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何方

2020年12月5日14:39:1021,993 1344字

今天偶遇一五旬男子问路,神态拘谨。

我让他慢点说要去哪里,他说要去十三陵,我再问是十三陵水库吗?

他说不是,他要去十三陵附近换公交,因为以前在哪里换过。

我问他的最终目的地是那里,他说是九渡河,是个小地方,只要到了十三陵他就知道怎么坐车了。因为当时就在地铁站出口处,所以我建议他坐地铁去昌平东关,然后下地铁再换公交到十三陵。

他说他刚从西客站坐地铁来的,本来要在昌平线南邵站下车,结果坐错站了,在13号线下了车。现在不想坐地铁了,因为不知道怎么倒车,想坐公交去。

我告诉他公交速度比较慢,还是地铁快一些,但他坚持要坐公交,因为地铁不会换乘。

我看他这个样子,估计给他说了怎么去十三陵他也不知道怎么换乘,于是百度地图帮他查了下目的地,结果他要去的地方在怀柔,根本不是昌平,而且压根就不在十三陵换乘。给他讲了换乘的方法,其实中间只用同站换一次公交,完了让他复述下,还是记不清换乘站名和换乘路线。不得已只能用他的手机帮他查询了换乘路线,然后截屏给他,让他看图片,他说这下能看明白了。

 

给他查完路线,他万分感谢。说他问了十几个人,都说不知道十三陵在哪,对那不熟悉。我安慰他没有关系,这么多人,总有人对那熟的,下车不知道多问人,总有知道的,实在不行去问警察、还有地铁站得工作人员等。

因为刚好顺路,所以我陪他去公家车站,边走边聊。问他是不是来投靠子女的,他说不是,是来打工的。他在九渡河一个工厂当保安,前段时间回陕西老家住了十几天,现在回来上班了。我问他怎么现在回去了,离春节也不远了。他说春节要值班,回不去,所以现在回去看看。聊开了很健谈,告诉我他工作和老家的种种。

送他到车站,他挥手告别,并说北京太大了,他工作时很少出来,都来北京一年多了依然不认识路,这次幸亏遇到认识路的人。

 

分别后我暗自想,五十多岁的人难道就被社会抛弃了吗?就因为不会用手机地图,连路都问不到。他问过的那十几个人难道真不知道十三陵在那吗?如果让他们去十三陵聚会,他们会找不到吗?

迷路的或许不止是问路人,还有行路人。

 


遥想2000年左右,北京大街上还有很多铁皮小房,绝大多数是报亭,也有一部分是做早餐等营生。但铁皮小房还有极少的特殊用途,那就是免费指路。小房上挂一个硬纸箱牌子,上面大书免费指路,里面坐着退休的大爷大妈,面前摊开一张地图,遇到问路后在地图上指的清清楚楚,如果还听不明白则用一张小纸条给你写下来,甚至是图文并茂。有些免费指路点还提供免费开水,让口渴又舍不得买饮料的路人不至于口舌开裂。而此时的很多报亭也提供免费指路服务,并且挂牌公告,让问路人问的踏实。

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为了提升城市形象,北京市清理了路边书报亭。但政府安排了大量的大学生志愿者上路提供问询服务,不但青春靓丽,还能中英双语。

奥运已经过去12年,北京城市形象有了巨大提升,已经成为一座名副其实的现代化大都市。而2000年左右那些在大街上提供免费指路服务的大爷大妈已经衰老,甚至已经故去。今天北京的街头已经看不到坐着小马扎,三五聚在一起聊天的老人,也没有了遇到问路热情的给你说清每一个路口标志物,最后还恨不得送你一程的老人。

满街都是行色匆匆的上班精英族,遇到问路先警惕的和你保持距离,然后习惯性的说不知道。甚至听到装作没有听到,面无表情的漠然离去。

 


路在何方?

本站文章授权后方可转载,请勿侵权! 如喜欢可点击分享按钮分享。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哥斯拉 哥斯拉 1

      骗子太多,所以很多人不敢搭理,借口说不知道。
      唉,有点难过。

      • wu先生 wu先生 1

        组织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个?没有一个单位管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