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菜市场限制商贩年龄反应我国资本和劳动力都过剩

2020年10月25日12:37:18 评论 2,465 2604字

今天武汉胜利生鲜市场将入驻商户年龄限制在女45岁、男50岁的新闻成了热点,为此央视还点评了这一事件。央视点评的出发点是劳动者年龄歧视问题,认为这是对大龄劳动者的歧视,对于这一观点我认为说得对,但不够深入。同时网上也有大量的类似声音,都在谴责武汉胜利生鲜市场的年龄歧视问题,除了正义感外,其实这也隐含着劳动者对自己年龄深深地焦虑。

武汉菜市场限制商贩年龄反应我国资本和劳动力都过剩

对于这一现象我同样赞同这是劳动年龄歧视的行为,应该抵制,但在表象之后我同时看到了这件事情其实反映了我国资本和劳动力都过剩的事实。

菜场卖菜本不需要复杂技能、对劳动力年龄要求不高

胜利海鲜市场和其他生鲜超市没有本质不同,只是个菜场,如果有不同的话只是采用超市化管理,需要入驻商贩有自有品牌和直供,但这和劳动者年龄没有丝毫关系。为什么胜利海鲜市场要设置入驻商贩的年龄线,他们没有解释,但我推测他们可能认为45岁以上的女性和50岁以上的男性无法管理自有品牌,也无法适应超市化管理。现实情况是50岁以上的男性出生于1970年以前,经历了我国的改革开放,以及信息化过程,对质量、品牌、和管理有比90后更深刻、更全面的认识。同时这个年龄段的人也更有资本实力,更能承担风险,从资本层面看更适合投资。为什么30岁的90后可以,而50岁的男性不可以?

将年龄和能力等同是简单粗暴的做法,直接用年龄线代替能力水平,以降低企业对劳动者能力筛选的成本,这就是年龄歧视的本质。

菜场招商设年龄限制反应我国资本和劳动力都过剩

菜场招商设年龄限制说明招商本身并不困难,即使排除了45岁以上女性及50岁以上男性投资人依然有信心招满摊位。这说明在菜场招商这一行为中劳动力和资本两个要素都不稀缺,反过来说就是劳动力和资本两个要素都过剩。

劳动力过剩

我国劳动力过剩是一个长期现象,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一直流行“人口红利”的说法,其实直白点说就是劳动人口过剩,并且劳动力价格低廉。当然劳动力供应过剩本身就会导致价格低廉,这是供需关系决定的。我国新劳动法及各地的最低最终出台后给劳动力市场人为设限,将劳动力最低价格用法规来提高,但这是一把双刃剑,好的一面是提高了最低劳动价格,坏的一面是低劳动技能的人更难找工作,胜利市场招商年龄线就是个最好例子。

其实人口红利在我国基本上集中在1980-2000年之间,也就是50后、60后、及70后是劳动主力的那段时间。2000年后80后进入劳动力市场,但这代人的父母经历了计划生育,所以80以后出生人口大量减少,劳动力剩余情况比以往轻微很多。当然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还有随着改革开放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社会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有关,就业充分同时来源于劳动力数量减少和就业岗位增多。

目前00后已经慢慢进入劳动力市场,这代人更少,但反映在劳动力市场中并没有出现劳动力紧缺的问题,我认为关键原因在于生产力提高后机器替代了大量的人力工作,劳动密集型产业越来越少,对劳动力的去求也就越来越少。目前互联网行业普遍不欢迎40岁以上的人,而事业编制的大学、科研院所等甚至将年龄线设置在35岁,现在更是出现了菜市场将招商年龄线设在女性45岁,这些都说明了在我国目前劳动力相对过剩,而不是不足。

资本过剩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对资本需求可以用“饥渴”来形容,当时一个一两百万的项目都需要县长或县委书记亲自出马接待,但到了今天一两百万连个像样的饭馆都开不起,投资不上亿的项目各地都没有多大兴趣,可见资本已经过剩。资本过剩就意味着各种“招商”中可以对资本挑肥拣瘦,于是出资人的年龄便成了资本本身的一个属性,资本由原来“钱”的简单属性衍生出很多其他属性。我相信随着资本的进一步剩余招商时可能不仅对出资人的年龄设限,甚至会对学历,社交圈等都设限,比如非腾讯、阿里系不得进门。

劳动力和资本都过剩的情况下还有没有必要鼓励生育

其实这一问题我写过几篇博客,我的观点是国家应该允许自由生育,将生育权交还夫妻,但不应该鼓励生育,因为生育是一种权利而非义务。当然是否鼓励生育其实是另一个话题,本身和今天讨论的话题关系不大,我又一次拿出来说只是想推断即使不鼓励生育20年后依然会像今天一样劳动力相对过剩,而不是稀缺这一结论。在相对过剩下依然会出现对劳动力的各种歧视,而这种歧视本身靠法律和社会良知是无法消除的,因为劳动力本身就是一个市场,买家总想买到“物美价廉”的,想靠法律强加给买主的“质劣价高”商品他们必然会想办法逃避,这是人之常情。当然这样说有伤感情,但社会本身就是如此残酷,要保持有序高效运行就必然遵守他的规则。

80后、90后明显比50后、60后出生人数少,也就是说现在的劳动主力人数比30年前明显少,但目前80后已经快被拍在沙滩上,原因就是生产力提高后对劳动力的需求数量在减少。同样道理00后,10后的出生人数比80后、90后也明显减少,但同样不会出现20年后的劳动力稀缺。再接着推理,也没有必要鼓励目前的适龄夫妻多生育以应对以后的劳动力稀缺。

关于这一问题如有兴趣请看我的另外两篇博客,《浅议鼓励生育以促进消费观点错误》《关于鼓励生育和人口老龄化问题浅析》

劳动力和资本歧视会成为一个持续问题

上面分析了我国目前因过剩而对劳动力及资本的歧视问题,歧视这将是一种常态。原因是这两种要素在可见的未来过剩将会成为一种常态,而过剩就必然面临着市场竞争,有竞争必然有“歧视”。之所以给歧视打引号是因为大家对歧视二字理解的偏差,我说的歧视是指在市场竞争规则下的优胜劣汰,是一种自然选择,而绝大多数人理解的歧视是出于人性的公平原则下对劳动力一视同仁的看法。但在经济社会,人权和物权选择时必然物权优先,这也是保证社会高效运行的基础。详细可见我另一篇博客《剖析先敬罗衣后敬人现象》,这篇博客是我自认为写得比较好的一篇,但阅读量却明显低于其他,甚为可叹。

结语

人们能够接受商品的优胜劣汰,也能接受劳动力因学历、工作经历导致的价格差异,但却很难接受因年龄原因导致劳动能力退化及工资刚性导致的劳动力性价比降低问题,所以将这种正常选择定义为“年龄歧视”。但我并不认为这种“歧视”是一种歧视,而只是供应过剩下的正常选择。对于武汉胜利还想市场招商设年龄线一事,我认为他们设限行为从市场角度看并不一定有错,这能节省他们的选择成本。但从效率的角度看,他们将年龄等同于能力的标准可能选择有误,会将大量的有经验、有能力、且有资本实力的投资者排除在外,而选择了上述三种属性都较差的投资者。

本站文章授权后方可转载,请勿侵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