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结果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社会被撕裂暴力冲突或不可避免

2020年11月5日11:07:59 4 2,460 2868字

美国大选已经不是美国一个国家的事了,而成为全世界人民关注的大事,对大选不仅是美国民众会投有形之票,全球人民都会在内心投出无形之票,仅此美国都应该感到自豪。这届大选尤其牵动全球人民的神经,其原因是这届选举是美国有史以来对抗最为严重的选举,结果不仅决定美国的未来,更关系全球的经济和政治格局。现在看这种对抗已经白热化,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赢得选举都不会让对方的支持者信服,暴力冲突似乎已经不可避免,美国社会已经被撕裂。

华盛顿、纽约、旧金山等地商户已经为冲突做好了准备,提前加固了店铺的门窗,以应对大选后的示威游行及打砸抢。在华盛顿特区,白宫、拉斐特广场和椭圆形草坪已经被高高的钢铁栅栏保护起来。国民警卫队已经进驻纽约,并撤掉了垃圾桶,防止被安装爆炸物。

由于担心大选日的骚乱,研发自动驾驶汽车的Waymo公司将暂停在旧金山测试自动驾驶汽车,并将车队停放到一个“安全位置”。部分美国航空公司正考虑将在美国多个城市市中心酒店的机组人员进行调离。加拿大副总理克里斯蒂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甚至表示,加拿大政府正与驻美国的外交官合作,确保加拿大公民在选举后发生骚乱时的安全。沃尔玛暂时下架枪支弹药的售卖。

这一切都说明美国为大选之后的骚乱做好了准备,也说明大选之后的骚乱将不可避免。

美国大选结果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社会被撕裂

截止北京时间2020年11月5日早8时,拜登以264票对特朗普214票领先,美国选举人票总数为538张,获得270张票的总统候选人即可入主白宫,拜登离胜利只差6票,而民主党自己掌握的选举人票可能都不止6张,由此可见拜登当选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但是特朗普对投票及计票的过程有异议,已经在密歇根州提起诉讼,要求该州暂停计票;并且要在宾夕法尼亚州采取法律行动;要求威斯康辛州重新计票等。

由此可见,即使拜登当选,权利交接可能也会产生波折,美国很多人甚至担心会由此发生内战。

为什么美国在特朗普执政4年后会走上割裂的道路,并且矛盾已经不可调和?简单归纳如下:

1、种族冲突

在美国白人优先的思想一直存在,但特朗普上台后让种族冲突更加白热化。在美国有30%的人属于极端右翼,他们狂热于“白色美国”,而他们也是特朗普的拥趸者。但当前美国白人仅占总人口的60%,而且这一比例还在不断下降,其他人种数量不断增多,必然要求权利和地位的上升,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1776年美国独立时,白人约占人口的80%,1920年白人比例上升至90%,一直持续到1950年。但之后美国白人比例不断下降,到2018年只有60%,预计到2045年将下降到50%以下。人口的比例的变化导致权利和资源分配诉求的变化,但白人显然还没有接受这一事实。

2、收入分配

特朗普的支持者多为退休人员、蓝领工人、小企业主和基督教福音派人士,同时特朗普2016年当选的主要原因是铁锈地带的倒戈。特朗普的支持者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产业空心化后收入影响较大,他们认为精英层和底层人群抢占了他们的社会资源,使他们变穷,所以对精英层越来越愤怒。

奥巴马推动TPP及发展清洁能源都让铁锈地带的生存雪上加霜,但从美国整体而言这是正确的选择,特朗普竞选的做法和奥巴马相反,提出要重振铁锈地带,让制造业重回美国。特朗普执政四年后铁锈地带并没有获得重生,但特朗普连任却离不开铁锈地带的继续支持,所以特朗普带领美国退出了巴黎协定。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不可能一致,在美国政党利益也不可能和国家利益完全一致,短期利益也不可能和长期利益一致,在选择时特朗普都选择了前者。

地区间收入差距拉大,不同阶层收入拉大,这些都加剧了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矛盾的加剧。

3、观念冲突

性别、人种颜色、年龄、自由和保守、精英和底层、高知和蓝领、科学和传统等等观念对立撕裂着美国,这次的大选只是让这些对立更表面化,更炽热化。

大致来看,民主党支持者普遍较年轻,精英层居多,思想较自由,相信科学,收入也更高,共和党支持者刚好相反,冲突的根本是两党支持者的观念和利益冲突,这很难短时间调和。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弗吉尼亚州有31%的拜登支持者拒绝接受特朗普胜选,有25% 的特朗普支持者同样不接受拜登的胜利。


多说两句

美国的撕裂似乎已经不可避免,表面上看似乎是观念、收入分配等问题,但放在全球看则是美国在全球政治和经济影响力下降的表现。1945年二战结束时美国占全球GDP54%,此后一路向下,到现在基本上在24%左右。经济占比降低预示着能够从全球收割的红利减少,从而导致国内福利降低(相对),于是各种矛盾便慢慢积累。

特朗普执政四年来美国离世界越行越远,就连以法德为首的欧洲都在刻意和美股保持距离,试图摆脱美国的影响,而日本也明确的表达了这种意图。影响力的下降预示着美国能收割的全球红利会越来越少,在这种情况下拜登当选会选择以温情来重新让全球回到美国周围,还是以大棒继续恐吓小弟们表忠心?现在看似乎拜登要用胡萝卜,他已经明确表达了当选后要重回巴黎协定。

但是国际形式向来只考虑利益,温情在强势时是施舍,在弱势时就是祈求,在美国影响力注定要衰退时欧洲岂能因为一点阳光就不知道自己是谁?英国曾经也是全球霸主,而失去经济主导地位不过百年,难道他也会愿意一直跟随美国的脚步亦步亦趋?日本对美国的感情可能很复杂,畏惧多于情感,二战后兴于美国,也受制于美国,政治独立是日本人一直向往的事情。

从单极世界到多极世界对中国是好是坏?我认为对中国利大于弊,因为多极世界下中国长期面对的美国压力会小一些,更有利于经济的持续发展以及产业转型。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短期中国可能面临美国更大的压力,原因是中国经济体量仅次于美国,举国体制对美国的技术和金融垄断都威胁最大,所以美国要打压其他挑战者必然先打压中国。很多人可能认为中国在金融领域很难挑战美国,但我要说的是这只是中国短期的综合选择,为了保增长所以刻意压制了金融的全球化。一旦中国放开外汇管制,让人民币在全世界自由流通,那会出现什么情况?人民币在全球支付和储备的份额都将大幅增长,能否挑战欧元不好说,但超越英镑没有一点问题。

拜登当选将继续打压中国,但可能会和特朗普的打压方式不同,打压的目的将不是把中国经济和创新打死打残,而是为美国争取更多的利益。特朗普的对中国政策是纯粹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从近期对华为的松绑及加拿大对孟晚舟引渡案的态度来看,特朗普政府可能已经改变了方法,由打压逐渐转入有条件的合作。我猜想特朗普或许从开始就是这么想的,先打压,直到中国受不了时再给个胡萝卜,从而争取一揽子利益,这和当年打压日本基本一致。但可惜特朗普命运不济,遭遇了新冠疫情,经济大幅度衰退及大量多的失业让他的支持率极速下滑,提前打断了他的计划。

拜登上台对中国的打压更多的可能是竞合,打压中有合作。因为打压的戏特朗普已经演完了,如果拜登继续打压,那么只会自损更大,这会让欧洲和日本更加独立,完全不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鉴于这一分析,我认为中美冲突以后可能文戏多,武戏少,更多的将是通过谈判桌来解决,而不是赤膊厮杀。

在利益面前拜登完全可以温情出场,以笑脸面对世界,重振美国主导地位。

本站文章授权后方可转载,请勿侵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4   其中:访客  2   博主  2
    • 青山 青山 2

      国家总统选举本应该是一件举国欢庆的事情,却在美国搞得人心惶惶。

        • 水拍石 水拍石

          @ 青山 不同的政党代表了不同人群的利益,大选搞成全武行其实是内部矛盾激化的表现。

        • 小陆花 小陆花 0

          拜登和老特,我比较希望老特胜利。拜登在外交等等方面恐怖。但看目前选票拜登胜出几率大。

            • 水拍石 水拍石

              @ 小陆花 民主党相对温和一些,老特干事天马行空,说不定会干什么出格事,不踏实。我们坐小板凳围观,明天起床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