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新合同”是杀鸡取卵 对网文创作伤害深远

2020年5月5日21:27:56 评论 3,524 3593字

近日阅文换帅,然后推出“新合同”引发网文创作者抵触及媒体声讨。然后阅文开始解释说网上流传的合同是19年9月推出的,并非新领导层推出,但这一解释只是给阅文得领导层洗白,并没有说明白“形同卖身契”的新合同形成原因及后续改正的措施。显然阅文是在避重就轻,将公众目光引导偏离事件的本身。

阅文新合同重点内容

先简单回顾下约为“新合同”的争议所在:

1、阅文要求作者需要“无条件将所有版权交给阅文,甲方运营版权无需乙方同意,且不予分配利益”;

2、“作品免费发布会视作对作品的推广手段,不是侵权”;

3、“甲方有权运营乙方的各种社交账号”;

4、“阅文拥有完本一年后发布作品的优先权”;

5、“和第三方发生版权纠纷时,乙方必须全力协助甲方。所产生的相关费用乙方承担”;

看完上面列举的条款很容易看出这是一份霸王条款合同,明显的店大欺客,网文创作者只有权选择签或不签,而没有权对自己的作品版权进行谈判或其他运营。而此前网文平台基本上是给创作者提供平台,用户付费订阅,然后平台和创作者五五分账,如果遇到影视剧购买版权等情况需要平台和创作者协商,然后将作品版权授权给第三方使用,而现在新合同中则剥夺了创作者对作品其他收益分配权。

阅文新合同和原来行业旧模式的异同

合同条款变更前后的区别请看下面两张图,可以更直观的看出其中的差异。

阅文“新合同”是杀鸡取卵 对网文创作伤害深远

网文平台旧分成方法(传统方法)

阅文“新合同”是杀鸡取卵 对网文创作伤害深远

阅文新合同分成方法

由上面两张图可以直观的看出,在阅文新方法下创作者收益将更少,而且还要承担版权纠纷相关的费用。同时创作者的社交账号要让平台来运营,这对于作者来说是隐私权的出让,而不仅仅是著作权后面的收益权的出让。简单说就是阅文通过提供平台给创作者,使创作者获得了订阅分成和道具收入分成(打赏的变种),以及出版发行的收益分成;但其他改变及授权收益都需要让读给阅文,同时创作者还要让渡自己社交账号的运营权限。

为什么阅文要出这样一个霸王合同?

其实阅文出这个霸王合同只是为了利益之争,而对创作者社交账号的隐私一点兴趣也没有。为什么这样说?先看下下面一组数据。

2017年阅文付费阅读用户1110万,2019年降到了980万;2017年的付费阅读收入34.21亿,2019年的付费阅读收入37.1亿。由数据可以看出阅文的付费用户两年来不但没有增加,还减少了,至于减少的原因我猜测可能是现在各大手机品牌推出自己的付费阅读分流了用户。虽然阅文的付费阅读用户数有所减少,但收入却有小幅增加(其实2019年阅文付费阅读收入相比2018年已经轻微下滑),但增加额微乎其微。

与付费阅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阅文版权运营收入大幅增长,从2017年的3.66亿暴增到2019年的44.23亿,版权运营收入远远高于付费阅读收入。在可遇见的几年里影视改编及游戏改编等版权运营收入必然大增,这也将是阅文等在线阅读平台盈利的主要方向,所以阅文要将版权运营收入握在自己手里。

再说一组数据,阅文目前有810万签约作者,和上面说的980万付费阅读用户数对比下就可以发现两者差不多,也就是说平均下来基本上一个作者对应一个付费用户。阅文的每个付费用户每年平均愿意在付费阅读上花多少钱?用上面给出付费阅读收入和付费用户数除下就可以得出为378.6元。假设所有的收入都是平台和创作者五五分成,那么阅文的签约用户人均年收入不足200元。

与付费阅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无论游戏改编还是影视剧改编版权授权费用都是以千万计,因此阅文霸王合同的真实目的其实是用买810万根草绳的钱,来买拴在其中几千根草绳上的牛。为什么这样说,原因是阅文的签约作者虽然号称810万,但真正能够具有改编价值的写手最多不过几千人,甚至只有几百人。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要问了,难道这些“有牛”的写手不知道他们自己有牛吗?为什么要把牛当作牵牛的草绳卖给阅文?其实这个问题也很简单,当腾讯入驻阅文后,腾讯的影视和游戏也跟着来了,卖牛的和买牛的都是腾讯,所以你得绳子上有没有牛是阅文说了算,而不是自己说了算。几千根草绳大概率会拴着牛,但牛只有几十头,写手能赌牛绝对会被拴到自己的绳子上?

所以在这场博弈中写手是没有议价权的,不要以为阅文这样玩大V转到其他平台就能摆脱被剥削,我可以断言要不了两三年其他大平台都会走向这种趋势。而小平台可能会为了吸引大V而提高他们的分成,但问题是小平台付费用户太少,水浅养不了大鱼。

阅文为什么要杀鸡取卵

目前绝大多数网文作者的主要收入是付费用户订阅,头部写手的主要收入可能会是付费订阅分成+打赏分成+版权分成三部分,而在这三部分中版权收入可能会超过前两部分。对于非头部写手虽然目前不会有版权收入,但是这是他们写作的目标或者是源动力,这也是很多写手兼职写作的原因。而阅文新合同的出台等于断了他们的希望,让目前还不是头部写手的那些人彻底失去了版权运营收入的希望,从而让他们将收入目标全部放在付费订阅分成和打赏上。

网文之所以质量低劣很大原因就是这种按字数计费的付酬方式,写手写的越长则获得的收入越多,所以网文基本上又臭又长。现在阅文的新合同等于加强了这种按字数计酬的激励强度,可以预见的是如果阅文以后坚持按照这种模式和写手签约,那么网文都将会更加拖沓冗长。

目前的网文基本上只适合中学生到刚入社会的青年人来看,如果质量进一步降低的话可能部分成年人都将“脱坑”。

阅文集团2019年毛利润为36.9亿元,净利润为11.1亿元,而当年的版权运营收入为44.23亿元,由此可见如果没有版权运营收入那么阅文将是巨亏的。

在线阅读平台刚建立时都是期望通过付费阅读来盈利的,但是市场培育了20年依然没有养成付费阅读的用户群,如果仅靠付费阅读收入那么平台将持续亏损。所以阅文将盈利目标变更为版权运营,而将原本的付费阅读部分变成了免费阅读,而免费阅读的目的只是为了吸引IP,或者说是为了“免费推广”。而在这个过程中最恐怖的地方在于阅文将写手的文章由付费专为免费不需要写手本人同意,在这种模式下写手的收入从何而来?

所以有写手说这样的话他们就变成了阅文的”奴隶“,免费为阅文打工,而阅文解释说通过免费引流后作品会有更多的读者,基数大了会付费的用户自然就会多。但问题的本质在于在线阅读的人数基本是固定的,他们每天阅读的时间也基本是固定的,他们愿意为付费阅读付费的预期金额也是固定的。并不会因为免费而多出用户,也不会因为免费现有用户就延长阅读时间,也不会因为免费就会让原本不原因付费的用户养成付费的习惯;所以说免费只能让原本付费的用户不原因再付费,让原本付费订阅的用户转到其他免费作品上去。

但是免费阅读对阅文绝对是有利的,因为可以增加优质内容的阅读量,让读者进一步向优质作品或阅文培养的作品集中,这样阅文更容易打造具有IP开发价值的作品。而有了这些作品阅文则方便进一步通过版权运营来提高收入,从而将平台盈利的方向转变。

但这么做就是杀鸡取卵,写手的收入降低必然导致写手数量的减少,总数量的减少必然导致优质写手的减少;与此同时还在坚持的写手必然因为预期收入的减少而将网文越写越冗长,从而降低读者付费阅读的欲望,进一步降低平台付费阅读的收入。两个因素综合作用下必然导致付费阅读总收入进一步下降和写手数量进一步减少,结果就是网文市场走向衰落,其实目前已经出现了这种趋势,近几年已经很难看到大神级的新作。看看网上的各个网文排行榜,位列前十的基本上都是十年前的作品,甚至很多是网文的开山之作,这一现象很值得网文平台思考。

网文的生存之本是版权保护

网文平台的建立动机是付费阅读,而付费阅读的生存之本是版权保护,没有版权保护基本上无法实现付费阅读。再好的内容只要发表就立马会被复制,即使采用各种防盗手段也没有用,即使将文字变成图片也难以阻挡OCR的秒识别,将文字变成语音也难以阻挡人工智能加持的语音转文字。

原来网文平台为了培养付费阅读用户一直在防盗和反盗版,但是坚持20年后他们也觉得这是徒劳的,于是干脆放弃了文字的版权保护,甚至是纵容盗版。为什么要纵容盗版?其实就是为了获得IP。如果一本小说只能付费阅读,那么读者数量最多可能只有几百万,这离IP贩卖的数量远远不够,而如果盗版盛行,那么读者数量可能以千万计。反正网文平台目前的盈利重点在IP贩卖,为什么还要保护版权呢?

网文平台已经走到了他们自己原来的对立面,原来他们和所有写手需求一致,但现在只和头部写手诉求一致。所有写手是土壤,而头部写手只是生长在土壤上的乔木,现在平台干的事是在破坏土壤而让乔木生长的更快速,显然这是在舍本逐末。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5月5日21:27:56
  •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夜未央、并保留原文名称及链接,谢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