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说是否该放任美团等社区团购模式野蛮生长

2020年12月14日22:39:2083,0093 4712字

这两年互联网似乎创新不断,不仅是技术的创新,更有商业模式的创新。从共享充电宝、共享自行车、共享汽车,到互联网打车;从熟食外卖到生鲜外卖,再到以生鲜为切入点的社区团购。每一次创新似乎都是一场产业革命,总会让一部分传统模式从业者泣血而退。

资本向来是血腥的,所以对于新模式淘汰旧模式而引发的不快无可厚非。但评价一个新模式是否优于旧模式不能简单的从经济效率的高低,和市场是否欢迎来衡量。因为模式的弊端显现通常具有滞后性,而市场通常是短视和盲目的。结合这两点来看,近年来所谓的互联网模式创新,其实都是利用了互联网新模式普及速度快,信息传达高效的优势;让市场来不及对新模式做出反应就已经普及,而互联网公司则可以快速收割流量。

然而互联网模式普及速度快并不是互联网的原罪,模式普及快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其实是高效的体现,能够节约模式转变成本。但我认为目前互联网创新的模式确实有问题,而问题就出在互联网公司在模式推广前没有经过严谨的试错,仅评估了投资人的经济收益,而没有充分评估经济风险,社会风险,甚至是环境风险。

比如已经失败的共享服装、共享雨伞、共享汽车,还有在苟活的共享单车,虽然这种模式的失败都是在亏投资人的钱,但同时也造成了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再比如互联网租房、互联网金融不断暴雷,留下了一地鸡毛,让入局者损失惨重。而目前的外卖平台其实也有大问题,不过很少有人关注到而已,但为了说今天的互联网创新模式问题,我想专门说下外卖平台的问题。

剖析外卖平台模式

先分析下外卖平台的钱是怎么赚的,不说其他,仅以餐饮为例,因为简单明了,好说清。

传统餐饮模式是顾客上门吃饭,餐馆提供就餐场地、服务及食物,这也对应了三大成本。

外卖模式顾客不用上门,餐馆只提供食物,外卖平台送货上门,食客在自己的场地就餐,自己给自己服务。相比于传统模式,外卖模式节省了餐馆的场地成本和服务成本。

那么外卖平台是赚取了餐馆场地成本+服务成本-配送成本的差价吗?

其实完全不是这样,下面举例说明。

加入一份快餐卖20元,在餐馆就餐是20元;外卖是20元+2元配送费。但在实际操作中餐馆售20元,需要给平台付3元配送费,同时给平台抽佣15%左右,总的来看餐馆卖一份同样的快餐实收14元左右。外卖平台得餐馆6元,加食客2元配送费,共计8元,但外卖平台每单要支付给骑手6元左右,简单看平台每单赚取了2元。

再分析下快餐店的成本,卖20元的堂食快餐店食材成本可能仅6元左右,很简单的方法,同样份量,同样品质对比下偏避小镇的售价,差价基本上都来自于场地费用和服务成本。上述例子中餐馆售卖20元外卖快餐实收14元,假设食材成本就是6元,那么他是不是赚了8元?也不是,因为传统的堂食餐馆即使上座率再低也得有大堂,最多是少雇一两个服务员。

而在实际经营中店铺为了获得好的排名需要点金推广,需要刷评分,需要是不是的进行满减等活动,这些也是店铺的潜在成本,所以要想线上生意好店铺在实收的14元里还要拿出一部分做推广。

在这种模式下餐馆怎么才能赚钱?答案是砍掉堂食,全部变成外卖配送,这也正好是外卖平台兴起后城市上班族工作餐所面临的现状。堂食时还能看到卫生和服务,但外卖后就只能看到食材,中间的差异有多大这一两年的新闻多有报道,自己去看。

线上对餐馆来说能引流,能增加销售量吗?从个体看可能会,但从总体看是不会,食客还是那些食客,有了外卖平台并不会吃的更多,吃的更贵。现在再看外卖平台模式的贡献,只是将堂食的餐馆变成了纯外卖的食品加工点;将堂食的场地费用,人员费用变成了骑手的成本,和平台利润。再简单看,这个模式创新其实是线上平台挤压了房租收益,让广告平台、点评平台、外卖平台共同瓜分了原来属于门脸房的房租收益。

仅从经济角度看,这个模式其实现在还很难判断好坏,因为模式本质是线上平台挤压了门面租金。但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可以判断这个模式对于餐饮行业是好还是坏,那就是看下餐饮老板们的平均收入是升了还是降了,如果升了证明对这个行业还是利好的,如果降了证明新模式其实也侵占了餐饮老板们的收益。

再从另一个角度看,作为食客,其实经常食用一次性餐盒打包的食品对健康并不利,因为塑料餐盒在高温时(比如油炸食品)会析出有毒物质。即使打包盒是PP聚丙烯材质,能够承受120°以内的高温,高于普通食物最高温度,但不要忽视一次性餐盒在加工过程中还要添加大量的增塑剂等辅料,虽然PP聚丙烯无毒,但不能保证增塑剂等添加剂也无毒。况且锱铢必较的路边加工点是否会用合格的PP聚丙烯材质餐盒还是另一会事,反正我是不怎么相信他们的信用。

如果仅是对地产的影响、对食品质量和卫生的影响,那我就不说这个话题了,因为利润在产业间分配调整是正常经济现象,而食品安全问题是监管部门的事,也无需我操心。但需要警惕的是2019年全国外卖总销售额突破了6000亿,以20元单价计就是300亿单,以每单2个塑料餐盒加1个塑料打包袋计,总共消耗了600亿个一次性餐盒和300亿个塑料袋。而目前的一次性餐盒绝大多数都是塑料制成,不可降解,只能焚烧处理,对环境是巨大的污染。同时在垃圾回收,垃圾分类,垃圾运输等过程中也要耗费大量的公共资源,这些也是没有计入的成本。

这才是我想说的重点,外卖平台这种互联网创新其实是建立在降低餐饮品质、忽视环境影响、浪费公共资源的前提下的。如果将环境污染治理和垃圾处理费用让外卖平台承担,那么他们是否还会盈利就是一件很难评估的事情,如果承担了这些责任就亏损,那么证明这种模式其实并不成功。

如何解决这一模式浪费和污染问题?我觉得可以强制加盟这些平台的饭馆从这些平台购买打包盒,平台根据数据监控饭馆的购买量,然后政府监管平台数据,确保用量和统计量一致。然后每个餐盒加若干元垃圾会收费和环境治理费,如有盈余可以将这些钱投入环保事业。而国家对平台设置红线,比如发现超过3%的餐盒销量负偏差就对平台处以十亿元以上罚款,再犯吊销牌照。其实这个政策用经济学视角看就是一种定向税,用税收引导行业健康发展。

闲说是否该放任美团等社区团购模式野蛮生长

罗嗦了一大堆关于外卖平台的,下面还是接着说社区团购的问题。

社区团购是不是一种创新?

绝对不是,这种模式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了,目前美团等进行的只不过是用资本和互联网圈地而已,唯一的区别是实力更强,圈地更快。

那么这种创新模式的贡献在哪里?

很多人可能会说足不出户就可以买到自己想要的蔬果生鲜,但这些目前综合超市,蔬果超市已经有了,美团等属于后来者。

也有人说在这些平台上买会比超市更便宜,共享自行车现在已经圈地完成,大家觉得它便宜吗?外卖已经圈地完成,大家觉得比堂食便宜吗?已经暴雷的就不说了,不能总揭伤疤。所以便宜只是圈地时的一种策略,一直便宜只能来源于成本更节省,但团购配送这种模式怎么看都看不到效率更高,成本更低。唯一能节省成本的可能是团购不需要临街店铺,只需要仓库即可,但却要额外养程序员、客服人员、理货人员、配送人员,这些人的价格绝对不会比菜店老板低,数量也不会比他们少。同时还要养一个高大上的互联网硬件,尽管目前其成本已经很低,但绝对不是白送。

也有人可能会说社区团购会节省大家时间,这也是经济效益。但问题是中国买菜的大多是大爷大妈,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最愁的就是时间怎么打发。不说他们,就是上班族,在下班途中顺便卖个菜并不比在家等配送更费时间。

那么作为互联网高科技企业的巨头们进入社区团购创新到底在哪里?人民日报发文称这是“鹭鸶腿上劈精肉”的生意,我深以为然。和菜贩子争利益,着眼点是不是低了点?但我并不怀疑国内互联网巨头的战略眼光,如果仅是肉丝他们根本看不上,能看上的必然是大肉块。那么巨头们目前看上了社区团购什么?巨头们没有解释,只是说“社区团购是一种以生鲜品类为切入点,依托社区和团长个人资源进行商品流通的一种新型零售模式”。

不能自己说出模式创新所在,不能说出成本节省及效率提高所在,也不能说出对社会贡献所在。要么是说不明白,要么是不好说。我很期待互联网巨头说清社区团购模式,让老百姓都能听的明明白白,而不是一堆华丽的专业词汇。

说完社区团购的可能好处,下面再说可能的危害。

1、容易形成垄断,从而操纵价格

很多人说外卖平台已经是垄断了,他操纵价格了吗?共享自行车已经形成垄断,他操纵价格了吗?互联网打车已经形成垄断了,他操纵价格了吗?其实这是没有看清问题本质,所有的这些都有很多替代品,外卖贵了就去堂食,共享自行车贵了就坐公交,互联网打车贵了就坐出租车,甚至还有“黑车”,但如果蔬果生鲜被垄断了,请问你用什么来替代?如果回答点外卖或去饭馆吃,那么后面的就不用看了,洗洗早点睡吧。

2、形成市场垄断后容易对上游供应实行垄断

无论什么行业都是渠道为王,如果垄断了蔬果生鲜的销售渠道,那么就很容易对上游供应商进行胁迫,从而垄断供应。中国已经出现过先垄断上游供应,然后抬高价格获取暴利的案例,糖、姜、蒜、葱等轮番登场。如果上游供应、中间渠道、下游市场都被垄断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3、影响民生稳定

吃喝关系民生,历来都是大事情。上面分析过,资本垄断上中下游后的可能情况,即使假设资本是温和的,是准备随时回报社会的,那么当这些大企业经营不善倒闭时怎么办?所有的蔬果生鲜供应瘫痪,那是什么样的场面?大而不能倒本身就是一种大风险,在不觉中形成已经够让人头痛,如果在清楚认知下还让这种现象成为现实,那真是……

4、影响收入分配

通过上面对餐饮外卖平台模式的分析可以看出,平台并不能创造财富,也没有节约社会资源,只是将房租转移到了互联网。对于蔬果生鲜也同样如此,在假定平台圈地完成后价格相比传统模式不变,那么他们能赚取的利润只能来源于房租差价和蔬果店老板的所得。也就是收入从蔬果店老板和房东身上转移到了互联网公司,如果时间久了可能原来的蔬果店老板都会变成“社区团长”,至于这种身份是老板还是互联网巨头的打工者,自己想吧。

对于未知的危害该怎么选择

上面说的四条危害都很严重,但这是从最坏角度来看的,只是一种可能,并不是一定会出现,依此作为批评社区团购模式理由到底冲不充分?我个人认为监管的重点在于“监”而不在于“管”,监是事前监督,防患于未然。其实全世界都采用这种策略,没有那个国家会等到危害实际发生才去“管”,而事前一点不监督。

那么监管的度应该在那里?我认为是不能形成事实上的垄断,即团购平台不能垄断上游供应、仓储、配送及社区点位,而只布局于信息平台和配送。但这就是目前外卖平台的现状,他们想要进一步深耕市场,显然是不满足于现有的市场地位。至于除了平台和配送,还有什么可以让他们深耕,是相关部门的事,多说无益。

互联网巨头应该关注科技创新,而不是仅盯利益

互联网巨头动辄估值上万亿,是名副其实的巨无霸。而近年来全球都出现了传统制造业萎缩,互联网兴起的势头,其实这是收入分配的错位。到底是互联网技术还是基础科技能够改善人类生产力,推动人类进步,我认为没有确切答案,因为他们都重要。但目前看互联网公司获得了更多的利润分配,获得了更多的资源配置,但却没有为技术进步做出更多的贡献。互联网公司常晒自己的业绩,自己的利润,自己的估值,为什么不晒晒自己为社会进步做了那些创新?

结语

资本不分好坏,本文并没有说进入互联网的资本就比进入传统制造业的资本更血腥,更逐利;我坚信进入其他领域的资本也是为了逐利而去的。本文中多次提及美团,其实我对美团也没有任何偏见,仅是因为最近美团成了社区团购的代名词,满网都是美团的大名,为了便于理解,所以我没有说某互联网巨头。其实目前国内的互联网巨头都进入了社区团购领域,我还真想不起来哪家没有进入的,美团只是在他们之中走的最快的那个而已。

本站文章授权后方可转载,请勿侵权! 如喜欢可点击分享按钮分享。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8   其中:访客  4   博主  4
    • 懿古今 懿古今 3

      连外卖都很少点的我,更不用说社区团购了。我们小区周边就有一个菜市场,家里老人就喜欢去菜市场购买

        • 水拍石 水拍石

          @ 懿古今 我们也是,家里蔬菜水果都是老人买,就是为了让他们出去走走,要不在家里离不开手机。

        • 青山 青山 4

          真正能想到这些团购背后的利益关系的人很少,普通老百姓普通大众往往只看到社区团购表面带来的便利和优惠,即使自己被“割韭菜”了也浑然不知。既然出现了,我觉得有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偶然性离不开今年年初的疫情,必然性这就和国内互联网社会的发展,人们需求的发展有关。终究还是要对这些企业有个好的期待,虽然是资本,但我们也希望它们朝着利民利国的方向发展。

            • 水拍石 水拍石

              @ 青山 只能期望资本是善良的,且监管是有效的。

            • 老麦 老麦 4

              说得太有道理了,特别是监管那部份。

                • 水拍石 水拍石

                  @ 老麦 感谢老麦,同龄人总有更多的共同认知。

                • 城南旧事 城南旧事 0

                  佩服有思想的

                    • 水拍石 水拍石

                      @ 城南旧事 思想谈不上,只是年龄大了喜欢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