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斥马光远关于中国应果断出台“四万亿2.0”言论

2020年2月24日16:51:51 评论 1,922 6311字

前言

关于这篇博客标题为什么要用“驳斥”,而非“反对”二字,原因是对于马光远在《马光远:中国应果断出台“四万亿2.0”》一文中的三个主要论点我反对其中的两点,而且是最重要的两个论点。马光远在他的这篇文章中主要提出了三个观点,即第一目前国家应对疫情的反应有点过激,即过严,第二加强公共知识教育以消除恐慌,第三建议国家出台强力“四万亿2.0”经济刺激计划。在这三点中,我仅支持关于加强公共知识教育以消除恐慌的观点,我国在公共教育方面一直比较欠缺,这几年专门对地震、火灾等加强了普及教育,但在其他方面还远远不够,需要继续加强。

按理说马光远作为知名的自由经济学家,而我只是一个底层公民,对于他的言论不应该用驳斥这个词,而应该用反对、不赞同、值得商榷等比较委婉的表达方式。直接使用驳斥这个词可能会被很多人所指责,比如说我狂妄、有碰瓷动机,甚至可能有人认为我在攻击他们心目中的神,对于可能的攻击我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图1

图1

图2

图2

这是来自于马光远百度贴吧“马光远吧”中两篇帖子的相关图片,由图片内容可以看出马光远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人员攻击力很强,对于马光远的维护之情很坚定,因此反对马光远先生的言论颇具危险性。当然我相信上面两条回复都不会是马光远先生自己回复的,我相信作为一个经济学家他有起码得素养,同时我也猜测他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打理自己的公众号。

为了避免马光远粉丝说上面两张图是我P的,我将这两个帖子的链接贴出来,如果有必要请点击链接查看原帖。

图1、《我不针对马老师,我就说说这个公众号后台》,发表于2016-12-28 21:54;

图2、《真的假的。。。这回复也太厉害了吧》,发表于2017-01-19 10:00;

虽然有点自不量力、或许还会引来猛烈攻击,但我还是想说出我对《马光远:中国应果断出台“四万亿2.0”》一文的看法,于是便有了这篇文章。

一、引子

2020年2月22日,一篇名为《马光远:中国应果断出台“四万亿2.0”》的文章在新浪、百度、腾讯、网易等各大主流互联网平台商传播,对于这种大规模的多平台传播我不知道是马光远运营团队主动发布的还是各大媒体平台转发的,但这无关今天我要说的事情,因此不做深论。这篇文章目前很容易在网上搜索到,如果要看原文请直接百度搜索即可。

在这篇文章中马光远主要表达了三个观点,第一目前国家应对疫情的反应有点过激,即过严,第二加强公共知识教育以消除恐慌,第三建议国家出台强力“四万亿2.0”经济刺激计划。下面我将他为了表达这三个观点而发表的部分言论摘录出来,方便大家理解他的原意。

关于国家应对疫情反应过渡

“我一致认为,全国上下,不论疫情严重程度,不分区域,村村封路,户户关门,小区封闭,生产物流停顿,是没有任何必要的。”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出,“不管疫情轻重,动辄将应对提高到最高级别并不代表负责任,而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懒政。

武汉、湖北,以及北京加强防控是必要的,但不是所有地方都必须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来,导致社会经济秩序瘫痪。”

关于加强公共知识教育以消除恐慌

“如果算上2003年的“非典”,中国社会在过去20年已经经历了两次大的疾病冲击,但可惜的是,我们没有把如何应对疾病造成的恐慌纳入社会治理的常规议题。导致每一次情况出现以后,我们仍然像第一次一样的慌乱和手足无措。

就加强社会治理而言,我是强烈呼吁把“恐慌”纳入正常的社会治理和公民教育范畴。”

关于建议国家出台强力“四万亿2.0”经济刺激计划

“现在的情况则不同,是企业需要活命,大量的人需要就业,很显然,长期的改革举措解决不了当下最急迫的问题,除了刺激,除了“4万亿2.0”,还能做什么?在疫情严重的情况下,央行还在重复着一些打压房地产的论调,我不知道这是出于什么考虑,难道没有看到疫情对房地产的冲击吗?”

关于建议国家出台“四万亿2.0”经济刺激计划是马光远这篇文章的核心论点,所以建议大家能够阅读他们全文,以免断章取义。

在三个观点中国家应对疫情反应过度和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是关键,而加强公共知识教育以消除恐慌只是附带,我完全反对马光远这篇文章中的两个主要观点,因此等于驳斥他的整言论。下面就针对他的两条主要言论我逐条予以反对。

二、疫情防控是过程,而各地疫情严重与否是结果,马光远观点因果倒置

马光远认为“不管疫情轻重,动辄将应对提高到最高级别并不代表负责任,而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懒政“。他这句话的前提是对于疫情较轻的地方就应该采用相对较为宽松的政策,而只有对湖北和武汉才有必要采取最严格的防控措施,这是典型的因果倒置。我们不能因为一个地方疫情严重了才加强防控,而疫情不严重就听之任之,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全国各地都将成为武汉。

目前武汉和湖北疫情最为严重,这是为什么?虽然目前国家还没有对这一问题做结论,但武汉前期防控不力,轻视疫情的严重程度,将社会稳定和经济利益优先于疫情防控,导致春节后感染人数爆发式增长。按照马光远的建议,对于疫情不严重的地区应该包保持正常的生活和生产,这样才能保证经济稳定发展,难道马光远不知道春节前,甚至是1月前武汉疫情也一点都不严重吗?

疫情是动态发展的,现在看到的严重或者不严重都是建立在过去一段时间动态防控过程之上的,如果没有防控的过程那么就不会有现在”不严重“的结果。因此不能说现在的结果不严重就证明过去最高级别的防控措施是没有必要的,这是因果倒置的。

我国近年来一直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流感,难道就说流感疫苗的注射是没有必要的吗?

冬季过完没有爆发大的山火,难道就说进入秋季时大规模的防火宣传是没有必要的吗?

马光远说,”武汉、湖北,以及北京加强防控是必要的,但不是所有地方都必须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来,导致社会经济秩序瘫痪。”湖北、武汉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来按他的逻辑很好理解,那么北京为什么也要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来呢?截止2月23日北京累计确诊399例,相对于北京2200万的人口来说万人确诊率远远低于浙江、湖南、江西等地,而北京有比这些地方更好的医疗条件,为什么北京在他眼里属于必要加强防控的,而这些地方就应该防止“经济秩序瘫痪"呢?

如果说是经济原因,那么也是北京对全国”经济秩序“更重要,北京2018年GDP总量为30320亿,位于全国第12;人均GDP164197元,全国内地排名第一。为什么要舍弃北京的经济而选其他地方的经济呢?

况且文中提及,”在疫情爆发之后,恐慌的根本原因除了这是一种新的传染性疾病,从认识到预防需要时间,更重要的是,信息不透明导致的恐慌。这其实在任何国家都很正常“。既然是一种新的传染疾病,从认知到预防需要时间,那么从春节前开始全国防控到现在不过一个月时间,在这一个月时间各地都采用了最严格的防控措施怎么就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懒政“呢?

在不确定的未知问题面前以最积极的心态做最坏的打算难道有错吗?轻视只能出现侥幸和被惩罚两种结果,而现在有关部门计划对各地防控措施区别对待,也是建立在对新冠状病毒有一定了解的基础之上的,而不是未卜先知的区别对待。

三、我个人认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必要出台4万亿2.0经济刺激政策

马光远认为,如果疫情在2月底被控制,那么对经济的影响不超过0.5%;疫情在3月底被控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至少在1%;4月底甚至是5月底被控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是无法估量的。对于上述数据我是认同的,因此基于上述数据我做以分析。

1、根据目前数据看很有可能3月底疫情将被控制,疫情对中国经济影响将有限

就目前来看多省已经单日0确诊了,而确诊在院病人数和疑似病人数是持续下降的,说明防控效果明显。从1月30日开始到2月17日连续19天确诊人数超过2000人,而最高峰的2月12日更是达到了15152例,2月23日确诊人数为399例,下降趋势一目了然。按这种趋势14天下降到原来的20%完全没有问题,那么从2月22日马光远发文日的第二天开始计算,再过两个14天,也就是3月21日,确诊病例将很有可能在16人左右,甚至是降至个位数。(简单的统计推断,不是专业模型推导)

而3月21日距离三月底还有十天时间,到三月底疫情已经可以视为被控制住了。根据上面马光远给出的数据,3月底疫情被控制队中国经济的影响至少在1%,至多是多少他没有说,就算是2%,在如此大的疫情面前2%的经济影响接受不了吗?

2、短期内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都是比较容易再生的行业

目前来看,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为旅游、餐饮、住宿、商超等行业,而这些行业之所以受影响大,是因为这些行业都是受疫情防控政策影响较大的行业,目前基本上处于歇业状态。同时这些行业也基本上属于再生比较快的行业,即使最坏的情况出现,目前这批餐饮、住宿、商超等全坚持不到疫情结束,那也只是对这部分经营者有较大影响,等疫情结束马上会有新的资本接替这部分经营者,对整个国家来说影响很有限。当然这种想法是不人道的,起码对这些行业的经营者来说有点残酷。

3、中国经济具有极强韧性,即使疫情持续到4月底也不至于拖垮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在全球分工明确,在制造能力方面是当之无愧的全球第一。受疫情影响制造型和出口型的中国经济是会受到一定影响,但也远远到不了马光远所说的”疫情的短期影响会转换为对中国经济中长期的杀伤力,大量的中小企业将面临生存困难,投资、内需、外贸、全球产业链都会产生重大的影响。”

疫情中可能会有外销订单被其他国家的供应商所取代,但这些影响将很有限,因为其他国家的生产商要提高产能并不是几个月时间就能完成的。目前很多行业70%以上的产能都在中国,要提供这些产能并不是只有机器就可以,还需要熟练工人,长期积累的工艺控制,完整的供应链配套等,这些都不是短期能够完成的。如果真像马光远所说的那么容易被影响,那么我国很多制造业早就被印度、越南、甚至是非洲国家代替了。

为什么富士康去美国都折翼了?苹果手机制造为什么要放在中国而不是美国?产业布局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也不是一两个月就能被替代的。

4、强经济刺激后遗症很多

强力经济刺激后遗症很多,08年4万亿的后果很严重,基建等建筑相关行业过热、水泥钢铁等产业产能严重过剩、房地产过热房间增长过快、产业布局失衡、物价上涨过快、透支此后多年的经济增长潜力,催生腐败等。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国家一直在去产能和产业结构调整的原因,很大程度上都是在清除强力经济刺激的后遗症。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现在的情况相比08年的情况要好很多,远远没有打到需要强刺激的程度;即使到了那个程度,有08年4万亿投资的经验,现在国家会不会做同样的选择还不一定。

关于4万亿投资的利弊请自行百度,我个人认为其利弊都很明显,利是让中国率先走出了经济危机的泥潭,并且在08年实现了GDP9.2%的增长;但弊端是此后很多年都在为4万亿还债,以致到现在为止去产能和产业结构调整还没有结束。

5、经济刺激是现在透支以后的钱,并非白来钱

经济刺激中国家投的钱其实是透支以后得国家财富,和个人刷信用卡没有区别。很多人一听到经济刺激就很兴奋,假如给让你一次刷信用卡消费此后三个月的工资,你还会这么兴奋吗?

国家进行经济刺激的钱无非是赤字、发债、贷款加印钱,这些方式无论是哪一种都需要还的,所以今年多花了就等于以后要少花。在经济情况可控的情况下国家是不会大规模刺激的,短期突击花钱和长期的因时制宜那个更有效率傻子都知道。

6、大企业不缺钱,但经济刺激对小企业作用不大

在我国大企业一直不缺融资渠道,尤其是国企,疫情对这些企业的经营影响可以忽略不计。而小企业是抗风向能力最弱的,也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但国家的经济刺激计划对他们的作用却是很有限的。原因是在短期经济刺激下国家追求的是效率,要的是速度,因此将资源分配给大企业的效果要远远比分配给小企业要明显。

而且要照顾多如牛毛的小企业也很难再短时间面面俱到,因此相比于4万亿的刺激计划,对于小企业来说降税降费,甚至是给居民发”代金券“效果都比强经济刺激计划有效的多。

7、短期内不存在大量失业风险

因疫情影响,我国很多企业不能正常复工,因此马光远担心这些企业的供应链地位受影响,从而使这些行业的人大规模失业。上面我说了在目前产业布局下我国的供应链地位短期内很难被取代,而两个月后疫情结束了他国的客户也没有必要再替代掉我国的供应商,因为长期的选择证明他们选择中国的供应商是最优的。

因此对于外贸型企业来说,短期可能会导致国际市场上特定产品的缺货,疫情的持续只能使这些市场更缺货,而不是马上被他国所取代。而当我国这些产业复工后就是持续的加班以补足市场的短缺,直到恢复正常的供求水平。大规模的失业根本无从谈起。

8、如果存在一两个月供应异常就被淘汰的产业,那么这些产业很可能也正好是我国产业结构调整的目标

如果存在一两个月供应异常就被淘汰的产业,那么这些产业很可能也正好是我国产业结构调整的目标。我国产业结构化改革的原则是”走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安全有保障、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的发展道路“,如果真的达到了这一要求,那还是那么容易被淘汰的吗?希捷泰国工厂被水淹了,结果全球硬盘缺货涨价,希捷被替代了吗?三星内存晶圆厂商生产设备遭到污染,结果全球内存涨价,三星内存被淘汰了吗?

9、中国现在到了扔掉房地产这个夜壶的时候了

马光远说”在疫情严重的情况下,央行还在重复着一些打压房地产的论调,我不知道这是出于什么考虑,难道没有看到疫情对房地产的冲击吗?“

房地产成为支柱产业后已经绑架我国经济很多年,现在我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消费不足,而不是供应不足。房地产像吸血虫一样一直在吸取我国大众的购买力,并推高我国的生产成本,使物价上涨;双重作用使我国内需不足,导致很多行业不景气。因此现在要刺激经济也应该是刺激消费,而不是在供应端做文章,现在很多行业已经产能严重过剩了,还有必要进一步刺激吗?这种刺激纯粹是一种浪费,浪费了国家的钱,推高了物价,使大众更没有消费能力。

而房地产并不是疫情中受冲击最大的行业,马光远都说了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是”住宿餐饮、文体娱乐、交通运输、旅游等“,那么为什么还要单独为房地产呐喊一声?

要我说房地产价格近三年能够稳中有降,而且是幅度较小的降是对我国经济最为有利的,因此在没有出现房地产市场大幅向下波动的情况下国家都没有必要调整房地产政策,因为这样很容易让房价走上向上快速通道。

结语:

本文只是我个人对于马光远:中国应果断出台“四万亿2.0”一文的看法,因为是纯粹的草根,并不像经济学家那样拥有系统的知识储备,因此文中观点难免有错。本文中关于4万亿2.0的建议只是从经济学的角度出发,并不包含任何政治倾向;对于08年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的结果也是事后臭皮匠,在此事(08年4万亿)上的观点基本上全部参考互联网上的公开资料。

本文所做反驳仅对马光远作为经济学家身份所提出的4万亿2.0经济刺激建议予以反驳,不等于对他其他身份言论及观点的不认同。

经济问题会因为国家、时期、突发情况的不同而变化,因此对于一个特定的经济问题并不存在像自然科学那样唯一正确的答案。面对特定问题的不同答案,是一个复杂的选择过程,鉴于每个人的知识、生活经历及所处的环境不同,每个人会对特定的经济问题有自己的倾向性,这很正常。

因此对于这篇文章如大家有不同意见可以给我留言,但请勿谩骂、”呵呵“及灌水,同时请不要留言政治敏感性问题。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2月24日16:51:51
  •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夜未央、并保留原文名称及链接,谢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