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股价跌至11.06元 2019年可能是小米的第二个严冬

2019年1月8日16:36:38 评论 3,129 2490字

2019年1月8日,小米的股价在今天跌倒了每股11.06港元的新低,相比小米上市以来22.2港元的价格这一价格已经比腰斩还要低。摩根大通已经将小米的评级调整成中性,目标价为10.5元每股。参照小米股价的日K图就可以看出小米股价基本上是自上市以后一路向下,2018年12月份虽有拉升,但拉升的幅度很有限。

2019年1月9日起小米首批员工期权将解禁,据资料曝光小米员工的期权为人均1-5万股,这可能对小米股价形成一个持续的压力,如果没有大的利好小米股价可能会跌破10港元。在小米上市之初雷军说小米上市价格17港元很厚道,厚道的人通常有好运,他要让购买小米股票的人至少赚1倍。

 

小米上市估值可谓一波三折,从最初的1000亿美元下调到700亿美元,最后上市前又调整到543亿美元,雷军觉得小米被严重低估了,因为小米是互联网企业,不应按照生产性企业估值。但是对于雷军的说法很多机构不予认同,小米上市前就有机构给出了小米只值270亿美元的估值,现在来看这一估值更靠谱。

为什么小米股价会断崖式下跌,而且一直跌跌不停,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小米上市时估值过高。雷军在小米上市时认为小米应该是苹果乘腾讯的模式,但现在看来小米更像是苹果减腾讯,将苹果的软件部分减掉就只剩硬件了,和小米模式更像。

小米2018年的营收超过了1300亿人民币,相比2017年至少有300亿人民币的业绩增长,伴随着这么耀眼的业绩还出现股价大跌似乎有点难以理解。但分析小米的收入组成就不难看出,小米在2018年业绩增长最为明显的是IoT与生活消费产品,而这两块产品基本上都是米家品牌的产品。米家产品可以看作是其他品牌在小米平台上销售的产品,小米净化器数据造假后雷军在微博上发文称生态链产品不是小米的产品,雷军也说过小米平台是国内第三大电商平台。

小米的1300亿营收如果按制造厂家来看确实很多了,但如果按照电商平台来看一点都不多,做为对比2017年淘宝销售额为25264亿、天猫为21086亿、京东为9150亿。

但作为主营业务的手机2018年小米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却出现了下降,被归入其他类,低于华为、荣耀、VIVO、OPPO和苹果。小米手机上一次出现销量滑坡是2016年,全年仅销售4150万部手机,比2015年下降36% 。时隔一年后小米手机又奇迹般的增长,2017年小米手机销量近亿部,雷君意气风发,声称小米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在销量下跌后还能再度拉升的手机品牌。

2018年小米手机全球出货量将超过一亿台,比2017年略高,但低端品牌红米所占比例超过了80%,小米品牌叫红米其实更切贴。2019年伊始雷军就对小米和红米品牌进行了拆分,将红米独立运营,并赋予Redmi的品牌,想用双品牌来提升销量,并减弱红米手机对小米品牌的稀释度,否则小米品牌一直做不了高端。

但事实可能比较残酷,小米手机80%的用户选择了红米品牌,就是奔着便宜来的,而选择小米手机的用户也基本上都是奔着性价比来的,学生是其主力。如果小米手机想进入高端市场,那么他原有的用户可能都会失去,既然都为高价为什么不选择华为、荣耀、VIVO、OPPO或苹果?小米身上性价比的烙印太深,并不是发布一两款高价机就能改变的。

核心技术的缺失是小米最大痛,小米一直长于营销而轻于技术,“没有设计就是最好的设计”、“一块钢板的艺术之旅”等经典营销文案就是出自雷君之口。但手机市场在经历了群雄逐鹿的混乱之后已经进入了三国鼎立的稳定时期,浑水摸鱼已经逐渐失去了机会,因为水在逐渐变清。

小米可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2017年2月份发布了松果处理器,并自豪的宣布他们是中国第二家有自己处理器的手机生产厂家。但是小米的松果处理器并不是小米自己研发的,而是购买的联芯现成IP,这款处理器只在红米5C、6C上用过,用户反应过差,所以小米自己都不用了。因为没有从基础做起,小米在松果后迟迟不能退出松果2代,截止目前已经快两年了还丝毫没有风声要出新的松果处理器,可见在自研处理器的道路上小米走的并不顺利。

小米似乎已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没有资金搞研发所以只能做低端,做低端又赚不到钱搞研发。

有数据显示,华为2018年的研发投入为897亿人民币,联想为12.74亿美元,小米为60亿人民币。不久前,OPPO宣布今年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不少于100亿元,而vivo则表示今年的研发投入没有上限。不难看出,小米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仅仅是OV的一半。并非小米不愿意加大技术研发投入,而是手机业务利润太低,影响了小米在技术上的投入。

国外调查机构Countpoint的数据显示,苹果的单台手机利润为151美元,华为单台手机利润为15美元,vivo的单台手机利润是13美元,小米每台手机利润只有2美元。

做手机处理器是个烧钱的行当,进流片一个环节就要耗费几千万美元,研发一款处理器更是需要几十亿人民币,这还是再有技术积累的情况下。随着处理器制程工艺的不断提升,研发处理器的费用也随之提高,小米现在跟不上主流处理器厂商的节奏后面可能会永远都跟不上。

小米本来的计划是企业上市,融资来扩大产品线并提高产品技术含量,但股价的持续下跌直接击碎了小米的美梦。虽然看起来小米营业额还在增长,但小米离主营业务越来越远,不断丰富的产品线让小米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电商平台,而非科技公司。

而这种模式其实已经有人上演过,那就是凡客,而凡客的陈年当年曾多次向雷君请教怎么发展这一模式,两人亦师亦友。凡客最终没有成功,现在雷军又将小米领上了这条路,或者这种模式是雷君的执念,但愿小米能比凡客走的更远一些。

但是手机行业已经进入了寡头时代,作为主营业务的手机小米丝毫没有优势,2019年小米手机将因为缺少核心技术而进入寒冬。即使是依靠红米低价倾销来挽救了销量,但手机销售利润将进一步下滑,甚至连销量都可能下滑,因为还有魅族、联想等更具性价比的手机随时准备对小米进行围剿。

2014年我曾发过一篇文章《小米手机2014年或增长乏力》,但是2015年依然是小米手机的黄金年,一直到了2017年才出现销量大滑坡,希望这次我的预言同样滞后,让小米多获得两年的黄金发展期。

历史上的今天
一月
8
  •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19年1月8日16:36:38
  • 转载注明:https://www.savouer.com/3280.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