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禁令下任正非管理哲学揭秘 150分钟采访完整实录

2019年5月22日13:18:37 评论 9,084

今天看到网易科技频道关于美国全面打压下对任正非的采访实录,感触颇深,任正非能够在30多年里带领华为成为世界500强企业,并在通信领域领先爱立信、诺基亚等竞争对手两到三年并不仅仅是因为华为的“狼性文化”,同时与任正非的管理哲学密不可分。除了在全球竞争角度来看的管理哲学外,从公司内部治理角度来看,任正非能够以1.4%的股份牢牢驾驭华为前进方向,即使任正非的“共赢”理念在公司高层中也有分歧的情况下也从没有发生过失控的事情,而任正非的必杀技“否决权”却从来没有使用过,这充分体现了任正非的个人魅力。

全球另一个具有高度影响力的企业领袖乔布斯,曾经在苹果拥有11.3%的股份,但被董事会驱逐了,一怒之下卖掉所持有的约650万股苹果股份(也就是全部股份)。驱逐掉乔布斯是苹果的损失,但卖掉苹果11.3%的股份确是乔布斯的损失,如果他没有卖掉这些股份的话可能就会成为和盖茨并驾齐驱的世界首富了。乔布斯第二次回归苹果后,虽然取得了很多股份激励,但在苹果的股份占比仅为0.585%,但是就凭这0.585%的股份乔布斯依然成为了苹果的灵魂和精神领袖。

乔布斯对苹果和世界的巨大影响力并不是来源于苹果公司0.585%的股份,而是来源于他独特的管理哲学和个人魅力。任正非对于华为和世界的巨大影响力也同样如此,能够以一个企业的实力引起超级大国美国的全面制裁,甚至美国使用行政手段来赢得商业竞争,即使这种行政手段在美国是违法的也在所不惜,华为能够迎来如此重量级的对手也够引以为傲了。而对于美国的全面制裁,华为及任正非表现得风轻云淡,“我们准备好了,你出招吧”。

坐在珠穆朗玛峰之巅,迎接巅峰对决,对决的结果是坐而论道,并非生死之战,这就是任正非对美国全面制裁华为结果的预测。美国之所以制裁华为是因为通信行业产业顶端就如同珠穆朗玛峰那么小,容不下华为和美国,所以就有了利益之争,而斗争只是为了自身在谈判中处于更有利的地位。

任正非

对于任正非和华为的自信我们也相信他们能够如愿,因为华为和任正非都是低调且保守的,在孟晚舟被捕前任正非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在公众视野里只是影子存在。美国的制裁让我们了解了华为和任正非,同时也让实际了解了华为和任正非,只有在露出真容之后,才让我们知道华为和任正非有多么的强大。华为在运营商设备领域所有核心部件都有“备胎”,无惧美国制裁,而任正非更是以1.4%股份牢牢驾驭华为,这和拥有公司31%股份还要通过同股不同权来实现超过50%表决权形成了鲜明对比。

自信来源于所站的高度,高度来源于格局,而格局来源于思想及智慧,所以任正非先生的思想及智慧值得我们尊重和学习,他的管理哲学值得我们去研究。

下面就这篇采访稿所提现的管理思想做以归纳。

一、共赢

采访中记者提问既然在运营商设备领域华为在核心部件上都有“备胎”,那么为什么不使用备胎,而要采购供应商的器件呢,是不是如方舟子说的,“如果备胎好用,何必等到胎破了再用?”。

任正非回答:“如果都用“备胎”,就是体现了你们所说的“自主创新”,自主创新最主要目的是想做孤家寡人,我们想朋友遍天下。美国大量的零部件、器件厂家这么多年来给了我们很大支持。特别是在最近的危机时刻,体现了美国企业的正义与良心。在和平时期,我们从来都是“1+1”政策,一半买美国公司的芯片,一半用自己的芯片。尽管自己芯片的成本低得多的多,我还是高价买美国的芯片,因为我们不能孤立于世界,应该融入世界。我们和美国公司之间的友好是几十年形成的,不是一张纸就可以摧毁的。在早期,我们还把芯片这方面的开发心得告诉对方,甚至研究成果,我们自己不生产,交给对方生产,要不然全世界的供应商怎么对我们那么好。“备胎好用,为什么不用?”备胎、备胎,胎不坏,为什么要用?”(这段回答并非连续的,而是几个相关问题的回答,摘录在一起的)

华为有备胎,但是更愿意把备胎的技术和供应商分享,共同促进技术的进步,从而促进行业的发展。就如同造车的企业不用自己生产轮胎一样,虽然自己也有生产轮胎的技术,但在产业分工明晰的现代社会一个公司不可能所有配件都自给自足,和供应商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才是长久之计。

二、定位

采访中记者提问消费者业务在华为销售额中已经占比快一半,是不是说消费者业务更重要,地位更高。

任正非的回答:“三个板块,不是哪个板块挣钱多就地位高,只有网络联接部门才能称霸世界,美国打的是这个部门,“烂飞机”说的也是这个部门。现在梳理下来,发现这个部门困难少,因为准备时间长,反而别的部门困难多。消费者毕竟是辅助产业,目的就是赚钱,把钱输送到过来,帮助CNBG称霸世界。CNBG拿到钱就冲锋,占领“珠穆朗玛峰”。消费者业务之所以发展这么顺利,就是因为网络联接部门将备胎技术下放给他”。

“海思永远不会独立,它就是主战部队里的“加油车”、“担架队”、“架桥队”,不是主战部队,怎么会独立呢?网络联接部门是主战部门,将来销售额不一定是最高,因为“珠穆朗玛峰”可能容纳不了这么多产值,但是“珠穆朗玛峰”对世界意义很大,是一个战略高地。美国就是为了争夺战略高地,争夺不到,所以使用行政手段,我们怎么会见钱眼开,放弃这个战略高地呢?我们不会喧宾夺主。”

作为一个商业公司,其内在部门的地位基本上都是以盈利能力的多少来区分的,那个部门赚钱就是强势部门。但在华为消费者业务虽然是营业额最高,也是最赚钱的,但地位却不是最高的,就连消费者和媒体都在为余承东叫屈。但是华为清醒的的认识到各个部门的重要程度,再强的躯干也不能取代中枢神经,运营商业务是主营业务,也是中枢神经,地位永远超然。

难得不是给各个部门定位,而是让各个部门对这种定位都认同,余承东内心深处是否有小情绪不得而知,但可知的是华为高层对消费者事业部的驾驭相当稳定。这种稳定一方面来源于华为独特的决策机制,而另一方面来源于任正非的个人魅力,不知道任正非退出后这种格局是否还能维持。

三、责任

华为是一个有责任的公司,任正非说“要(和供应商一起)共同建设人类信息社会,而不是孤家寡人来建设信息社会。”“为人类建立这么庞大的网络,就是我们最大的社会责任,全世界30亿人口是我们联接起来的。特别是非洲地区,因为不赚钱,西方国家不去,是我们去联接起来的。如果华为不存在了,才是对世界的威胁。”

非洲业务不赚钱,所以西方国家不愿意去,但华为还是去了,这就是它的社会责任。落后的非洲和发展失衡的非洲才是对世界最大的威胁,华为志在提高全人类的通信能力,所以得道多助,在被美国制裁时有多个国家支持华为,酒店美国供应商也在帮助华为积极需求解决之道。

四、宽容

任正非说:“美国大量的零部件、器件厂家这么多年来给了我们很大支持。特别是在最近的危机时刻,体现了美国企业的正义与良心。前天晚上,徐直军半夜两三点打电话给我,报告了美国供应商努力备货的情况,我流泪了,感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今天,美国的企业还在和美国政府沟通审批这个事情。媒体也不要老骂美国企业,大家多为美国企业说话,要骂就骂美国政客。我觉得有时候不分青红皂白,一竿子打过去打的都是矮的人,其实高的人打不着。媒体应该要理解,美国企业和我们是共命运的,我们都是市场经济的主体。我们和美国公司之间的友好是几十年形成的,不是一张纸就可以摧毁的。”

对伙伴的宽容才能建立长久的友谊,站在不同的立场上都有各自的利益和责任,也有各自的难言之隐,以宽容的心态体谅别人的难处才能换来别人危急时刻的帮助,轻易的放弃不同立场的伙伴最终将导致自己成为孤家寡人,

五、清醒

任正非说:“为什么不洗一个“冷水澡”呢?我认为,我们最重要的是要要冷静、沉着。热血沸腾、口号满天飞,最后打仗时不行也没用,最终要能打赢才是真的。我们首先要肯定美国在科学技术上的深度、广度,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还有很多欠缺的地方,特别是美国一些小公司的产品是超级尖端的。我们仅仅是聚焦在自己的行业上,做到了现在的领先,而不是对准美国的国家水平。就我们公司和个别的企业比,我们认为已经没有多少差距了;但就我们国家整体和美国比,差距还很大。”

“总说我们好的人,反而是麻痹我们,因为没有内容。心声社区骂我们的内容都是很具体的,我们要对具体去分析。如果没有自我批判精神,我们就不可能活到今天。”

清醒的认识自己和竞争对手的差距,并勇于承认差距需要极大的勇气,稍有成就就飘飘然是国人和国内企业的共性,但对于企业来说保持清醒才是最重要的。

六、危机感

2000年华为准备将自己以10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美国公司,但最终没有达成交易。后来公司高层讨论到底要不要再卖给美国公司,最终青壮派反对出售公司,任正非认同了这种意见。并告诉他们,迟早我们要与美国相遇的,那我们就要准备和美国在“山顶”上交锋,做好一切准备,从那时起,就考虑到美国和我们在“山顶”相遇的问题,做了一些准备。但最终,我们还是要在山顶上拥抱,一起为人类社会做贡献的。

从那时起华为就开始了“备胎”计划,时刻以最坏情况为预案,积极备战,才有了现在的有备无患,闲庭信步。危机感是野外动物生存的必备素质,否则就会成为其他动物的午餐,作为企业也必须随时保持危机感,即使是大象也有被狮子围捕的时候。没有忧患意识的企业注定无法长久,百年企业少之又少,就是因为绝大多数死于安乐之中。

七、人才

记者:刚才谈到做芯片光靠砸钱不行,又谈到需要物理学家、数学家。作为一个商业公司,华为在此前的场合,无论是华为公司还是您个人,多次谈到“基础研究与基础教育”,包括还有一些广告。针对基础研究和基础教育,华为有哪些具体的动作?这会对华为未来的发展提供什么样的支撑?

任正非:“我们在全世界有26个研发能力中心,拥有在职的数学家700多人,物理学家800多人,化学家120多人。我们还有一个战略研究院,拿着大量的钱,向全世界著名大学的著名教授“撒胡椒面”,对这些钱我们没有投资回报的概念,而是使用美国“拜杜法案”原则,也就是说,受益的是大学。这样,从我们“喇叭口”延伸出去的科学家就更多了。”

“西方公司在人才争夺上,比我们看得长远,发现你是人才,就去他们公司实习,专门有人培养你,这不是我们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概念。我们扩大了与美国公司争夺人才的机会窗,但我们的实力还不够。从今年开始,我们要开出比Google更高的薪酬挖他们来,在俄罗斯的土地上创新,我们要和Google争夺人才。我们支持科学家的创新,对科学家不要求追求成功,失败也是成功,因为他们把人才培养出来了。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源源不断地前进。”

对于裁员问题,任正非说华为只裁撤部门,而不裁撤员工,部门效益不好是因为管理不好,而不是员工不好,华为只裁撤数量很少的能力不具备和不愿意努力的员工。

吸引人才的能力也是企业竞争的能力,在国内华为无疑是对人才吸引力最强的公司之一,人才才是华为强大竞争力的本源。虽然吸引人才说起来容易,但是真正做起来却很难,顶尖的人才需要顶尖的待遇,但不是每个企业都能设的在人才建设上投入大量资源。将吸引人才,重视人才停留在宣传口号上的公司占了绝大多数,现在国内各地政府也在抢夺人才,但对人才的吸引措施却和人才的含金量相去甚远。

今天看到北京通州区为了吸引人才,出台的政策中有一条是对于诺贝尔奖得主,可以每月补贴100平米公租房租金,在通州100平米公租房的月租金在三千多元。而诺贝尔奖得主在国内一只手都能输的过来,给这些人才提供每月四千元不到的住房补贴,真的能吸引到他们吗?

八、使命感

华为企业是有使命感的,同时也将这种使命感带给员工,让每个员工都有奋斗的目标。

任正非谈国外员工对待996工作制时说,“工作价值观,我们还是遵守这些国家的劳动法,来保护他们的合理时间。但是毕竟他们有使命感,没有使命感,他们做不出成绩来。我们的外国科学家其实比中国科学家还拼命,很多科学家三十多岁还没结婚。”

“使命感。物质待遇肯定会有具体的措施,主要还是给他们使命感,有做成事的机会,让科学家发挥自由度。”

物质激励只是企业对员工吸引力的一种,要让员工认同企业的价值观,使他们具有使命感,才能与企业同心同德。

九、辩证的看问题

任正非说:“如果都用“备胎”,就是体现了你们所说的“自主创新”,自主创新最主要目的是想做孤家寡人,我们想朋友遍天下。因此,没有像他(方舟子)想象的“备胎好用,怎么不用”,他不理解我们的战略思维。我们不愿意伤害朋友,要帮助他们有良好的财务报表,即使我们有调整,也要帮助。”

“中国过去的哲学体系是玄学,即使有佛教,也是梵文,唐僧应该翻译成汉语,但是没有翻。西方推行的是形而上学和机械唯物论,产生了物理、化学、数学、几何学……各种学科,所以工业发达,建立了工业社会,占领了全世界。现在玄学没有说没用,搞虚拟世界,中国的游戏业发展很快,人类社会的很多生产方式也可能会虚拟化。人类在人工智能的科学家中,有50%左右是华人,如果他们受到排挤,拥抱他们进入中国,他们就会在底层平台上创新,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基础。

我认为,如果能够真真实实把优秀人才引进来,对我们改革是好的。如果还是强调自主创新,就会浪费非常多宝贵时间。”

“自主创新作为一种精神是值得鼓励的,站在人类文明的基础上创新才是正确的。所有科学家都是自主创新”“自主创新如果是一种精神,我支持;如果是一种行动,我就反对。”

“不为支持而支持,也不因为反对而反对“,说起来很容易,但绝大多数人日常的判断标准就是”为了支持而支持,为了反对而反对“。辩证的看待问题,并且能够坚持自己的原则,这是绝大多数人做不到的。

十、反对民粹

记者:“现在大家对华为有两派很鲜明的情绪:第一,很鲜明的爱国主义,把华为的支持上升到支持爱国的高度上;第二,华为绑架了全社会的爱国情绪,要是不挺华为就不爱国。现在情绪越来越严重了。”

任正非:“我讲的是事实,不能说用华为产品就爱国,不用就是不爱国。华为产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欢就用,不喜欢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钩。华为毕竟是商业公司,我们在广告牌上从来没有“为国争光”这类话。只是最近的誓师大会有时候瞎喊几句,但是我们会马上出文件制止他们瞎喊口号,大家开庆功会、发奖章都没有问题,茶余饭后说两句过头话没问题,但是千万不能煽起民粹主义的风。”

华为从来没有利用民族情怀来提高销量,也没有用民族情怀来打击对手,因为华为清楚自己只是一个商业公司,消费者选择只有喜欢和不喜欢,和政治无关,更和爱国无关。但总有人将脏水往华为身上泼,给华为披上爱国的外衣,并引申出“不买华为是汉奸”用捧杀的手段来打击华为。

十一、坚持

引入外部资金是企业经营的活水之源,绝大多数公司都将引入外部资金视作自己经营情况良好的佐证,而很多创业者通过引入外部资金套现离场。但是对于外部资金华为是坚决反对的,因为他们不想被资本的”逐利“本质影响公司的经营理念。

”我们对资本不感兴趣,所以就没有研究,西方媒体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去研究,反正我们不会让外面资本进入公司。公司现在的问题是赚钱太多,因为我们不能把价格降低,降低以后,就把所有下面的公司全挤死了,就成为“西楚霸王”,最终也是要灭亡的,所以我们不能在产业中这样做。苹果是榜样,永远是做一把大“伞”,让下面小厂家都能活。如果苹果卖萝卜白菜价,全世界就没有其他手机了。我们钱多,用一部分投入战略,但是不横向扩张,就给大学和科学家给予支持。我们开科学家大会,能把全世界这么多顶尖科学家请来,这也是奇迹。”

“因此,我们不需要资本进来,资本贪婪的本性会破坏我们理想的实现。“

能够经得住诱惑、顶得住压力,将外部资金拒之门外,而以一个纯粹的民营企业身份生存,这种坚持的精神值得敬佩。

以上是一条是我读这篇采访稿的新的,权当读书笔记,因个人经历、学识、立场不同可能读后观感也不同,不喜勿喷。下面将采访稿全文附上,喜欢的话自行浏览。

以下文章来自于网易科技频道,姚立伟编辑《任正非:我流泪了! 150分钟采访完整实录解密美国禁令下的任正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