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SONY随身听

2014年8月31日11:35:54 评论 232

今天在网上浏览安卓手机,看了雨后春笋般的国产品牌主力机型,硬件配置十分的接近,外观设计也大致相同,开始觉得难以抉择,后来便开始觉得索然无味,没有一款能够打动心灵,看多了就觉得他们都是一个塑料和金属组合的方块。索然之余又浏览论坛,坛子里有人推荐SONY的手机,于是突然又想起了SONY,那个记忆深处的的品牌。

对于SONY的了解始于大学,在大学以前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一般,且周围的人都不是特别富有,因此每家的电器都不是很多,而且有的也基本上都是国产品牌。那时唯一见过的SONY产品便是一台录像机,但那时的录像机不是一般的金贵,真可谓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我与它的缘分便只能是远远的贪婪的看了几眼。对SONY的印象便和录像机的神秘感一同留在了我的记忆中,觉得它绝对是一个高端有内涵的品牌,也许这也是人一种普遍的心理,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存在敬畏。

随身听的流行其实从我上初中已经开始了,但初中时能够消费的随身听只是几十元的国产货,因为没有比较对于音质没有一点概念,那时大家的追求就是小巧、外形酷、再加上有外放,尤其是有外放很被看重。十几岁的时候很是幼稚,那时觉得有个随身听就是很骄傲的事,尤其是边骑自行车边听或者课间在教室里打开外放声音很大的听,不是因为想炫耀,而是想引起关注。这种心态也许和有些同学喜欢课间偷偷的吸一根烟,老师来了马上掐了,更有技术高超直接把烟吞进嘴巴里去,老师不注意时舌头一卷烟又会被卷出来而从来不会烧着舌头。还有同学总喜欢大家,无论打输打赢都很开心,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一直都在战斗,是纯粹的斗士。之所以说是斗士,是因为他们打架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只是为了打架而打架,而打架的理由通常都是“看你不顺眼”,而不顺眼的对象基本上都是斗士。

我上中学时一直很老实,没有任何不良爱好,甚至可以说连喜好都很少,如果现在想的话最大的喜好也许就是看小说。那时的小说都是租来的,5毛钱一天,现在想来好像很便宜,但那时却是一笔很大的支出,因为每个月的生活费才几十元而已,这还是连同吃饭算在一起的。而那时的金庸小说则是租借的最大热门,学校门口的每家书店都有,而且都有两套以上,白天上课偷偷看,晚上自习也偷偷看,晚上熄灯后大家又开始讨论。从早到晚都沉迷在金庸的世界里,也许金庸的世界比现实世界更完美,也许金庸的世界比现实中距离梦想更接近,也许金庸的世界里才有另一个自己,虽然冒着很大的风险,但依然在老师眼皮底下偷看。现在回想很奇怪,为了什么现实中大家的性格差异那么大,但在金庸的世界里大家的理想人物却是出奇的一致,都觉得自己应该是郭靖。也许正印证了金庸的武侠哲学,“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必然有争斗”,虽然那些斗士同学让人很不安心,但是他们的内心深处却一直向往着郭靖式的大侠。尽管他们也时不时的给别人带来麻烦,但他们的内心深处却从来没有明确的目的要去做一个坏人,欧阳锋同样也是他们所厌恶的。现在回想,如果这个现实的社会依然有大侠的话,他们肯定比我更接近,因为他们比我更敢于付诸内心的想法,更果决的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记得有一个斗士同学很喜欢战斗,而他每次出手前总喜欢唱一句“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该出手时就出手”,而我却只能在随身听里欣赏这种侠情。

我的第一个随身听是初三的时候买的,记得大约70元左右,相当于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买了以后紧张了很久,因为怕被家里人说。那个随身听是什么牌子已经不记得了,也许根本就没有牌子,现在想想很有可能是深圳或者广州或者珠海造的。基本上用了一年就坏了,坏了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尝试修好它,但最终还是失败了。现在回想其实是那时候太无知,电子产品坏了很难靠机械的方式去修好它,而我还是什么都不懂的盲目性的尝试,希望运气会把它修好。虽然随身听没有修好,但那个时段自己的动手能力还是很强的,曾经修好过闹钟和收音机,还有家里的一些小东西,比如鼓风机。

大学也许是人生的一次割裂,从眼界到观念,从物质到精神,从理想到人生无一不是。这种割裂不仅表现自自己身上,上学前的懵懂到上学后的青涩,从上学前的江湖世界到上学后的现实世界;同时也表现在同学身上,上大学的同学似乎回到了现实,而没有上大学的同学却还生活在他们的江湖,只是他们有了各自的江湖,有人成了打铁的曲灵风,有人成了亡命江湖的陈玄风,但大家却都离郭靖越来越远,也许这个社会就是一个没有大侠的社会。

大学依然流行随身听,同时也流行BP机,但不同的是随身听基本上属于标配,人手一个,而BP机则属于奢侈品,只有高帅富才能拥有。虽然同属于标准配置,但这个标准确是有差别的,有人用国产的随身听,有人用爱华的随身听,有人用SONY的随身听,当然SONY绝对属于奢侈品,起码对我来说。

“登黄山而天下无山”,听了SONY世界上便没有随身听了,有的话也只能叫SONY。当时SONY有一款很薄的随身听,比磁带大不了多少,用口香糖电池,那款是大多数人梦想中的神器。但它却注定和我无缘,记得那时的价格是1200元,而我的生活费每月才500元。也许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存在便是不曾拥有,直到现在我都有一缕想收藏它的欲望,可惜已经无从寻觅。

与口香糖无缘便退而求其次,我的目光转移大了SONY的另一款,个头比口香糖大一些,只能用5号电池,但功能差不多。一直扣生活费,终于在大二的第二个学期入手了一个二手的,花了260元,那时也很肉疼。现在才明白,那时所谓的二手就是日本淘汰的电子垃圾被分拣回来的,别人弃之如敝履,我却视之如珍宝。我想那时国家因该和我一样穷囧,但不知道国家收回这些电子垃圾的时候是否也同我一般的喜悦。

这个随身听一直陪我到大学毕业,基本上是每天都听,但却一直没有毛病,而且也没有出现如国产机器所谓的磁头老化的问题。大学毕业后随身听便留在了家里,因为那时已经有了MP3。若干年后,需要搬家,东西实在太多,而随身听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便送给了亲戚家的小孩当玩具。但送的时候却很是舍不得,虽然对自己已经没有用,但我却明白送出的将是一段记忆

后来生活越来越好,电池产品也是一茬一茬的换,就如同买鞋子,只要合脚就买,穿旧了就成了敝履,已经没有了过多的思考。手机虽然成了随身听之后伴随我时间最多的电子产品,但是他却没有随身听那种朋友般的情感,仅为一个物品而已,唯因挚爱难觅。原因是手机换的太快,基本上一两年就换一个,但手机品牌却比手机换的更快,走马灯似的一波又一波,还没有熟悉就已经成了昨日黄花,连往日的大众情人诺基亚和摩托罗拉都已珠黄。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SONY依然在哪灯火阑珊处;但时移境迁,物是人非,SONY已经不是从前的伊人。

不知是我变了还是SONY变了,或者说是SONY变了还是生活变了,总之属于他的那份牵挂已经不再,他已迷失在众多品牌中。

或许是拥有的太多,或许是拥有的太容易,当牵挂一个个失却时我是否还是原来的我,迷失的是SONY随身听还是已经不可追回的那个自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争斗,有争斗就必然有大侠,但那个江湖却不一定是你的江湖,也许你已经错过,只能沦落为一个看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