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爱好者的养成从扫街开始

2020年9月14日15:27:25 评论 286 2327字

我是一个伪摄影爱好者,之所以说“伪”是因为自我认为摄影水平还没有打到爱好者水准。但相比于一点都不爱好的人来说我又有拍摄的热情,也能大致掌握相机参数、并拍出比手机更好的照片。在拍摄过程中常会见到拿着单反而不会设置参数的人的,也常见到只会用自动对焦的人,相比于他们我觉得我完全可以称作为伪摄影爱好者。

作为爱好者总得有一种拍摄爱好,比如大爷普遍比较喜欢“打鸟”,搬个小马扎坐在树林或水塘边等一整天,就等着心仪的小鸟起舞,但很可能一整天都排不到一张满意的姿态,于是傍晚扛着自己的大炮筒回家恢复体力以备来日再战。再比如旅游达人一年都在路上,手握相机随时准备按下快门,在大家熟悉的景点总会飘过几朵不一样的云彩。再比如大学生,总有拍不完的美女同学,随便喊个都能拍一两周。动物、自然景观、人像,静物,摄影无外乎这几样。

然而对于我一个上班族而言,没有钱也没有闲整天去旅游,也没有养成一整天坐等一只鸟的心性,更没有有大量闲暇时间的朋友让我拍,而对于拍摄静物我个人也是很有兴趣,于是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扫街。所谓扫街就是拎着相机在大街上游荡,看见什么就拍什么,因为是摄影爱好者,总能发现别人看不到的美,比如一个角落,比如一缕阳光,比如一张写满故事的脸。扫街的价值主要来源于两点,一个是特定时间的光影,另一个是特定时间的表情。当然表情可以理解为人的表情,也可以理解为物的表情,只要是富有变化的,能代表其某一特定时间点姿态的表象我们都可以认为是表情。

摄影的魅力也来源于对特定光和特定的表情的记录,将不同的瞬间凝固为永恒,这就是艺术。至于构图、用光、色彩等都只是手段,在数码技术普及的今天这些手段都能通过后期实现,甚至是无中生有。所以我个人认为摄影之所以是艺术,就是它对特定时刻的准确记录,而不是后期创造。

接着说扫街,要想成功扫街就要养成敏锐的观察力,时刻注意光影的变化,注意物体的移动以便构图,注意每一个常见景观是否有个性,注意每一个人的表情是否有故事。而当发现需要记录时就要马上举起相机,对焦并按下快门,因此很多抓拍都是没有焦点的,因为快门按的太慢可能值得记录的那一刻就过去了。对于建筑等而言还好办,可以慢慢构图,如果光影过去还可以等一会,或者明天再来,但对于包含人物的画面则无法再来第二次。

街上的景物基本不变,年复一年,所以扫街的魅力主要集中在人物上,人和景结合讲述不同的故事。但扫街时突然举起相机对准别人,可能会吓别人一跳,于是绝大多数扫街者都担心会被“打”,其实我也有这种担心,所以我扫街很少拍到照片。由此我也对扫街时拿着28mm定焦镜头指着别人鼻子拍摄的摄影爱好者充满敬意,真的勇士莫过如此。

对于爱好者而言,拿着相机徘徊于可能有故事的地点多角度观察,甚至举起相机比较下构图,最终可能按下快门,也可能摇头放弃。但对于被摄者而言,一个人看着自己来回游荡,偶尔还要用相机瞄下自己,因此会觉得这个人可能居心不良,是不是有什么不良动机,如果被摄者是个年轻女性,她可能会想这个人是不是偷窥狂。无论是被当作那种人都是别人小心提防的对象,自己的危险系数便直线上升。对于摄影爱好者而言,如果这时飞过来一个鞋底,爱好者肯定是用脑袋去接,而不是相机,于是扫街变得格外危险。

但危险并不能压制摄影的激情,于是扫街者寻找各种避免危险的方法,比如盲拍,只要看见感兴趣的东西就按快门,而不举起相机取景对焦,拍到什么算什么。在比如练习长跑,发现有状况就赶紧跑,第一时间脱离险地。再比如选用长焦镜头,这样就可以站的足够远,一方面不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另一方面足够的距离可以保障自己顺利撤退。但是长焦镜头也并不是理想选择,焦距太长视野太小,便无法拍到近处的景象,也无法拍全很多场景,只能用来拍人像,这又失去了扫街的意义。

那么扫街时能不能和被摄者沟通好了再拍?当然不能,一个原因是想要拍摄的场景通常是稍纵即逝,错过就不再;另一个原因是如果你先沟通好,那么被摄者脸上的故事可能永远都回不来。生活中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出色的演员,即使是演员也只有在放松警惕,真情流露的那一刻才是真实的自己,而最美的容颜只有发自内心的微笑。

于是扫街到底该用长焦镜头还是该用短焦镜头就成了一个没有定论的问题,高人一般用短焦多,善跑者一般用长焦。我只是一个新人,也不善跑,所以一直在纠结。

上周六我又去扫街,结果扫着扫着就进了颐和园,但进了颐和园发现依然拍不到理想的照片,原因是颐和园已经去过很多次,景都拍的差不多了,而人又不敢去拍。作为爱好者,看见好的景,完美的光影再加上无可挑剔的人物表情就想拍,但作为理性的社会人内心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这么做有风险。于是每一个美好场景都存进了我的脑海,而不是存进相机。

一直溜达到长廊时,发现两个美女在互相拍照,红墙、光线、人物皆美,于是商量之后蹭拍了几张,画面出奇的美。

谁想到蹭拍了几张照片会让周围的人误认为我是专业摄影者,于是又有其他人找我帮他们拍,街拍成了摆拍。汗颜,我的技术还真没有到能受人托付的时候。

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上图中她无意中闯入了照片的右下角,这次单独给她拍,小姑娘却有点紧张。后来帮他们全家拍了合影,也加了她爸爸微信,可惜今天却找不到微信号了,不知是不是忙乱中没有添加成功,于是本该发给他们的照片就只能存在我的电脑里。希望以后还能联系上他们,以便归还他们一家此刻的记忆。

从街拍到摆拍对我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态,街拍时总担心被拍者反感,而帮别人拍照时又担心辜负别人期望。或许这就是业余和专业的区别,希望通过练习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爱好者,起码不要比业余更业余。

常说摄影穷三代,但比起金钱其实绝大多数摄影爱好者在思想上更匮乏,一个连信心和勇气都需要练习的爱好,要学习的东西其实远比想象的多。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4日15:27:25
  •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夜未央、并保留原文名称及链接,谢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