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引发的对美国近年提高关税后效思考

2020年10月8日01:36:31 评论 908 3052字

今天看书第一次接触到了美国于1929年提议的《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该法案的发布直接引发了美国1929年经济危机,造成了迄今为止最为严重的经济衰退。该法案的由来是因为当时美国生产力进步巨大,但因为一战原因全球经济不景气,进而导致美国生产力进步后的商品相对过剩,而法案的目的就是通过提高关税而保护国内生产者。可以看出该法案和起始于2018年的中美贸易战高度相似,都是美国想通过提高关税而保护本国生产者,所以其导致的结果也可能会有共通性。

《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始末

该项法案由来自犹他州的共和党人、参议员里德·斯姆特和来自俄勒冈州的共和党人、众议员威尔斯·C·霍利于1929年共同发起,于1930年6月17日经胡佛总统签署成为法律。在签署前就有1028名经济学家签署了一项请愿书抵制该法案,但胡佛总统没有采纳。

该法案将20000多种的进口商品关税提升到历史最高水平,其中3200种商品关税被调高到60%以上,而此前十年大约在15%左右。

这种单方面破坏国际贸易平衡德做法马上受到了他国反制,率先对此作出反制的是加拿大,在1929年该法案还没有正式签署前就宣布将从美国进口的16种产品的关税提高三倍。而后,法国、英国、德国等超过40个国家宣布对美国的高关税进行反制,一场波及全世界的贸易战就此打响。

这场贸易战直接导致自1929年到1934年间,世界贸易规模缩水了66%。美国的进口额从1929年至1933年降了66%,而出口额则降了61%。全球贸易活跃度大大降低,经济萧条出现。道琼斯指数1932年7月跌到了41点的历史最低水平,相比1929年9月的最高点下跌了89% 。

《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引发的对美国近年提高关税后效思考

关税、贸易额和经济总量的关系

始于1929年的美国经济危机到底和《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有多大关系目前并没有定论,我没有统计数据所以就不胡诌了,但我想说说关税、贸易总额和经济总量的关系。

美国之所以出台《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就是要保护本土农业和制造业,让本土产品免收进口品冲击,从而保证国内就业及经济总量。但该法案的出台却直接将全球贸易额打掉了三分之二,让美国四处树敌。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但美国命运不济,贸易衰退和经济萎缩并发,造成叠加反应。表现有两方面:其一、出口的减少直接导致国内生产减少,对GDP直接影响大约为3%多一些;其二、关税增高导致国内相应商品价格增高,从而导致消费不足,最终导致经济循环不足。但这一点无法测算,所以只能定性分析。

鉴于这一分析,我对美国现有的关于对《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时期经济数据分析,并得出经济下行与关税水平并没有统计学上的关联的说法持反对态度。

对外贸易依存度越高国家受外贸波动影响越大

1929年美国约占全球贸易的16.7%,其自身的对外贸易依存度约为9.5%,而到了2018年美国约占全球贸易的10.87%,其自身的对外贸易依存度约为20.9% 。由数据可以看出,美国现在的外贸依存度明显比1929年要高,所以对外贸易的波动对其经济影响也将更大,这是经济学的基本规律。但反映在2018年至今的美国经济中就比较复杂,因为当年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在对抗美国,而现在则只有特定国家,并且这次美国加税也不像《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时那么疯狂。

插个题外话,2018年中国对外货物贸易继续超过美国,这是自2013年以来的第六年,仅对外贸易而言中国似乎比美国对全球其他国家更为重要。这或许就是中美贸易战的一个原因,美国不想被超越,也不想失去王者之位。

2018年以来的关税壁垒对美国经济影响

2018年以来美国不仅提高了对中国商品的关税,也提高了部分欧洲伙伴的关税,只是对中国关税范围较广而已。两年来美国提高关税应该已经反映在经济数据中了,2019年美国CPI 1.81%,GDP增速2.3%。对外货物贸易额41435.8亿美元,比上年下降1.5%。其中,出口16451.7亿美元,下降1.2%;进口24984.0亿美元,下降1.7% 。通过这组数据可以看出,美国2019年经济数据基本上没有出现大变动,可见起始于2018年的提关税并没有引发《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那么强的后果。

这似乎和上面的分析相矛盾,因为通过数据可以得知在经济上美国现在比以前更加依赖他国,提高关税应该出现更加剧烈的经济反应才对。再结合2019年的数据看,美国进口下降比例高于出口下降比例0.5%,由此可见美国提高关税保护本国产业的目的是略微实现了。同时也说明了美国确实站在经济食物链最顶端,他们的商品对于其他国家可能是不可替代,所以即使提高关税也没有明显影响其销量。

2020年的变数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美国经济处于高速衰退之中,GDP第一季度实际下降4.8%,第二季度下降32.9%,第三季度依然很不妙,但目前还没有相关数据。对外贸易美国今年也同样比较惨淡,1-6月累计同比下降14.1%。货物进出口总值为17917.43美元,同比下降14.1%。其中,货物出口总值为6871.26亿美元,同比下降16.5%;货物进口总值11100.17亿美元,同比下降12.6% 。由这组数据可以看出今年前6个月美国出口衰退更明显,这给美国带来了严重的失业问题,截止目前并没有数据说明美国经济出现明显好转,而疫情还在加剧,连总统特朗普都被确诊。

2020年美国经济大衰退除了新冠疫情影响外,有没有从2018年以来提高关税的效果累积释放原因?我认为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就如同1929年美国经济受其他影响开始衰退一样,而叠加的提高关税增册也高度相似,两者相聚会不会重演《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故事?我认为可能不会那么惨,但美国经济,甚至是全球经济从今年开始走入下行通道已经是事实。而经济一旦走上下行通道就很难马上逆转,因为下行趋势本身就是一个循环,经济规模越循环越小,直到改变这一趋势。

但今明年似乎看不到这种大利好,除非美国低下它高傲的头颅,重启全球自由贸易,并承担起它经济引领者的责任。我猜测特朗普会说“不”,如果拜登当选可能也说“不”。纵观历次经济危机,每个国家的经济诉求不同,就像人本质自私一样,最终都会选择毁灭经济的方向,全球齐心协力统一号令只是一种美好愿望。

结语:

本文仅是因我读到《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而产生的联想,文中虽然提到了新冠疫情、中美贸易战、美国大选等事情,但这些都不是本文关注的重点。以古鉴今,我只是希望通过学习来增强对经济的判断力,而文中的其他事件只是为了解释我对经济的分析,绕过则推理残缺。才疏学浅,所以对大题材驾驭力不从心;且缺少必要的数据,所以只能肤浅的定性推理。

数据的缺乏源于两点,一是网上资料不全,重复较多,错误较多,且没有经过梳理,都是搬运而来;二是我个人态度问题,仅将经济学当做爱好,和做学问的人完全不同,所以也无暇整理。


①根据美国1929年GDP总量1036亿和出口54亿美元,及1934年较1929年出口下降61%推算而得,当然这是基于1929年GDP的结果,如果基于1934年GDP 660亿美元那影响则更大。

②根据注释美国1929年GDP总量1036亿、出口54亿美元和进口44亿美元计算所得,但目前找不到准确的统计数据,GDP总量和贸易额来自不同的文献。但可以肯定的是上面两组数据都不是当期值,而是相对值,但不能确定两组数据采用的基年是否都是2000年,我猜测是,但不肯定。

③根据世界贸易组织《全球贸易数据与展望》报告中提及的美国2018年对外贸易额4.278万亿美元及当年美国20.5万亿美元GDP测算。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0月8日01:36:31
  •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夜未央、并保留原文名称及链接,谢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