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

2021年2月6日22:54:591 1,5351 2742字

今天突然收到朋友李的微信,说发信人是李的妹妹,李于昨天因病逝世了。

第一反应就是骗子,李的微信号是被盗了还是手机丢了?打电话求证,不幸的是微信号没有被盗,手机也没有丢,李真的去了,而夺去他生命的是脑梗。这一消息让我久久无法接受,一个四十岁的生命就这样去了,而且还是那么强壮的生命,那么阳光的生命,那么有亲和感的生命。

初识李是我大学毕业的第二年,我进入所在公司的北京分公司,而李比我早两三个月加入北京分公司,于是我们成了同事。李和我都是新人,且都不是烟民,但公司有吸烟的习惯,男同志经常招呼一声结群去吸烟,边吸烟边交流,其实交流的意义比吸烟更重要。我和李都不吸烟,所以只能蹭别人的烟,因为我们俩都随和,所以都有人缘,蹭免费烟的机会多了于是大家都熟络了,而我和李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

和李熟了以后才知道他是个话痨,和人聊天无论对方是谁他总能找到话题,而且即使对方沉默他也能一个人说两个小时不间歇。因为这个原因李总有很多朋友,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人脉广、路子也多所以业绩就很好。仅从工作来看,李是游刃有余的,甚至在吃喝玩乐间就很好的完成了工作,这一点是别人很难学会的。

李性格外向,好结交可能和他的经历有关。李在工作前是一名军人,确切的说是一名海军陆战队员,军人的感情使他退役多年后仍然和战友们保持密切联系,而战友不仅指他所服役部队的战友,还包含和他同年当兵,甚至所有军人都被他视为战友。战友多了,聚会就多了,自然喝酒多,交流多,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能喝酒、能吹牛的习惯;将这一习惯推及社会就变的好结交。

部队生活不仅造就了李的性格,也造就了他的体格。李不仅浑身是肌肉,就连脸都是由肌肉构成的,一条一条的,不像其他人是一块一块的。 满脸条纹装的肌肉,但李却一点都没有恶相,见人就微笑,加上遮掩不住的力量感让人不由得产生信任,这或许是李朋友多的另一个原因。

李好结交,朋友多,但并不是没有原则的滥交,相反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对朋友是发自内心的好,对“敌人”则是秋风扫落叶式的快意。记得我来北京当年,总公司来了一个新销售总监,我们北京分公司不怎么喜欢这个领导,于是大家就思想里商量着在酒桌上让他喝好。销售总监来北京检查工作,晚宴时李自告奋勇第一个敬酒,销售总监第一次见分公司员工自然不愿意掉价,所以说规矩你们说了算,但要公平。于是李拿了四个杯子,一瓶白酒刚好四杯,自己先干了两杯,说你是领导,我先干,门杯三个,这两杯喝了再开下一瓶喝第三杯。销售总监只喝了两杯就趴桌子上睡了,于是晚宴我们自己喝自己的。

那时年轻,不惜身,北京分公司又以能喝名扬所有分公司,平均每个男的都能喝一瓶白酒,经理更是厉害,喝一斤半白酒还能开车。而仅以酒量论李并不是最好的,他也仅有一斤左右的酒量,只是能喝快酒而已,一斤白酒干了还是喝三五个小时都只能那个量,再多就真多了。

李是一个浑身充满力量的人,一眼就能看的很明白,但即使这样李还是被抢劫过。某天李告诉我们,他被抢劫了,我们都不相信,因为李很强壮,而且很能近身搏斗,也具有不妥协的性格,况且是在帝都,他被抢我们很难相信。他说他在南城办事,路过一条无人的道路被两个小年轻用匕首指着给抢了,他把钱包交给了他们,然后又趁他们放松警惕夺过来然后他跑了,那两个小年轻身体很虚,根本追不上他。我们问他报警了没有,他说没有,小年轻不懂事,还是上学年纪,没有必要把他们折进去。

李的婚姻是不幸地,我见证了他从恋爱到离婚的整个过程。李的恋爱和所有夫妻婚前恋爱一样都是幸福的,他的妻子高知、工作好,收入好,人长得也不错,我们都以为他修来了幸福婚姻。但婚后他们就矛盾不断,都是鸡毛蒜皮的事引发的,夫妻常年一起相处小摩擦积累多了也变成了全武行,李经常被他妻子挠的满脸指痕。李一直压制着和妻子动手的冲动,每次郁闷时就喊我们喝酒,酒足之后经常失声痛哭。看着一个肌肉男失声痛哭周围的人总是很诧异,我们也不知如何劝慰。

哭过就过了,等脸上的伤养好李又出来奔走于“朋友”之间讨生活,脸上永远挂着阳光的微笑,让人看了就产生莫名的信任。但在外面如何阳光都避免不了回家后的战火,直到有一次他忍无可忍时给他妻子来了一个背摔,力量拿捏的很好,他妻子并没有受伤,但他却又被挠了一个大花脸。此事还带来了一个严重的后果,那就是丈母娘也搬来和他们同住,并给她女儿撑腰了。此后凡有战斗丈母娘负责从后面抱着李的腰,他的妻子专职挠脸。

此后李更加烦躁了,曾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客户,工作处于随流状态。再以后他们分居了,再以后就商议离婚。李唯一的诉求就是儿子跟他,因为孩子的奶奶离不开孩子,但当时孩子不满两岁,只能随母亲,所以判给了他妻子。

离婚后不久李的父亲就去世了,家里只有李和他的母亲,李不愿老娘一个人独守家中,怕她孤单伤心,就在家里为老人作伴。原计划半年后老娘情绪缓和就来北京工作,结果却一直拖了三年还没有离家。当然这中间又发生了很多事情,家里离不开他,北京这边的工作也因为行业周期原因不景气,所以他一直没有成行。

去年李还经常给我打电话,要出来再闯荡一番,要找老兄弟们好好喝酒。我知道他这几年已经将积蓄花的差不多了,经济上可能开始拮据,再加上家里其他事情不顺,内心肯定烦闷。于是我给他说快来,有兄弟们再开始干也容易,他说好好好,但还是没有行动。不知道他是对人到中年再次创业的畏惧,还是对老娘的不舍,或者是已经习惯了老家的生活不敢改变。

2020年12月24日他和老家的朋友喝酒,又喝高兴了,给我们另一个北京的同事打电话,说很想念我们,过了春节要来北京找我们喝酒叙旧。

今天突然接到噩耗,他于2020年12月30日突发脑梗,入院医治无效,于昨天辞世,享年42。


李的辞世在我们同事圈引发了轰动,大家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我接到了多位同事的电话询问,但惋惜的是这件事情是真的,尽管我们不愿意承认。

因为和李关系较近,所以知道李的一些家庭琐事,感觉李自从夫妻矛盾爆发以来就一直处在不幸中,内心积郁已久,借酒浇愁便成了常态。长期情绪焦虑,饮酒过量,都可能导致脑梗。

此篇文章是我写在李之后的追忆,可以算作一篇悼文,所以是站在李的立场上来看的。因此对于他们夫妻之间的矛盾可能具有倾向性,但清官难断家务事,外人并不能用对错来评判夫妻之间的矛盾,所以李婚姻的不幸是他们夫妻的不幸,而不是他一个人的不幸。

人生就是无数个偶然,在茫茫人海中我偶遇了李,而他也偶遇了他的妻子,又无数个偶然导致了他偶然的离世。李去了,真的离我们而去了。近三年我没有再见过他,但他留在我脑海中的依然是强壮的体魄和温和的微笑,就如同他留给每个人的印象一样。

人生无常,充满了无法预测的偶然,而根本不存在任何必然。我们无法选择遇到谁,也无法选择不失去谁;我们能够做的只有珍惜拥有的每一个人。

李,一路走好!

历史上的今天
2月
6
本站文章授权后方可转载,请勿侵权! 如喜欢可点击分享按钮分享。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老麦 老麦 4

      愿逝者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