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能触摸灵魂的西部民族歌手张尕怂和《张老汉》

2019年4月28日17:23:23 发表评论 714

无意中听到一首《张老汉》,被里面的三弦伴奏和极富西北韵味的唱腔所吸引,而歌词更富西北泥土气息,听一句就使人思绪飘到了80年代的黄土高原。张老汉歌词和唱腔很有传统秦腔味道,朴实无华、浓厚的乡土味,但却能直达灵魂深处,大道不公,用最简单的语言来揭示深层的哲理。

听完这首歌后马上查了下,歌手叫张尕怂,这是艺名,原名张建煜。“尕”是小的意思,“怂”是西北方言,并没有普通话里“怂人”的意思。在西北方言里张尕怂的名字更应该是“瓜怂”,通常是长辈对晚辈的称呼,和河北方言里的“小”差不多,估计这个称呼不适合一个艺人的身份,所以张尕怂虽然自嘲很草根,但还是将“瓜怂”改成了“尕怂”。

张尕怂从小受父母影响,喜爱秦腔和社火小调及西北民歌,成人后游走于西北农村,向各地表演者学习传统民歌,并且善于弹奏三弦、冬不拉、秦琴等乐器,是一个执着的民族歌手。在收集、整理民歌的同时,他还进行民歌创作,对传统文化的流传起到了很好的推动,用他的话说“不忍心看到传统艺术失传”。

最能触摸灵魂的西部民族歌手张尕怂和《张老汉》

下面是张老汉的歌词及网易云音乐音频,可以在线播放。

张老汉的头那可是一件宝,
想当年把那个大礼帽他戴了不少,
如今他老了是老了
就连那个破草帽他也戴不了
张老汉的眼睛也是一件宝
想当年把那个新闻联播他看了不少
如今他老了是老了
就连那个毛他也看不着
张老汉的腿也是一件宝

走过的千山万水走了不少
就连那个回家的路他也走不了
张老汉的球也是一件宝
想当年把那个大姑娘他睡了不少
如今他老了是老了
就连那个尿尿都尿不出来了
如今他老了啊是老了
就连那个亲生的娃也不要他了

除了《张老汉》,《四季歌》《姐姐》《尕怂讨婆娘》等都很有代表性,当然没有列举的歌曲也都很不错,尤其是配乐和后期背景音乐合成都很有特点。用音箱或耳机才能听到细节,手机等数码产品外放很难欣赏到这些音乐的全部。

水拍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