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塞斯《人的行动》读后小记

6字数 1794阅读模式

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那段时期,欧洲民族主义、工团主义、福利主义、社会主义等经济学说迭起,这些学说无一例外的都是站在反自由市场理论的立场上。奥地利学派作为古典经济学的守薪者,肩负起了和这些对立学说的论战重任。从门格尔奠定奥地利学派开始,庞巴维克、米塞斯、哈耶克及罗斯巴德都义无反顾的承担着这一使命。这就注定了他们不仅是经济学家,更是论战的战士,甚至是孤胆英雄。

由于这种使命,奥地利学派的著作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经济学论著中夹杂着大量的论战,这不被避免的附带着大量的为自由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做注的内容。这是时代的使命,也是时代的特点,但这种特点导致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著作更像社会学著作,多了意识形态的论战,而少了技术性的分析。

路德维希·冯·米塞斯作为奥地利学派第三代领军人物,他的《人的行动》同样是这样一部极富奥地利学派特色的著作。尽管这样,但这部著作依然不失经济学史上里程碑式的经典,米塞斯在这部著作中最大的贡献是以人的行动为核心,以人追求快乐的天性为基础,来研究人的经济活动。简单的说,米塞斯是将人放在了经济的中心,而非以国家等为代表的组织。这也是米塞斯这部论著本身的使命,宣扬自由市场,摒弃国家干预。

米塞斯假定人追求幸福的天性,及基于此天性所做的经济选择都是先验的,基于此先验基础他一步步地推导出了他眼中的人类社会经济运作的种种安排和运行原理,最后构建出了他的“人类行动学”的逻辑架构。基于这一架构,米塞斯论证了供求、价格、生产、交换、通货、利率、工资等都是个人主观价值判断的结果,从而反对国家干预。

整部书逻辑严密,结构全面,但在具体的论述中很多章节却差强人意。比如对价格的论述就不如马歇尔和熊彼特,对地租的论述不如李嘉图(中国的张五常关于地租的论述也很好,但相对米塞斯来说是后辈)、对于利率的论述不如费雪、对于货币的论述不如弗里德曼。

虽然对部分技术性内容论述有失精彩,但我们不能太过于苛求,再厉害的学者也无法做到每一方面都超越他人,且在一个自洽的框架下要整合这么多的细节,取舍也是必然的。

除了第一段列举的哪些以集体为核心,以干预为手段的经济学派外,奥地利学派还要对抗经验论、实证论两种研究方法;既要对抗意识形态,又要对抗“误入歧途”的方法论,这部著作所涵盖的内容广博(繁杂)可想而知。但总的来说,这部著作和其他奥地利学派作品一样,将主要火力对准了社会主义。这和社会主义学说当时在欧洲广泛流行有关,当然也跟社会主义学说容易深入人心有关。

鉴于这个原因,作为被社会主义温暖着的我们,应该批判的看待这部著作;当然剔除意识形态问题,作为经典经济著作,这部作品绝对值得细读。

米塞斯《人的行动》读后小记

下面摘录一小段,让大家感受下整书的写作风格,及为什么要批判的学习。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可以把一些资本品借给落后国家,这些资本品乃改变后者之生产方法所必须。这一来节省了他们的时间,使他们可以很快的增加其劳动生产力。

……

有资本品可以使用,就等于更接近追求的目标。资本品的增加,使我们无需减缩消费而可以实现较远期的目标。相反地,资本品的损失使我们不得不放弃原本可以实现的某些目标,或者减缩消费。假定其他事物不变,拥有资本品也即在时间上占了优势。资本家,与那些缺乏资本品的人相反,在既定的技术知识之下,他可以不减缩消费,可以不增加劳动和自然赐予的物质生产要素的投入,而较快地实现一个确定的目标。资本品较少的竞争者只能靠减缩消费才可能望其项背。

西方人在积累资本方面比别国人更早行动,这是因为他们很早就在政治和法制方面创立了许多有利于大规模储蓄,有利于资本积累和投资的环境。因此,到了19世纪中期,他们享受的福利已经大大超过那些较穷的民族和国家,后者还未能以谋利的资本主义观念完全替代掠夺的黩武主义观念。这些落后地区的人们,如果没有外国资本的帮助,他们将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改善其生产、运输和交通手段。

如果不了解这种大规模的资本输出的重要性,就不可能懂得最近几百年世界局势和东西方关系的发展。西方给予东方的不仅是技术和医学的知识,也给予了许多可以直接应用这些知识的资本品。东欧、亚洲和非洲的这些国家,由于外国资本的输入,也就能够提早收获现代工业的成果。为了积累足够的资本品,他们已不必那么减缩他们的消费了。这就是他们的国家主义者和马克思门徒责骂的所谓西方帝国主义剥削落后国家的真实情况。这是进步国家的财富在经济落后国家发生的授胎作用。

本站文章授权后方可转载,请勿侵权! 如喜欢可点击分享按钮分享。

 
评论  6  访客  3  作者  3
    • 夏日博客
      夏日博客 3

      最伟大的莫过于欧洲民族主义、工团主义、福利主义,可惜在一些地方却走了形式主义。

      • conge
        conge 6

        哈哈哈,你是懂的避雷的。

        如果人们说话,只说事实,少做推论,避免评判,就能少好多争论。

        引用的那段话正确,是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可惜,事实不能避免别人做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样的推论或“我不喜欢你帮我”这的评判的。推论和评判,无关事实如何。

          • 水拍石
            水拍石

            @ conge 因为他讳说“癞”以及一切近于“赖”的音,后来推而广之,“光”也讳,“亮”也讳,再后来,连“灯”“烛”都讳了。

          • 老麦
            老麦 6

            输出、获取,再输出、再获取,完美的一个闭环。要突破,就封锁。
            各取所需。

              • 水拍石
                水拍石

                @ 老麦 意识形态和经济模式的时几句话也说不清楚。在缺少基本的资本时资本输入对经济发展帮助很大,但当资本越来越多时,资本的重要性相对于劳动力和自然资源等就下降了。最贫穷的国家其实就是缺少这个启动的资本,从这点看米塞斯在我引用的那段话中说的是完全正确的,因为上世纪六十年代全球除了欧美日韩等少数发达国家外,其他都是极度缺乏启动资金的。这本书里有一个观点我也接受不了,米塞斯认为自然资源是全人类的,如果一国守着自然资源不开发,或者对自然资源的利用率太低,那么就应该让其他国家来帮他开发,甚至不惜动用军事力量来帮他们开发。
                但对于这种社会学和经济学的书,其实不应该用里面的细节来评论整本书,因为不了解作者阐述的整体逻辑,只看一个片段很容易以现在的主流思维模式去衡量写作时的特定片段。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