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物价上涨比GDP下滑更可怕

2020年4月7日19:17:28 评论 3,594 4231字

近期几乎每天都能在网上看到关于今年我国GDP下滑的相关分析,很多文章甚至给出了全年下滑至5%的数据,并直言这种下滑对我国外贸产生巨大影响,并进一步加大国内失业风险。除了关于中国经济下滑的预测外,关于全球经济预测也是一片悲观,很多国家被预测全年GDP下滑5%,经济将负增长。经济的下滑将会引发失业风险,从而增加债务风险,使全球经济和政治形式动荡。

其实相比于目前全球经济下滑的现象,我更担心物价上涨,下面我详细说下这个问题。

一、经济停滞或下滑只是个相对概念

经济停滞或下滑只是个相对概念,即相对上年而言,但如果将这个对比点拉长,假如对比十年前来看,即使今年我国经济下滑10%也高于2017年。

2009年-2019年我国历年GDP总量(单位亿元)

当然我国GDP今年不可能出现下滑,只是会增速放缓,因此我国今年GDP总量必然会突破100万亿人民币,比2019年更高。不考虑通货膨胀和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之间的关系,简单理解为无通货膨胀、且收入占GDP比重不变,那么2020年我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依然会高于2019年,且会和GDP增速同比增长。我国GDP数据是剔除通货膨胀因素的,因此只要GDP增长,基本上就可以认为是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

从这个意义上看我国2020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肯定会增长,只是增长幅度可能下滑而已,因此根本不用担心GDP下滑带来的收入下滑问题。将这一问题放在全球范围看,假如美国等西方国家受疫情影响较严重,GDP下滑5%,同样不考虑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之间的关系,假定两者比例保持不变,那么可以粗略的认为2020年这些国家的人均收入是2019年的95% 。这样的收入有问题吗?纯粹从数据来看,在下降5%的前提下,很多国家的GDP总量依然比2017年要高,也就是说最坏的情况是回到2017年的状态。

假如2017年这些国家的人民生活是富足的,那么在2020年GDP相对下滑5%的情况下这些国家的人民生活依然是富足的。

将GDP和人民的生活水平放在历史长河来看,其实收入的高和低,不同国家人民之间的收入差距,同一国家内不同收入群体之间的差异都是一个相对概念,而不是一个绝对概念。

二、纵观历史引发不稳定的原因多是横向贫富差距,而非纵向贫富差距

纵观历史,无论中外,每次大的社会动荡都是由于横向的收入分配引发,而非纵向,用中国古语来说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中国古代经历了几十个朝代,每个王朝的灭亡总是因贫富差距导致的底层人民无法生活而引发的阶级矛盾激化。纵向看新王朝建立之初因为连年战争的原因民生可能还不如上个朝代末期,人民生活更加困苦;但横向看新王朝的建立必然消灭原有的权贵阶层,使收入分配差距缩小;因此新王朝虽然生活总体可能变差,但因为贫富差距缩小,所以社会更稳定。

美国南北战争表面上看是因为废奴问题,但实际上是南北方不同经济模式下导致的收入分配问题。北方推行现代化的制造业、社会财富分配较平均,南方实行农奴制的种植业,社会财富集中在农奴主手中,总的来看南部富人占了全美60%,人均却低于北部27%。两种经济模式的区别必然导致南北冲突的爆发,但南部贫富差距的悬殊必然导致南部农奴主和农奴之间的矛盾比北方社会内部矛盾更为尖锐,这也是南北战争北部胜利的根本原因。当然人权、宗教、和欧洲国家的关系等也是美国南北战争的原因所在,但本文就不说这些问题了。

美国南北统一后全国整体收入水平得到了巨大提升,特别是进入20世纪以后美国人均收入一直领先全球(严格的说是出于全球领先位置)。但进入20世纪后美国经历了多次经济危机,特别是30年代的大萧条和70年代的大衰退使美国人均收入出现明显下滑,底层人民甚至出现了生活困难,但这两次大的经济危机都没有引发国内大的政治动荡。其原因也和上面说的一样,不患寡患不均,危机都是纵向的危机,而不是横向的危机。

三、疫情并不会引发大规模失业

疫情本身并不会引发大规模失业,那些整天喊着疫情引发大规模失业的人弄错了两件事,即政策要求的企业停产和失业。在疫情面前政府往往会要求企业停产,以减少非必要的人员聚集,从而降低疫情扩散的风险。

失业是指一定年龄范围内一个人愿意并有能力为获取报酬而工作,但尚未找到工作的情况。

在疫情下不开工并不等于失业,很多企业只是停工,但并不是辞退员工,因此这些企业的员工并不属于失业。即使餐饮、建筑等行业的临时从业者因为疫情而没有工作,那么这也很可能是“自愿失业”,这种自愿失业可能是劳动者为了为了避免感染而自愿选择的,而且“自愿失业”也从来不属于经济学范畴的“失业”。举个简单的例子,在疫情期间很多从事餐饮、建筑等工作的人员没有上班,选在“自愿失业”状态,但富士康等企业却招不到员工,甚至给予6000元的额外津贴招工,如果这些人愿意去富士康等工厂上班的话马上就会有工作,结束“自愿失业”状态。

当然除了政策要求停工和“自愿失业”外,还有一些企业因为经营不善等问题引发裁员等导致的失业,这些才是真正的失业,但这些失业人员数量比较有限。且按照经济学定义这些人有很大比例会属于自愿失业状态,因此他们也不真正的失业。先看下自愿失业的定义,再举例来说,大家就会比较容易理解这个问题,

自愿失业是指工人所要求的实际工资超过其边际生产率,或者说不愿意接受现行的工作条件和收入水平而未被雇用而造成的失业。

假如一个IT公司的员工原来月薪3万元,公司经营不善裁员,他失业了,而另一家小公司愿意以月薪1.5万元雇佣他, 但他拒绝了,那么他就属于自愿失业,而不是真正的失业。

四、解决全家温饱的费用是劳动力的最低价格

接着上面的自愿失业来说,凡是不愿意接受当前工资条件而选择失业的都算作自愿失业,但什么样的工资条件才是自愿失业和非自愿失业的分界线?我个人认为能够满足全家人温饱的收入就是确定自愿失业和非自愿失业的分界线。

当然这里说的温饱不止是吃饱穿暖,还包括正常的子女上学,老人赡养,疾病医疗等正常开支。而这些开支都以正常保障为基础,比如上学就上公立义务教育学校,而非私立贵族教育,医疗仅为正常的医疗险保障范畴医疗等。按照这种方法计算,除房屋支出外,城市家庭人居每月1500元足够,农村1000元足够,以城市5口之家来计算,每月7500元开支,夫妻两个劳动力,那么人均3750元工资即为自愿失业和非自愿失业的分界点。

综上所述,在现在社会疫情很难引发大规模失业,而小幅度的收入下滑并不会带来经济和社会的动荡,因此不用为经济增速的下滑而过分担忧。

五、物价上涨应引起足够重视

2019年3月-2020年2月CPI同比数据

相对于GDP下滑物价上涨似乎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网上很少有人关注CPI涨幅,但是自从去年10月以来国内CPI就有明显涨幅,今年2月份CPI涨幅同比高达5.2%,这是近年来没有过的。而食品类产品自从去年9月份开始疯涨,连续5个月同比涨幅超过10%,今年2月份更是高达16%,这种涨幅也同样是近年来没有过的。

而目前和防疫有关的物资都在涨价,口罩、防护服、消毒液等;随着疫情的进一步持续,生产不能完全恢复,现在连粮油,日用品都开始涨价。而这种价格上涨已经发展成全球趋势,目前欧美、亚洲除中国外其他国家、非洲等疫情都处于快速上升期,全球大面积停工停产,可以预见的是4月份全球CPI都会处于高位。而和防疫相关的商品在西方国家已经出现了10倍以上的涨幅,其他生活用品也出现了2-3倍的涨幅,居民生活成本显著上升。

六、物价上涨会抑制消费,从而进一步影响经济循环

物价上涨会导致两个直接结果,即生活必需品被抢购和非必需品滞销。生活必需品被抢购的原因是公众对于CPI上涨的预期和对供应紧缺的预期,双重作用让处于避险目的公众必然囤积生活必需品,抢购让供应更加紧张,从而进一步推高CPI涨幅。

在疫情下公众收入必然下降,而收入下降和物价上涨的双重作用下使得公众购买非生活必需品的开支减少,从而影响这些行业发展,导致经济不能正常运转。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较长,那么可以预见的是非生活必需品行业必然会萎缩,从而导致就业减少,进一步导致消费减少,经济总量萎缩。

而比CPI上涨本身更可怕的是对上涨的预期,这种预期会使公众储蓄意愿增加,从而进一步减少消费。

为防止这种情况发生,目前多国出台了刺激消费政策,比如发放现金券、减免个税、减免社保等,我国多地也发放了消费券,更加精准的刺激特定行业消费。

七、稳物价、保供应才是疫情下经济工作之重

疫情下只有稳定物价和保障供应双重举措才能让公众不抢购,才能让公众不盲目避险,只有这样才能使消费处于正常状态。正常状态的消费才能保证正常的经济运转,进而保证正常的GDP增速。

目前对于稳物价我国出台了很多措施,最直接的就是最高限价政策,但这种行政手段会影响正常的市场供给,和保供应相违背,因此只能在小范围选择性使用。而真正要稳物价还的先解决保供应问题,如果供应充足,那么价格便不会出现大的上涨,而这又需要充分复工才能保证。

因此问题绕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如何在防控疫情的同时保证正常生产及供应,目前看我国的防控措施是较为成功的。因此可以预见的是2020年我国CPI在全球范围内都将是较为稳定的,而越是小国,越是产业不全的国家可能受疫情冲击越大,物价上涨越明显。

结语

现代社会是一个产业分工明确的社会,不同的国家处于产业分工的不同阶段,但疫情爆发的时间和防控的时间都有所不同,因此整个产品将会受制于整个产业链国家疫情的影响。据西方专家预测疫情可能持续到明年夏季,因此2020年全球CPI明显上涨将是大概率事件。

在CPI上涨不可避免之时如何稳定经济和社会发展,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太重视GDP增速问题,即使出现负增长也不可怕。因为GDP增速下降可能并不像一部分人为的那样会导致大规模失业,而CPI涨幅显著增高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不仅会破坏产业结构,还会让一部分低收入人群出现生活困难。因此对于疫情下的经济,应该先稳定CPI,尤其是和温饱有关的商品的价格,其次才是考虑充分就业问题,排在最后的才是GDP总量增长问题。


①2017年我国GDP为83.2万亿,2019年我国GDP为99.09万亿。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4月7日19:17:28
  •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夜未央、并保留原文名称及链接,谢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