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简评

评论920字数 2197阅读模式

美联储》是由威廉·格雷德写的一部介绍美联储的畅销书,以故事的形式揭开美联储的神秘面纱,让普通读者也能读懂美联储,并从中学会经济学。这是出版方的宣传语概要,但我个人并不认为这本书真的是一本故事书,因为它缺少必要的趣味性,而更像一本关于美联储的野史。之所以说是野史,是因为美联储太过于神秘。会议纪要会被删除,货币政策的出台过程犹如一个黑箱,甚至是政策的出台日期和具体的内容也是会延后两个月,甚至更久才会公布于众。而公布的内容可能还是隐晦的专业术语,绝大多数人看了也不知所云。《美联储》这部书正是根据采访和美联储有关联的权力高层及美国经济学金字塔顶尖的人物,根据采访所得及有限的公开披露的资料整理而成的美联储史,是不是就是一部野史?

鉴于成书的过程,所以整部书就像一个邻家大婶在讲故事,参杂了大量的道听途说和猜想演绎,让这部枯燥的美联储史及美国上世纪八十年代经济史变得有点趣味性。但这种“长舌妇”的讲述风格让这本书正文篇幅达到了670页,显得过于拖沓冗长,且讲述过程中参杂了过多的作者评述观点,而非严谨的史实记录。但正是这种话痨风格,让这本书有了更丰满的内容,可以从中知道美联储的前世今生,可以知道自美联储诞生以来美国的经济及货币发展简史,可以知道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和八十年代两次经济危机中美国的财政及货币应对策略及思路,也可以知道美国的民主体制下美联储和联邦政府、议会之间是如何共生和斗争的,当然也可以知道经济危机及各种货币政策下美国底层老百姓受到了那些影响。

整体来说这部书还是很值得一读的,尽管严谨性一般,但系统性却很值得称赞。但这本书的翻译确实很烂,译者耿丹真不适合翻译这种偏专业的书籍,翻译的信达雅三条感觉耿丹一条都没有占。不幸的是我似乎第二次读耿丹翻译的书了,上次也吐槽过,但忘了是那本了,但肯定是经济学相关的书。以后要对耿丹翻译敬而远之,有其他译本能选绝不选她翻译的。

《美联储》虽然号称是讲述美联储历史的书,但80%以上的篇幅都是在讲保罗·沃尔克执掌美联储的八年历史,以沃尔克为主人公,渲染了他的坚韧、执着、睿智的个性,从这点看有点像沃尔克传记的味道。全书从沃尔克被任命为美联储主席开始,到沃尔克离任结束,中间穿插的讲述了美联储诞生前后的美国货币及经济史,但这只是为了让读者更全面的了解沃尔克执掌美联储的故事背景。

这本书尽管是在讲美国经济和美联储的货币魔棒,但内含的深意确是在讲述资本主义社会的根源、人性的贪婪及政治的媾和,或许这正是经济波动及美联储调控的内在本源,也是我推荐这本书的原因之一。这种思维贯穿全书,但一直很朦胧,结尾篇作者直接点明了这一主题,下面我将这部分内容摘录出来。

P669

资本主义有其缺陷所在,即不存在控制欲望的自然阀门。(语言多么别扭,这么有内涵的一句话就不能翻译的优美一些吗?)

P674

正如经济学家所说,货币是一层面纱,但它遮挡的其实是平民阶层间更深层次的政治冲突。货币问题是收人份额矛盾的政治表达,当经济增长遭到破坏,当经济一直在让希望落空,不同利益群体自然会奋起为自己日益缩减的回报做激烈的争取,为谁占据自己的份额和谁必须接受更少份额的问题争论不休。

P676

货币,原始文化中神圣的图腾,社会现实有力且神秘的表达。在由民主资本主义构成的美国文化中,货币就是一种神圣的图腾。美国人普遍信仰围绕在货币周围的科学抽象概念所定义的世俗理性主义和社会秩序。然而宗教神秘性仍然不可或缺,即可以维系信仰的神父、仪式和神圣的秘密。

如果能够理解货币的秘密,就一定能看清美国社会现实的真实本质。货币可以彰显公民秩序中妥协性的理想,其会向民主概念施加种种限制,而主权公民只能被动地接受。货币可以定义社会等级,即公民的排列顺序,某些人注定要凌驾于另一些人之上。货币可以表达文化中最深层次的渴望和痴迷,是一种令人烦躁的信仰,是一种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令拥有它的人长生不老的死物。货币是美国生活中活生生的交易,正如凡勃伦所说,它是一个要比人类痛苦、无知需求以及纤细的人类精神都更具说服力的现实。(这段翻译的多别扭)

如果将神殿的秘密摊开,货币的神秘也会无所遁形,人们将不得不直面这些事实。解除了密码的禁忌会失去说服力,美国人会看穿所有将自己束缚于一个社会的真相,即那些打着他们的利益和严肃仪式的名义而进行的交易。他们会站在那个所有自由公民都曾俯首帖耳的权威面前,他们终将要知道自已真正信仰的到底是什么。

因此,为了维系社会信仰,神秘性是必需的。知道得越多反而越苦恼,不知道这些秘密会令人感觉安心。如果说是美国人不敢窥视神殿内的秘密,那或许是因为他们不敢看穿自己的内心。

*注:上面的神殿指美联储,神父指美联储主席。

读懂了历史就等于读懂了经济,因为经济只是历史的一部分,而经济学家只不过是历史经济现象的解读者。尽管职责这么简单,但几百年来人们依然没有弄懂经济现象背后的规律,新理论不断被创造,又不断被推翻或者被证伪。人们在各种经济波动中惊慌失措,因为和他们利益相关,但又无法被认知,于是他们就信仰经济学家。但回顾过去,人们发现经济学家并不比大众高明多少,对于未来的预测准确性也大多基于运气,而不是专业性。美联储就是美国人信仰的经济神殿,美联储主席就是他们的神父,他们的信仰。

当神父走下神坛时,伴随他的有掌声,同时也有瓦砾。有人被他祝福,也有人被他诅咒。谁被赐福,谁被诅咒,仅是由于利益的妥协和政治的媾和。

本站文章授权后方可转载,请勿侵权! 如喜欢可点击分享按钮分享。
评论  0  访客  0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