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水入疆的红旗渠项目很可能是第二个巴铁 投资需谨慎

2019年3月2日17:39:42 发表评论 21,264

最近藏水入疆的红旗渠项目又在各种媒体上热炒起来,尤其是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上更是成泛滥之势。为什么这个三年前就炒作的项目现在又火了呢?除了有人再后面不断推动外,处于干旱中西部地区民众对于水资源的渴望也使得他们盲目的加入到免费宣传的队伍中。

藏水入疆的红旗渠项目很可能是第二个巴铁 投资需谨慎

红旗河

因为缺水的是大众,而项目推动的是机构,普通公众只关注项目建成后的蓝图,而不关注项目是否真的能建成,也不关注项目建成后能用多少年,更不关注项目建成后的使用成本问题。简单的说处于西部的很多人只是从感情上支持这个项目的上马,而从来没有思考过项目的技术问题、生态问题和经济问题。而决定一个项目能否成功的恰恰是公众不关注的这些问题,而成功后所描绘的蓝图则并不能决定项目能否上马。

2016年8月巴铁实验车在秦皇岛安装完毕,这个号称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空中巴士”赢得了海内外媒体的赞誉,甚至被认为是由中国人发起的一场未来公共交通领域的大革命。国内媒体争相报道,被誉为中国第一次引领世界的交通革命,是国人的骄傲。BBC、CNN、CNBC和美国时代周刊等著名媒体均报道了“巴铁”项目的试验情况,并给予了赞美。

但是2017年爆出巴铁项目只是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进行的一个融资骗局,从2010年巴铁项目推广到2017年被曝光的7年间共集资了40多亿投资,年化收益率12%,而曝光后华赢凯来进具有1%的本金兑付能力。

红旗河项目并非由国家主导

现在网上热炒的藏水入疆红旗渠项目很多人以为是国家在推进,因为有中科院院士、北大教授、人大教授等为其站台,但是这个项目的推进和和国家没有一点关系,是一个叫做善林金融的P2P机构推动的。红旗河项目的宣传视频显示是由“S4679课题研究组”编制的,而这个S4679课题研究组是什么呢?这么大的工程,听上去象是一个国家级的研究项目。但全程6188公里的“红旗河”工程由善林金融全力支持,并成立了S4679课题研究组。集合了我国6位知名院士及12家研究院核心技术专家,得到了北大、人大等16所著名院校领导的联合支持,是一项战胜自然的宏伟工程。

为什么一个P2P公司组织的项目能够得到知名专家,甚至是院士的参与?其实这种研讨会有很多,也并非所有的研讨会都由政府组织。民间组织的研讨会如果议题专家们比较感兴趣也会去参加,而且在资本推动下这种研讨会性质的活动想要邀请到专家很容易。同时我个人猜测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专家当时参加的研讨会时可能不知道善林金融让他们参加研讨会的目的是什么。

就像罗纳尔多在国内经纪人的带领下去柳州金嗓子喉宝公司参观了一次,金嗓子的掌门人江佩珍对罗纳尔多说我请你吃饭,给你30万美元的费用。酒足饭饱后被要求现场表演球技,场上5台摄影机对着他,在簇拥下表演 “罗式凌空劲射”。踢完了球,罗纳尔多又被要求咧着嘴露着板牙拿着一个“印有老先生头像的盒子”合影留念。罗纳尔多一想拿了人家30万美元拍个照也是应该的。结果罗纳尔多回去后发现他在金嗓子拍的照片变成了广告,而他成了金嗓子的代言人。罗纳尔多当年正红,代言耐克等品牌都是几千万美元的代言费,绝对不会为了30万美元代言金嗓子。尽管罗纳尔多表示了抗议,说这是侵权,但这个广告还是在央视播了几年。

2017年11月15日,S4679课题组“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邀请了国内二十余家著名高校、科研院所和相关单位的专家学者,专业涉及水文水资源、水利工程、生态环境、工程地质等方面,共同研讨“红旗河”西部调水的必要性、工程方案的合理性以及实施的重要意义。与会专家一致认为“红旗河”是着眼于大生态、大格局、大战略的全新思路和现实可行的方案,并提出了一系列建设性意见和建议。本次会议对完善“红旗河”方案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8年1月,S4679课题组“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第二次专家研讨会在北京德胜登禹小院举行,与会专家对“红旗河”方案的重点、难点进行了深入探讨。这次研讨会就是自媒体文章中介绍的五个院士参与的论证会,而网上广为流传的视频和文章就是这次研讨会的剪辑。

不知道红旗河项目的院士参与者是否也经历和罗纳尔多差不多得境遇,但我个人认为院士们不会是因为“会务费”“出场费”等费用问题而给善林金融站台,因为院士们根本就不差那点钱,也用不着冒这种风险。很可能院士们和其他教授只是参加了一场纯学术的可行性研讨会,专家们也可能真的从自己的领域认为红旗河项目可行,但到后来被剪辑成了院士们和学者共同支持红旗河项目建设。

网上的红旗河项目可行性视频很显然是从其他视频片段中剪辑的,然后加了字幕和配音,整个视频只泛泛的说了项目可行性,而避开了详细的地质条件、技术可行性、生态评估、成本收益分析、项目设计使用寿命等问题。这是文艺纪录片,而不是可行性分析报告,而这个影片之所以被大量的网民点赞就是因为网民并没有关注深层次的技术、生态、经济问题。

下面是红旗河项目的视频,有兴趣的话可以点击播放。

关于红旗河项目网上也有质疑的声音,本来是一个民间学术项目,被质疑很正常,有争议才能辩论出谁是谁非,但此前善林金融动用其影响删除了质疑的帖子。直到2018年9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将善林(上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善林金融”)法定代表人周某某,执行总裁田某某等12人以涉嫌集资诈骗罪移送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后质疑的帖子才大量出现。

善林(上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善林金融”)截至2018年4月9日案发非法集资共计人民币736亿余元,截止案发还有213亿未兑付。当然这和红旗河项目本身无关,我们不能因为善林金融涉嫌诈骗就否定他支持的红旗河项目,下面我就网上的质疑声音进行整理,列出红旗河项目不可行的原因。文章后面我会附上善林金融对红旗河项目的介绍全文,供大家参考。

红旗河项目的要点:

在分析红旗河项目不可行之前先简单罗列下红旗河项目的要点:

一、从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大渡河、雅砻江等西南大河调水入新疆,各取水点合计总水量6000亿方,只取1000亿方,水源充足,水质优良。而且这些河流多数白白流往外国,不用白不用。

二、相当于两条黄河的水量进入新疆,可彻底解决新疆干旱,沙漠变良田,造出3至8亿亩农田,彻底解决中国粮食问题。

三、可向新疆移民两个亿,彻底解决新疆的分裂问题,彻底解决中国的失业问题。从此中国政治安全和经济发展无忧矣!

四、调水线路沿中国二三台地边缘绕行,不用翻越高山和高原。各取水点的海拔高程从起点的雅鲁藏布江2558米依次降到喀什的1300米,共6000公里河道,可全程自流,无须电力抽水耗能。落差1258米,平均坡降万分之2.10。高水位运行,使更多地区可以自流受水。

五、中国现在经济力量巨大,技术力量高超,西藏铁路和跨海大桥都能建成,红旗河工程在资金和技术上一点没问题。

红旗河项目不可行原因

水资源相关问题

一、水资源的权属问题

红旗河项目规划的引水源虽然在国内,但中下游却在印度等东南亚国家,因此这些水资源并不是中国一个国家的,而是多国共有的,中国修个水电站都需要下游国家认可,更别说直接调五分之一的水资源了。这个是复杂的政治和外交问题,并不是简单的中国调水是为了减少下游国家水患这种网络调侃这么简单。

二、左贡地区根本支持不了600亿立方米的调水量

红旗河调水工程声称:“红旗河取水水位较低,因此水量充足。基于对输水能力和水源地情况分析,预计年总调水量可达600亿立方米,仅占主要河流取水点总量的21%……”

据现有可查阅的资料:雅鲁藏布江在大峡谷(大拐弯)上游汇集了尼洋河后年径流量达601亿立方米,在大峡谷中游雅江与其重要支流帕隆藏布-易贡藏布汇合,年径流量372.2亿立方米,两者相加为973.2亿立方米。如果红旗河每年拿走600亿立方米,接近总量的三分之二,所谓“仅占主要河流取水点总量的21%”的说法,显然存在误导之嫌。

如果调取左贡地区调取600亿立方米的水,将对当地生态造成灾难性后果,河流将见底,壮丽的地貌景观将大逊其色,或许多年后西藏将会沙漠化。

三、红旗河工程由左贡县入怒江不能自流调水

雅鲁藏布江大拐弯是指雅江围绕南迦巴瓦峰作奇特的大转弯,入口的派区(海拔2900多米)至墨脱背崩河段(海拔680米)长度约250公里。红旗河工程声称:调水高度是从“大拐弯附近开始取水(水位2558米)”,比入口处低342米,“沿途取易贡藏布和帕隆藏布之水,自流509公里后进入怒江(水位2380米)”。红旗河首先要从极深的大拐弯峡谷中,向东开挖隧道穿越“加拉白垒峰”进入怒江,调水路线必然经过西藏自治区昌都市下辖的左贡县,该区地理要素见下图:

 

藏水入疆的红旗渠项目很可能是第二个巴铁 投资需谨慎

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南迦巴瓦峰、左贡县(怒江、澜沧江)示意图

 

左贡县东与芒康县接壤,南与林芝市察隅县相连,西与八宿县毗邻,北与察雅县隔江相望。属藏东南高原温带半干旱气候。县域东西最大距离为408公里,南北最大距离为220公里。左贡县地处藏东南高山峡谷地带,地形西(西北)高东(东南)低。(参见上图)

左贡县的水文特征是“两江一河”,怒江、澜沧江、玉曲河由北向南,呈“川”字型纵贯全境奔流而下,形成三种不同的河谷地貌。其中流域内怒江径流长175公里,澜沧江径流长120公里,玉曲河径流长240公里。怒江、玉曲河位于县治以西,澜沧江位于县治以东。(参见上图)

左贡县境内主要山脉有东达山、多拉山、茶瓦珠山、茶瓦多吉志嘎山,以及与云南交界的梅里雪山,最高峰雀拉山峰,海拔5434米;最低海拔2650米;全县平均海拔3750米;县城驻地海拔3780米。红旗河调水工程取水口海拔高程是2558米,由此可见取水口海拔高程与左贡县的高差关系是:

2650(县最低海拔)-2558(取水口)= 92米

3750(县平均海拔)-2558(取水口)= 1192米

3780(县驻地海拔)-2558(取水口)= 1222米

依据《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南迦巴瓦峰、左贡县(怒江、澜沧江)示意图》可以看出,左贡县最低海拔要比红旗河调水工程取水口高出92米。显然,红旗河调水不是入左贡县的最低处,而是首先入怒江,如果按照县域平均高差换算,调水线路经过的平均高程,要比调水口高出1192米!也就是说,从取水口到怒江不仅不能“自流调水”,而是应该至少提扬1192米。

四、成本问题

水价成本是天价,新疆用不起,国家也贴不起。

南水北调的建设难度比红旗河低很多,即使这样南水北调的水价被爆光为每吨10元,此前还有过山东德州因为每吨5元的自来水费太贵而拒绝使用南水北调的水资源,其实5元已经是政府补贴后的价格了。因为价格问题南水北调调水量一直大不到设计调水量,当然这里面也有技术问题,网上也有很多议论南水北调失败的文章,绝大部分是从纯技术角度分析的,但因为这个话题比较敏感,我们就不多说了。但事实是南水北调自建成以来根据官方给出的数据分析绝对没有达到设计调水量的50%,按照官方数字分析应该是20-30%之间,而网上更是有人爆料实际调水量仅为设计的5%。

南水北调项目一直达不到设计调水量,其后果就是实际调水的单位成本增加,因为调水的成本有建设成本、拆迁成本、维护成本、调水时的电力提升成本等,而减少调水量只能减少水位提升时的电力成本,但这个成本站的比例很小。大家是用不起高价的南水,致使调水量不足,这就会让建设成本、拆迁成本、维护成本分摊到实际的调水量上。如果实际调水量为设计的20%,那么每吨水的实际成本大概就要翻5倍。

新疆人用不起

红旗河工程总造价为南水北调的10倍,而总调水量1000亿方,为南水北调东中两线合计250亿方的4倍,所以每方水成本为南水北调的2.5倍。南水北调每立方水价10元,红旗河工程的水价成本则达到每立方25元,我们就以此为中值。但实际上红旗河项目工程太复杂太难,造价可能比这还要高,所以上限我们取每立方40元。

那么新疆农民能接受的水价是多少呢?最多5分钱!我们知道内地农业用水每立方一毛多,北疆8分钱,南疆3到5分钱,平均5分钱。也就是说,按中值25元算,水价成本与可接受价之间相差500倍。以目前的新疆人口来看也用不了1000亿立方的水,如果调水量不足,那么成本还要增加,如果只调100亿立方水的话每方的成本将达到250元。

国家补贴不起

红旗河工程要贴多少?每年1000亿立方水,每立方25元,就是2.5万亿元,大体将近中国每年教育经费,国家贴得起吗?我国2017年的全年税收为12.6万亿元,而新疆全年税收仅为943.3亿元,GDP为10920亿元,也就是说如果红旗河建成,国家要补贴的水费比新疆的2倍GDP还要多。南水北调项目已经落地,国家咬着牙也要补贴,但对于未立项的项目国家可能不会再重蹈复撤。

五、建设成本可能远不止四万亿

红旗河工程的发明者可能只在地图上设计,为了实现自流引水,不用电力提升,只计算各取水点高程,得出了一条均匀下降的线路,自以为非常巧妙。实际上二三台地边缘并非均匀平整的斜坡,处处都是高山深谷。台地号称“中华水塔”,全国几乎所有大河都是从台地往外流,往下方流,切割出一道道深谷,而设计中的渠道恰好沿着台地边缘走,与山脊和深谷垂直立交,所以必然桥隧相连。这就像高速公路尤其高铁横穿高山峡谷时桥隧相连是同一个道理。
藏水入疆的红旗渠项目很可能是第二个巴铁 投资需谨慎

把流经红旗河线路河流的交叉部分用深蓝线条标了出来,可以看出,除了少部分线路利用了原来的河道外,大部分都是与山沟方向垂直立交,非建桥隧不可。

我们知道,如果是普通公路,汽车速度慢,在山地可以比较轻松的上坡下坡,可以减少桥隧比。而高铁速度极快,就要求线路尽可能平直,尽量减少上下坡和拐弯。而红旗河工程要求更高,因为装载的是水,所以要更平更直,以便全程保持万分之二的均匀坡度。

遇到低地要垫高,遇到高地要开槽,遇到更低的深谷则必须架桥,遇到更高的山地则必须打洞建隧道。

台地边缘这一圈起起伏伏,山脉相连,千峰万壑,基本上没有多少顺着设计渠道均匀下降的大段平地,很难像平原地区那样直接开挖河道。所以只好大幅度提高桥隧比,甚至全程大部分地段桥隧相连。

六、建设难度大

我国目前在建路桥上技术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尤其是桥梁,这种技术同时也能用于建设人工河的桥梁。但是不能因为我们建设高速公路桥梁的水平世界领先就想当然的认为建设人工河桥梁的技术也世界领先,肯定能克服困难,完成任务。目前高速公路的一个40米桥跨重量大约为100吨左右,南水北调中用的30米桥跨加水的重量大约1万吨,而红旗河的输水能力是南水北调中线的10倍,因此也简单算一个桥跨加水的重量是南水北调中线桥跨的10倍,即10万吨。南水北调中我们攻克了很多技术难关才解决了桥跨重量大问题,现在遇到了体积和重量都十倍的红旗河却说现有技术能够解决,是不是有点过于乐观。

藏水入疆的红旗渠项目很可能是第二个巴铁 投资需谨慎

南水北调桥跨

藏水入疆的红旗渠项目很可能是第二个巴铁 投资需谨慎

南水北调桥跨

藏水入疆的红旗渠项目很可能是第二个巴铁 投资需谨慎

南水北调桥跨

即使现有技术和材料都能满足技术要求,但西藏台地边缘自然条件恶劣,四季温差大,这些远远不如南水北调所经过的地区,因此施工难度和工程质量可能都会成几何数增长,而不是简单的十倍这么容易。

七、地质灾害造成的危害大

红旗河的宣传文章承认:“红旗河流经的雅鲁藏布江流域和龙门山地震带、横断山脉、四川盆地边缘直到六盘山以西地带,都是一个构造复杂、灾害比较多的地方,构造异常活动、强烈地震频频发生,灾害多发,要提前做好这组区带的预防和论证工作。”

藏水入疆的红旗渠项目很可能是第二个巴铁 投资需谨慎

红旗河不是红旗渠

为什么这条路线地震特别多?因为它正好选在二三台地的边缘,台地与下面的平原组成了中国几大板块,台地边缘正是板块接缝,所以这条线路肯定多地震,多大震。

前面说了,红旗河工程桥隧相连。这都是一座座什么样的桥你能想象吗?它不是走汽车火车的桥,而是载着两条黄河水量的巨大“水槽”,它绝非林县红旗渠那样小小的山间渡槽,而是百米宽,几十米深,装着数以万吨计的水,离地几十米几百米高的巨大“天河”。而这道天河的河床却只是由钢筋混凝土围成的“壳儿”,它不可能很厚,否则自重加上巨量河水的重量,桥墩和地基也承受不了。

一旦遇到地震有一段桥跨出现倾斜,渡槽将整体崩溃。天河一旦溃破,面对着比台地低几百米上千米的平原,两条黄河的水将喷涌而出,一泻千里。我们知道,四川盆地边缘地震频发,最可能发生决口,如此,天府之国将成为一片泽国。不仅如此,两条黄河的水量还将迅速涌向三峡大坝,冲坝没顶,大坝肯定决口,下游八省市一直到上海将全部被拉平!

钢筋混凝土在自然老化条件下,几十年后必然出现破损。再说水库是静水,而天河是巨量流水,水波对河床的冲击力也要大得多,在持续不断的作用下,河床的壳体肯定会疲劳损坏。即使你把水槽的抗震等级提得再高,处在这样的高发地震带,又比南水北调的渡槽大得多,重得多,水体多得多,受力大得多,所以溃破的可能性也大得多。

大地震一来,巨量河水将产生谐波共振,有可能形成激波,激波能量集中,水头可骤然提高十几倍,瞬间就会摧毁天河壳体。即使没有激波,平时老化破损积累的随便一个小缝隙都可能在地震中被撕裂成大裂口。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一再被历史证实的事实,每一条“悬河”都是一把达摩克利斯剑。
最著名的是开封悬河,它只是开封城北的一小段黄河,只比开封城高七八米,在历史上就曾经七次淹没了开封城,把六个开封埋在脚下,形成“城摞城”的奇观。
藏水入疆的红旗渠项目很可能是第二个巴铁 投资需谨慎

红旗河工程比开封悬河长百倍,高百倍,水量多一倍,难道不是比开封悬河危险万倍,悬在全国人民头顶上的最大悬河吗?

还有另一种更危险的可能性,万一某些疯狂的恐怖分子有计划有目标地在某一桥涵上炸出一个裂缝缺口,其结果也一样。六千公里线路处在人烟稀少地带,很难确保不被恐怖分子攻击。还有一种更大的危险可能性,一旦遇到国际大变局,有国外敌对势力对中国实施打击,这道天河就是最好的目标。

建成后回报低问题相关方面

八、红旗河工程创造不了2亿人的工作岗位

文章说红旗河工程能发展新型农业,让新疆养活两亿人。想要让人在新疆生活首先得创造出足够多的工作岗位才行,该工程主要目标是沙漠变良田,当然创造出的主要是农民岗位。他说能造田3-8亿亩,我们按照中间值5亿亩计算,恰恰相当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总面积。

我们按照容纳农民最多的小农生产方式计算,即俗话说的每户“三十亩地一头牛”,这样只能容纳1600万个农户,每户两个劳力,才3200万个岗位。

事实上到了现代,小农经济早已落后要被淘汰,生产成本太高,效率太低,种的粮食太贵,肯定卖不过国际市场。要想跟市场竞争,只能建现代化大农场,这样恐怕连百分之一的岗位也容纳不了,顶多30万个岗位,加上家属也超不过100万人。

就算再加上农业产业链的后续产业,比如粮食运输、食品加工、棉花加工等各种农产品加工业,也需要不了多少人,现代大工业职工越来越少。和前面所说的农场职工加起来。再加上家属,充其量二百万到头了。

所谓“养活两亿人”,首先“养活”这个概念就有问题,意思是只要我们新疆有了足够多的粮食,足够多的水,足够大的地盘,就能供两亿人足吃足喝,衣食无忧,这就是“养活”的含义吧?所以“养活”这个概念是不对的,应该换成“生活”,所谓“生活”不光是消费和享受,主要应该是创业、工作、发展,必须要有足够多的创业机会,才能留得住足够多的人。就算新疆有很多粮食,但如果移民没工作,没工资,也买不到粮食。

沙漠变良田,除了能创造出一些农业岗位之外,我看不出还能创造出多少其它机会。

要想新疆吸引两亿人,必须让新疆有相当于东部那样良好的自然环境、发达的交通环境、基础设施、文化科技环境,和足够多的发财机会,不能光靠沙漠变良田这一项来吸引人。

九、移民两个亿需要一千年

据有关资料,从1949年到2000年共51年,内地向新疆共移民460万人,这些人包括解放军进疆,职工干部支边青年支援边疆,学生毕业分配,问题人员下放,各类“分子”发配,盲流自流入疆,改革开放后大批想发财的,打工的进疆,等等。

可以说,49年以来,新疆是全中国移民相对数量最大的,力度是最强的。即便如此。每年也不过平均移民9万人。

进入21世纪之后,内地向新疆的移民呈下降趋势,近年来甚至出现负增长,即新疆的原内地移民又回流内地。1980年汉族人口占总人口41.38% ,到2014年汉族人口只占总人口37.01% 。所以新疆的人口比例问题很令人担忧。

以新疆的自然条件要吸引国人去基本上很难,孔雀东南飞并不会因为一个红旗河就改变。就算我们不管那些,仍然以五六十年代的力度强行移民,甚至翻一番,每年20万!要想移民两个亿也得需要1000年!

十、工程寿命与过于宏大的目标不配套

红旗河工程属于水工建筑,主要由钢筋混凝土构成,它是有寿命的,目前公路桥的设计寿命100年左右,不考虑人工河桥梁的使用强度更大这个问题,我们也以100年使用寿命计算。

而改造沙漠是非常慢的,在南疆沙漠戈壁中造田,先要引夏季山洪淤田,将山洪中的黏土黄泥沉淀在田里,经多次淤积才能形成不大漏水的农田。每年山洪能有多少?淤不了多少田。所以沙漠变良田速度很慢,不可能大规模改造。你有再多的水也没用。

从解放后到现在70年过去了,年年都在改造沙漠,但这边改造那边又生成新沙漠,刘少奇去新疆视察时说:是沙进人退多一些?还是人进沙退多一些?我看还是沙进人退多一些。

想把30万平方公里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全部改造为良田,即使用尽全力,没有几百年也完不成。而移民两个亿的目标更是需要一千年。也就是说,我们的目标还远未完成,红旗河工程已经老化作废寿命到期了。

还有一点,有一个“初期运行效率极低”的制约。工程建好后,按照设计可以输入两条黄河的水量,但刚开始沙漠刚刚改造,还没多少新的良田,移民才刚刚开始进疆,农田配套设施还没有形成规模,需要的水量还很少。假定只能按设计量的1%输水。而这时工程每年的折旧费,维护费都要摊在这1%的水费中。原来天价的水就会再提高百倍,效率差到了极点。这就跟南水北调象征性输水5%,水价提升到每立方1100元一个道理。

等什么时候全部沙漠都变成良田,才能使1000亿方的输水量充分发挥最大效益。可惜那要几百年之后才能达到。而在那之前输水工程早已寿终正寝报废了。

自然生态相关方面

十一、大规模沙漠变良田不但不可能,而且违背大自然生态规律

在朋友们的设想中,新疆有世界第一大的连续性沙漠,光照又充足,如果全部改造为良田,的确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粮食问题和工作岗位问题。但这个设想是现实的吗?首先,沙漠变良田很难,很慢。前面已经分析过了。其次,新疆的生态极其脆弱,任何剧烈的,大规模的人工改造都有可能造成永久的,不可逆转的生态灾难。

苏联当年帮助埃及修建的阿斯旺高水坝,当时的确改造了大量沙漠,粮棉大量增产。但十几年后,大自然的报复就来到了,那些改造的农田很快出现严重的盐碱化,最终多数都荒芜废弃了。终良好愿望变成了生态灾难,水坝工程完全失败,现在成了中学考试时的人造生态灾难的问答题之一。

虽然红旗河的宣传文章中说用水灌溉沙漠盐碱化问题可以预防和治理,我国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但即使已经积累了这么多经验我国西部因灌溉引发的土地盐碱化问题还没有解决。现在的经验解决不了现在的问题,那凭什么相信现在的经验能解决未来的问题?

十二、应该尊重自然规律,合理应用沙漠

屈建军,中国科学院兰州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风沙物理室主任,他说:“原生沙漠是地质时期形成的,是荒漠生态系统,是一种一种生态系统,他和湿地生态系统,和森林一样都是生态系统中重要的一环。治沙不是消灭所有沙地,不能把全部沙漠都变绿洲,否则,地表下垫面均匀一致,反而无法形成气压差,不利于形成空气流动,进而影响水分的运移。从另一面可能恶化了区域气候,利弊需要权衡。”

“应该说,盲目的绿化沙漠是错误的,试图变大面积将沙漠为良田同样是错误的,也是不可能的。”
中国林业科学院荒漠化研究所研究员杨文斌说:沙漠是不可能变成绿洲的,沙漠是自然状态下存在的一种自然形式,人类应该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不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时代,想要把天然的沙漠改成良田也是一种可笑的想法。”

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说:“我国目前的沙漠形成有的是自然条件,而有的是人为因素,特别在靠近河套地区的一些沙漠地带确实是人类破坏植被造成的,所以可以分门别类地对沙丘和沙地进行改造,对于人类过度开采造成的荒漠化地区可以优先修复,这些地区曾经也有绿植生长的基础。所以,沙漠的改造的关键在于应该分类分区,而不能违背自然规律。”

总之,新疆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不可能全部变成良田的,否则将会引起无法预料的生态灾难,所以,从外部通过万里输水来浇灌沙漠,改造成良田,一是工程量太大,技术难度太高,无法实现,二是成本太高,无法承受,三是天然大沙漠不能从根本上改造,违背了自然规律。

十三、为什么美国北水南调能成功?我们的红旗河就不行

该文章以美国加州北水南调工程成功为例,证明红旗河工程也能成功。其实二者条件差远了,根本无法相比。
藏水入疆的红旗渠项目很可能是第二个巴铁 投资需谨慎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水南调工程,输水线路长900公里,比中国南水北调中线1432公里要短得多,是红旗河的七分之一,成本当然便宜得多。

美国加州北水南调工程年调水量仅52亿立方米,是中国南水北调中线计划调水量100亿方的二分之一,是红旗河工程的20分之一,工程规模小得多。

美国加州地形比较平,虽然也有一些山坡要翻越,但他们是用电力抽水翻山,与红旗河的全程山地桥隧相连相比,工程量和技术难度要小得多。虽然抽水要耗电,但此处有比较便宜的水电。

美国地广人稀,大都住在城市里,与中国南水北调相比,基本没有移民问题,成本又减小一大块。
美国是富国,受水者既有城市也有农村,美国的市民和农民都比较富裕,可接受水价比中国南疆农民高得多。

以上内容是根据网上资料整理,存在大段的直接引用,因为这些资料被转发多次,因此已经找不到最初来源及作者,在此只能感谢胸怀家国的网友。

因为网上的质疑都是不同的人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发出的,因个人学识的片面性和侧重性可能观点并非全部正确,这一点无法和红旗河倡导机构相比拟。但是对于网上所爆料的质疑文章接连被删一事我觉得大可不必,预算四万亿的项目如果连质疑都无法正面回答,而要采取删帖的应对方法,那么只能证明项目的前期设计还很粗糙,经不起推敲。对此有网友戏称这个四万亿的项目是看着卫星地图完成的,并没有去实地勘测过。

以下为红旗河的微信宣传文章《红旗河—藏水入疆,震撼世界的超级工程能否上马?》,可以点击阅读。

水拍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