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牛是特权的市场化

2021年2月10日10:55:25 8 1,538 4633字

1月末买了辆新车,并2月初自驾回京,回来之前先办理进京证,但没有成功,于是准备好被罚款。回京至今又快过去一周,进京证依然无法成功办理,一直提示我所填的车牌号和发动机号有误,其实这两个信息都是完全正确的。上网搜索发现这类问题很多,除了间歇性的闹情绪外新车普遍会出这种问题。

黄牛是特权的市场化

网上给出的解决办法大致有三个,分别如下:

1、拨打车管所电话010-68397625,让人工处理。不过这个电话基本上不可能打通,除了正在通话就是无人接听,即使偶尔通了也会被踢皮球。

2、拨打市长热线或12345,或在领导留言板网站给市长留言,网址如下,http://liuyan.people.com.cn/,据网上说会立马回复并解决。神奇的是回复电话就是上面说的那个号码,可见他们可能真的在忙。

3、网上有人留言,号称能对进京证“包治百病”,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对于这三个方法,我尝试了第一个,打了7次居然通了,结果被告知只能等。接线人员的语音中透着极度不耐烦和嫌弃,这个电话我也不想再打第二次。第二个方法我认为没有必要使用,本来就是一件小事,因这种事去占用市长办的宝贵时间是小题大作,也是在浪费公共资源。第三种方法其实就是黄牛广告,但现阶段这种方法风险太高,容易被骗钱,所以也没有尝试。

我今天想重点说下办理进京证和黄牛的问题,因为这是上面三种方法中唯一值得讨论和思考的问题。

一、黄牛办理进京证的前世今生

说起黄牛,其实我认为他们是能解决问题最简单,且最高效的途径,只要找对人比打市长热线速度还快。

2014年左右北京对进京证查的较严,而大量在京上班和生活的人没有京牌车辆,于是只能每周去进京检查站办理进京证。但北京地域较大,住在城里的人无论向那个方向走,去最近的检查站办个进京证也得半天时间,还得超过一百元的油钱及过路费。于是当时黄牛市场很繁荣,办一次收费40-50元,信誉绝佳,甚至可以先办理,后付费。而车主人和车都不用去现场,只需要等着拿证就行,对于车主来说省时、省钱、省心。

15年到16年进京证政策逐渐收紧,只能驾驶者本人办理,且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都需要携带,但此时黄牛依然能够只要复印件顺利办理。

大概17-18年实现办证电子化(具体时间记不清),外地牌照车主终于能够在网上办理进京证,于是黄牛产业逐渐衰落。

2019年12月北京开始实行一年12次进京证制度,规定每辆车每年只能办12次进京证,也就是说只能四分之一的时间使用车辆。于是网上又刮起了“黄牛热”,号称自己有特殊途径,可以办理不限次的进京证,常年可用。但其实这些人根本不是黄牛,而是骗子,但他们却败坏了黄牛的名声。

2020年后新冠疫情来临,北京取消了进京检查站现场办理进京证,只能网上办理。于是原来有疑难杂症无法线上办理,去现场想法办理的群体彻底失去了解决问题的通道。

二、办理进京证黄牛肯定还存在,只是不容易找到门路

上面说了,目前新车办理进京证通常不成功,但经过拨打市长热线和领导留言板留言的人都成功解决了问题,可见这个问题是能够手动纠正的。根据网上说法我分析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很可能是北京交警app车辆数据库没有刷新所致,只需要人工手动添加下特定车辆信息即可办理。只要这种添加数据的权限不是由一两个人掌握,那么黄牛肯定有途径解决这一问题。

但目前有这种需求的车主太少,且都是一次性交易,一旦成功办理一次,那下次就能正常办理,因此市场太小不足以催生黄牛群体。

三、黄牛是一个普遍现象,而且禁而不绝

黄牛党其实是一个普遍现象,广泛存在于我们的社会中。办理进京证有黄牛党,验车有黄牛党,去医院挂号有黄牛党,大城市落户同样有黄牛党。只要需求量巨大,且黄牛能够显著减少需求者时间、金钱等成本的领域都能够形成黄牛市场。

虽然国家一直在持续打击黄牛党,但只要黄牛能够为用户节省时间、金钱,那么他们就会一直禁而不绝。

四、黄牛党必然破坏市场公平性吗?

政府打击黄牛党,给出的原因是黄牛党扰乱市场公平,但这个理由全面吗?

以进京证黄牛党为例,2014年左右进京证并不限制办理次数,车主只要去检查站就能够办理。但车主去一趟检查站要花费半天时间加超过一百元支出,同时还造成了检查站严重拥堵和怠速尾气污染,黄牛党代劳只需要40-50元,完美解决了车主和环境的双重问题。同时黄牛党办理还产生了另一个间接好处,那就是减少了其他在检查站办理人员的排队时间,因为黄牛党根本不是在窗口排队办理的。

去医院看病,相看专家但号已经挂完,第二天四点起床,结果去了依然好一挂完。这时有黄牛告诉你,付1000元就能帮你马上加一个专家号。专家每天限号10个,但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自愿加号,患者加不到,但黄牛可以。

办理大城市落户,自己办理可能跑无数次,准备无数资料,最终也能成功。但黄牛代理只需要本人去两三次,且每次时间精准到以十分钟计,办理全程的时间可能仅为自行办理的一半左右。

这三个例子中黄牛破坏市场或规则的公平性了吗?

五、细说黄牛和市场公平及效率的关系

市场或其他资源配置规则的目的都是为了提高资源的使用效率,在此基础上兼顾公平,也就是“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我的观点是对非稀缺性资源配置应该效率优先,而对稀缺性资源配置应该公平优先。下面我们将稀缺性这一关键因素引入黄牛行为对市场公平性影响的分析,分类来说。

非稀缺性资源:

上面说的进京证就是非稀缺性资源,只要想办大家都可以办理,黄牛党办理并没有挤占其他排队者的资源,反而提高了他们的办理效率。因此在此类领域中黄牛党存在并没有影响市场的效率性,反而是提高了市场效率。那么黄牛党有没有影响此类领域的公平性?这个就仁者见仁了,我在排队办理,凭什么你坐在家里就能办理?这样想就是破坏了公平性。但换个角度想,黄牛党的出现不仅没有增加排队人的成本,还降低了他们的成本,因此对于他们也是有利的,根本没有损害他们的公平性。

稀缺资源:

上面医院看病的例子中专家号是典型的稀缺资源,对于这种资源的配置应该公平优先,所以医院规定排队挂号,先到先得。如果每天每个专家只有10个号,但黄牛不排队就挂走了5个号,那就是破坏公平性,应该坚决打击。但如果专家的10个号都是排队挂出去的,而黄牛却通过其他途径让专家同意再加两个号,这种情况下黄牛的存在是否破坏了公平性?我认为这时并没有破坏公平性,反而提高了效率。这个问题较复杂,下面单独说。

再说上面大城市落户的例子,大城市落户基本上都有指标,也就是每年能落户的人数,从而大城市落户也是一种稀缺资源。黄牛如果在帮助他人落户过程中弄虚作假,或者做了其他违法勾当,从而破坏了资源分配的公平性,那么他们就应该被打击。但如果黄牛仅是利用他们对政策的充分理解,以及对办事流程的熟悉,以及其他合法的便利,从而为客户提高效率,节省时间及提高成功率,那么他们还破坏公平性吗?其实此时黄牛扮演的角色更像中介或代理,而非传统意义上的黄牛。

总的来看,我认为黄牛在充分供应的非稀缺性资源领域是不会破坏公平性,同时还会提高效率的;而在稀缺性资源领域很可能会破坏公平性,但也能提高效率。而充分供应的非稀缺资源领域为什么会有黄牛存的在空间?我认为是资源配置的规则还不够合理,在这种情况下首先该优化的是配置规则,而不是优化掉黄牛。

因为黄牛的存在本身就是对配置规则的补充,如果配置规则不健全,同时又打掉了黄牛,那么只会降低资源配置效率。而充分供应的非稀缺性资源应该是效率优先的。(仅是从经济学和社会管理学角度分析,不存在任何不和谐想法)

六、黄牛是特权的市场化

上面医院看病专家号的例子中,专家可以只看10个病人,合规合法,看够10个就下班。但是他受黄牛感化,决定在完成任务后再多看两个病人,以帮助他们解决病痛,甚至是牺牲自己的下班时间,再看三个病人,一天加了5个号。这种情况下黄牛的存在没有挤占正常的10个专家号资源,同时又帮其他的5个人解决了挂不上专家号的问题,他没有破坏公平性,反而提高了效率。

那么黄牛提高的社会效率是哪里来的?答案是专家牺牲了他的休息时间,自己的健康,来增加了挂号资源。此时专家加号或者不加号都是他的权利,他享有支配自己权利的特权,而黄牛却能成功感化专家,让他把这种特权充分使用。

其实还有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医院除了专家号外还有特需号,正常专家号150,但特需号可能需要800或1000元,专门给那些急需的人来挂。这一规定其实和黄牛的功能差不多,都是通过价格来甄选出急需病人,让他们用钱来买时间。但唯一不同的是黄牛让专家自愿超负荷工作,而医院却是安排专门的专家接特需号,细想还是黄牛更能充分利用专家资源。

再回到进京证的例子中,黄牛可以专治各种疑难杂症。这是因为这些疑难杂症大多是有个体特殊情况的,需要耐心的去梳理,慢慢需找原因并解决;但如果没有黄牛,那么自己去办很可能会被告知不合规,办不了。此时办事员是否有耐心给你去查证就是他的特权,黄牛让他变的有耐心了,所以就让他的这种特权市场化了。

而我目前遇到的办理进京证“您填写的车辆信息有误,请在我的车辆信息中核实车牌号,发动机号等信息”问题就是数据库不同步问题,只要有数据库更新权限的操作人员手动更新下就能解决,但在没有黄牛的前提下我是不可能达到这一目的,除非我也去打市长热线,让市长办通知操作员动用他的特权。仅对于这个案例而言,我认为黄牛比市长办更有效率,更节约公共资源。如果有黄牛可找,可能只花一百元,几分钟就解决问题,而大市长热线最快也得半天,按流程走完各种程序,政府所支出的成本远远大于一百元。

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为什么不能允许黄牛的存在呢?这样不是节约了社会资源吗?

七、黄牛易导致公器私用

上述进京证例子中黄牛节约了社会资源,但政府还是要打击他们,原因就是黄牛容易导致公务人员公器私用。特权被用来牟利就是私用,如果用来无偿为大家服务那么就是模范。但当前绝大多数公职人员还达不到牺牲自己的自由时间和精力并动用自己特权主动为大众无偿服务的精神,因此他们宁可什么都不做。

在打击公器私用和特权使用的效率性方面政府显然选择了前者,这么做保障了所有公职人员权利使用和收益的公平性,但却牺牲了权利本身的效率性。但这是一个无法两全其美的问题,中外皆然,在中国下班后说几句好话可能还能接着办事,在欧美到点必然下班,将权力留在办公室。

八、如果特权来自于私人那么应该鼓励黄牛挖掘这种资源

上述医院看病专家号的案例,专家是否加号完全来源自私权利,而非公权,这种情况下不会导致公器私用问题。不存在滥用公权问题,就没有必要牺牲效率而追求无谓的公平,那么就应该允许甚至是鼓励黄牛激发专家们的热情。如果这么做有伤公众感情,那么让医院本身充当黄牛,规定每个专家每天需要看10个正常号,完了可以根据自己精力选择是否看特需号,如果愿意可以从800或1000的高额挂号费中分一部分给专家。

同样逻辑可以用于其他领域的疑难杂症,比如办理进京证,可以对例外情况收费解决。但是在这种模式下会不会让原本正常的情况都变成“疑难杂症”,从而让特权拥有者为了创收而故意提高门槛?大概率会这样。

结语

怎么从制度上保证稀缺资源的配置公平性,又最大化的提高其效率,这是管理者应该考虑的问题。如果仅简单粗暴的保证公平性,而严重损害效率性,这就是一种懒政。

而对于充分供应的非稀缺性资源如果还一味追求配置的公平性,而人为损害效率性,那纯粹是本末倒置。

黄牛现象其实是对配置规则的补充,如果配置规则不健全,同时又打掉了黄牛,那么只会降低资源配置效率,对非稀缺性资源更是如此。

本站文章授权后方可转载,请勿侵权! 如喜欢可点击分享按钮分享。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8   其中:访客  5   博主  3
    • Andy烧麦 Andy烧麦 1

      有需求就有黄牛

      • wu先生 wu先生 1

        为人民服务。

        • 一介大叔 一介大叔 3

          寻租空间

            • 水拍石 水拍石

              @ 一介大叔 敏感问题,不发表我的看法了。

            • 青山 青山 4

              我心里比较反感医院里的黄牛。本身专家号就少,抢的人多,黄牛一来,还提高价格,就有点像是有药买不起的感觉。

                • 水拍石 水拍石

                  @ 青山 这个事要分开看,如果黄牛抢每天放的固定号肯定会推高大家的挂号成本;但如果他们不抢公开放的号,而是找门路加号,那就会帮助挂不上专家号的人挂上号。另外仅从经济的角度考虑黄牛其实是提高了挂号的公平性,很多人生病其实并不严重,社区医院就能看,但也排队挂专家号,这让有大病的人挂不上号,黄牛虽然推高了挂号费用,但却让那些急需看大病的人更容易挂到号。
                  当然这么说并不是代表我喜欢黄牛,而是在特权对资源配置起重要作用的社会,对于没有任何特权的底层人来说黄牛是最容易获得资源的途径。

                    • 老麦 老麦 4

                      @ 水拍石 看完你回复小胡同学的话,我想到一句话,存在即合理。

                        • 水拍石 水拍石

                          @ 老麦 是的,能够自由选择的事物存在即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