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前两季度我国内需恢复缓慢原因简析

2020年9月7日12:18:14 评论 825 3146字

2020年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前所未有的影响,各国经济普遍低迷,第二季度美国GDP同比萎缩33%,印度同比萎缩23.9%,欧洲国家和日韩等发达国家也同样面临GDP萎缩问题。经济的衰退导致了全球经济摩擦的加剧,同时中国又要面对美国的“去中国化”战略,使得中国经济今年面临复杂的外部环境。鉴于此,今年国家提出了经济内循环方略。

什么是经济内循环?

经济内循环就是商品的生产、交易、消耗都在都在我们经济体内部进行。再说详细点,内循环就是通过国产替代,完善技术和产业供应链,改变受制于人的局面;通过激发和做大内需,弥补外部需求的疲弱和不足,减轻外部需求波动对我国宏观经济的冲击,提升经济运行效率,解除居民消费后顾之忧,释放消费需求空间。

经济内循环其实就是产销皆在国内的经济循环模式,生产在国内是为了应对美国对中国高新产品的技术封锁,而消费在国内则是为了应对可能面临的出口困难,这些都是因近两年的外部环境不确定性而起。

经济内循环方针是完全有别于此前我们实行了三十多年的外向型经济模式,外向型经济的核心是产能输出,即将中国建设成“世界工厂”,然后把国内产能输出。当外销遇阻时这部分输出产能就会相对过剩,从而影响GDP增长,同时也会引发经济结构矛盾,于是今年国家就提出了出口转内销的“经济内循环”模式。

经济内循环的关键是增加国内消费

经济要实现内循环,在生产侧就是减少对国外技术和产品的依赖,实现自主化;在消费侧提振内销比例。要增加国内消费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国家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消耗钢材水泥、机械设备等,这也是以前几十年一直采用的策略;另一种就是增加国内个人消费。两种增加内需的方向不同,导致需求的不同,国家消费增加的是建材、机械设备的消费,而个人消费增加的是个人消费品的消费。由于我国此前的经济模式基本上是三来一补的加工模式,产能主要集中在消费品领域,因此在外销遇阻时消费品领域面临的压力更大,这也是今年国家经济刺激政策没有选择传统基建,而选择消费券、减税等政策刺激个人消费的原因。当然投资对经济拉动效果越来越差是主要原因,详细可看我另一篇博客《我国经济增速放缓是因为消费不足而非投资不足》

虽然国家从年初就鼓励消费,但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取得显著效果,尤其是经历了年初前四个月的急剧萎缩后在第二季度并没有出现“报复性消费”,这是为什么?

由上图可以看出今年前两季度我国消费同比是负增长的(上图为实际增长,即考虑了物价因素),第二季度虽然下降趋缓,但依然下降明显。

内需不振的原因

1、疫情影响下居民收入下降

中国人消费观念一直信奉“量入为出”,疫情影响下收入下降,所以消费必然会下降。据国家统计局数据,6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7%,去年同期为5.1%,失业人数明显增长。另一组数据则反映出我国居民前半年实际收入下降,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5666元,同比名义增长2.4%,增速比一季度加快1.6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下降1.3%,降幅收窄2.6个百分点。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655元,名义增长1.5%,实际下降2.0%;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069元,名义增长3.7%,实际下降1.0%。

失业率增加,人均实际收入降低,双重数据导致我国全体居民消费能力下降。

2、全球疫情愈演愈烈导致经济悲观预期

截止目前全球疫情并没有得到控制,疫情愈演愈烈,截止9月6日全球已经确诊新冠患者约2720万,现有患者约704万,累计死亡约88.3万,随着秋冬季的来临疫情很可能会全球二次爆发。对疫情的悲观预期被传导到经济上,使得全球都做出了谨慎消费的决定,全球消费普遍下降。消费下降就预示着需求下降,需求下降必然导致生产下降,生产下降又会导致收入下降,这就使得经济进入下降循环。全球消费不振必然导致中国出口下降,从而导致国内经济总量增长缓慢,外向型企业开工不足等问题。

3、社会保障不健全导致的储蓄意愿居高不下

虽然近年来我国推出了新农合等医疗保障和农村养老保险政策,但低收入人群生活保障依然不够健全,这就导致低收入人群用于防备意外开支的储蓄居高不下。我国居民储蓄率一直冠绝全球,其原因除了我国传统的储蓄观念外,社会保障不健全是另外一个主要原因。在疫情影响下收入下降预期风险较大,这就增加了储蓄的必要性,从而导致消费的减少。

我国有多少低收入人群?李克强总理给出的答案是6亿。

1978年到2018年我国总储蓄率变化表

1978年到2018年我国总储蓄率变化表

4、我国居民信贷发展不够健全

这一问题我在其他博文也说过,我国居民信贷发展不够健全,截至目前居民大额贷款主要还是抵押或担保贷款,而信用贷款则很少。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抵押物,也很难找到担保人,于是只能寻找信用贷款。但是越是低收入人群越难获得信用贷款,原因是他们违约概率较高,从而导致贷款机构的违约成本增加,这反应在贷款中就是高利息。

但是银行一般采用基准利率在一定幅度内上浮的政策,而即使选择了基准利率加最高上浮限度依然无法覆盖低收入人群的违约成本加催收成本,因此银行就直接不房贷给低收入群体。要解决这一问题最好的途径是发展民间借贷,但受我国法律管制影响民间借贷地位一直得不到承认,正规民间借贷发展不起来,于是给非法借贷提供了更大空间,这也是近年来我国非法借贷问题严重的重要原因。因此我个人认为国家对民间借贷的法律保障利率应该谨慎考虑,而目前的最高24%年利率我觉得有点低,这会导致低信用人群贷不到钱。具体分析可见我另一篇博文《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解读 最高利率政策应谨慎调整》

信贷不健全导致低收入人群不能提前消费,也不敢乱消费。

5、住房支出占我国居民消费支出比例过高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前半年我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中住房占比为25.4%,而2010年之前这一数据在10%左右。

近20年我国房价走势

住房支出占消费比例过高导致居民普遍缺少消费能力,且增加家庭长期负债,从而长期减少家庭消费能力。更重要的是建筑对经济的带动作用明显不如消费,假设居民用于购买房屋的支出为1万元,因为经济循环的作用实际产生的GDP为1.6万元,但居民用同样的1万元来购买消费品,因经济循环原因产生的GDP可能是3万元(只是假设,没有统计数据支持)。

6、贫富差距导致消费不足

我国基尼系数变化曲线

近年来我国贫富差距拉大,导致财富集中在部分富人手里。但同样的1元钱穷人可能用8毛钱消费,2毛钱储蓄(按目前经典理论储蓄就等于投资),而富人可能1元钱全部用于投资,因此财富约集中到富人手里用于消费的越少。这也是目前房价居高不下的原因,财富集中到一部分人手里,这些财富只能被用于投资,但消费不足导致的生产收益下降,最终导致投资从生产领域退出而进入房地产和资本市场。这也是今年经济承压而股市火热的原因。

结语

我国经济内循环面临多种困难,要想让内循环代替双循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彻底实现内循环的前提是居民有钱花,敢花钱。因此实现经济内循环的关键就成了提高居民实际收入和增加社会保障两方面,而房地产可能是其中的关键影响因素。至于具体采用什么方法来实现经济内循环,在这里我就不妄言了。

对于个人而言,在经济不景气时尽量增加消费,并且消费非奢侈品,同时尽量消费国产品就是对国内经济的最大贡献。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7日12:18:14
  •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夜未央、并保留原文名称及链接,谢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