又会进入下一个循环。

当前社会人口基数已经足够大,连水资源都在很多地方成了稀缺资源,同时生产力又极度高涨,“工具”在生产中的贡献远远比劳动力更重要。同时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生产力的提高,人民对物质的期望越来越高,也就意味着劳动力在生产的成本越来越高,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增加人口数量来提高社会效率我认为是完全错误的。

而到目前为止人口增加和人均财富共同提高并不能支持专家们所说的“人口红利”理论,之所以有这种结果是因为近百年来生产力增长对生产的贡献远远大于人口增长所带来的社会资源消耗。生产力的高速进步掩盖了人口和自然资源供给之间的矛盾,但自然资源并不能长期支持这种高速消耗。

这里再补充两点目前较热门的专家论点:

1、改革开放初我国之所以经济发展迅速就是因为有人口红利

这种观点只对了一半,改革开放初我国经济之所以高速发展主要是因为政策松绑后经济社会的交易费用降低,从而导致的效率提高。此时的人口红利只源于劳动力成本基本世界最低,和当时全球有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寻找低价劳动力,而当时的中国刚好符合这两点。但时过境迁,现在国内已经建起了很多无人工厂,劳动密集型产业越来越少,这种所谓的人口红利其实已经失去了存在的环境。

2、日本和俄罗斯都在鼓励生育证明人口红利依然在

日本鼓励生育是因为人口在净减少,就是说生育人数比死亡人数少,但我国目前还是人口净增长。

俄罗斯和我国面积差不多大,但只有1.46亿人口,约为我国的十分之一,且俄罗斯目前人口也在净减少,如果再不生育的话以后会出现更多的无人区。

三、现代社会人口应该重质量、而不是数量

现代社会人口应该重质量,而不是数量,这种趋势会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越来越明显。

当生产力发展时,越来越多的工作被机器所替代,对人力的需求越来越少,因此保证社会财富增加的主要方式应该是工具的改良和充分利用,而不是增加劳动力数量。

目前建筑领域绝大多数工作已经由机器替代、生产制造领域绝大多数工作已经可以由机器完成、物流领域已经出现了无人仓库和无人分拣、医疗领域也出现了陪护机器人和手术机器人、甚至连高大上的IT行业都可以由AI机器人来编程、当前基本上已经找不到不能被机器替代人力的行业。随着技术的进步这种趋势会越来越明显,最终可能当前90%以上的工种都会被机器所替代,要这么多劳动力干什么?

在当前社会,我们需要的是能够改进机器,从而提高生产力的高知人群和能够数量操作机器的工人,其他人社会对其需要会越来越少。所以我认为社会发展应该重视人口质量,而不是数量,应该重教育、重体育、重医疗、重生活品质,培养出能力出众,心智健全的高质量劳动力。

人口数量唯一对社会的贡献可能是提高高智商人群的数量,这是源于我对绝大多数人都是均等智商,而高智商人群是基因突变的结果的认知。鉴于这一结论,如果有其他方法增加高智商人群占人口总数的比例,那么人口基数将更不重要,而我上面说的重教育等就是为了提高这种比例。

四、鼓励生育解决不了老龄化问题

先看下老龄化的定义,来自百度百科。

老龄化

人口老龄化是指人口生育率降低和人均寿命延长导致的总人口中因年轻人口数量减少、年长人口数量增加而导致的老年人口比例相应增长的动态。国际上通常看法是,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即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处于老龄化社会。

鉴于老龄化的定义鼓励生育并不能解决老龄化问题,今天的新生儿就是60年后的老人,鼓励生育只是将老龄化问题推给后人,而不是解决。老龄化问题的根源是随着生活水平和医疗水平的提高人均寿命的提高,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人均寿命还会进一步提高,如果目前鼓励生育的话,那么以后将要面临更严峻的“老龄化”问题。

关于鼓励生育和人口老龄化问题浅析

中国历年人均寿命

从上图可以看出,解放前我国人均寿命只有35岁,而到了2010年已经达到了74.8岁,图上没有列出的2019年我国人均寿命已经达到了77.3岁,相信60年后我国人均寿命绝对会超过100岁,如果现在鼓励生育的话到时全国得有多少人口?因此通过提高人口基数来解决老龄化的道路根本行不通。

五、老龄化不是大问题

现在的老龄化说法都是在说劳动力占人口总比例在下降,从而引发养老负担加重等问题,但我认为老龄化根本不是问题,原因就是生产力的进步足以抵消老龄化所带来的劳动力比例下降的影响。随着生产力进步,社会需要的劳动力越来越少,即使因老龄化所产生的养老问题依然会随着技术的进步而结局,目前已经出现了陪护机器人,随着技术的进步肯定会有更多功能的机器人来代替看护人员。而因老人养老而产生的经济问题则应该通过养老保险等统筹方法,通过社会财富分配体系来完成,因为劳动力的减少并不会造成社会财富创造的减少。

六、鼓励生育会造成严重的就业矛盾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类创造财富的能力越来越强,这就意味着社会需要的劳动力数量会越来越少。一个很简单的事实就能说明这一道理,在原始社会人们基本上全年无休,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才能维持温饱;而在九十年代我们开始实行六天工作制,每天只需要工作八小时,生活质量反而提高了;现在国内很多地方已经在鼓励每周四天或四天半工作制。在生产力低下时需要全家劳动,200年前童工是普遍现象,十岁以下儿童也是劳动力,到了一百年前法律禁止了童工,再到现在发达国家女性可以成为专职家庭主妇,而男性一个人的所得足以养家。

近年来全球最头痛的是失业问题,而不是劳动力不足问题,尤其是在经济不景气时就业矛盾就更为严重。随着技术的发展,社会需要的劳动力会越来越少,如果现在鼓励生育以后的就业矛盾就会更严重。即使未来社会大家都可以不劳动而获得生活所需,就业不是必须,从而也不存在就业矛盾,那要那么多数量意义何在呢?

七、地球能够提供的自然资源有限、承载不了无限增长的人口

地球能够提供的资源有限,虽然人类生产力一直在进步,但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是在使用资源,而无法制造资源。随着人口数量的增多,生产力的进步,我们使用资源的速度会越来越快,总会有一天自然资源会无法承载增长的人口,那时怎么办?移民外星球或许是个途径,但如果技术还没有打到呢?文明社会不应该出现为了争夺资源而快速减少人口的惨剧,所以也不应该无限制的鼓吹生育所带来的人口红利。

地球到底最多能够承载多少人口?科学家们也没有一致意见,因为他们看待这一问题的角度永远不同。社会学家可能会考虑解能够保证生存条件的极限人口,经济学家可能考虑帕累托最优的极限人口,生态学家可能考虑维持生态多样化前提下的极限人口。如果你能够忍受像蚂蚁般规律生活,那么你可以接受社会学家的人口极限论;如果你想过有品质的生活,那么你应该接受经济学家的人口极限论;如果你想享受田园生活,那么你应该接受生态学家的人口极限论。

但无论那种人口理论都将有极限,而通过生育解决老龄化问题是无极限理论,所以必然错误。

结语:

我赞成放开生育,将生育权交给夫妻,由他们自行选择是生育还是不生育,或者生育几个。而这种放开和因人口老龄化问题而鼓励生育没有丝毫关系,或者说我不赞成现有情况下鼓励生育。至于到什么时间需要鼓励生育,那应该结合我国的自然资源综合考虑我国的最优人口数量,只有人口总数低于最优人口数量时才需要鼓励,对于这一数量我不妄言。但我要说的是一个国家的最优人口数量是动态的,要根据当时的生产力和自然承载力确定,而不应该是一个固定数字。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28日11:49:36
  •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夜未央、并保留原文名称及链接,谢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