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对猪肉价格进行定点限量限价销售 对猪肉价格上涨无异于扬汤止沸

2019年9月1日19:48:27 评论 538 3079字

从进入2019年以来我国农产品价格就一路走高,蔬菜、水果、鸡蛋、猪肉等都较往年出现了明显的涨幅,尤其是水果和猪肉几乎是翻倍式的上涨。对于年初水果和蔬菜的上涨有关部门解释为季节性原因,等应季水果和蔬菜上市后价格自然会回落,但是到了7月份统计结果出来这两种商品价格依然远高于去年同期。而且媒体从批发市场上调查的价格涨幅比国家统计局数据涨幅更为明显,当然这也可能是国家统计局调查的是全国,而媒体只是个别城市部分市场取样的原因。

对于8月份农产品物价是否还继续上涨目前还没有国家统计局数据,因此不敢胡乱猜测,但7月份以前数据我在另一篇文章中有分享国家统计局数据,有兴趣的话可以点击阅读。《肉蛋价格涨幅明显 CPI为什么涨幅微弱》

上面这篇文章主要讲了为什么肉蛋价格涨幅明显而CPI涨幅微弱的问题,其实概括下就一句话,在我国统计的一揽子商品中农产品占得比重较低,且影响权重较低,因此其价格上涨对CPI影响有限。

但是对于水果蔬菜价格上涨我注意到一个比较值得关注的现象,今年北京西瓜一直维持在1元以上,其中8月份宁夏西瓜价格在1.5-2元之间,而在8月份我在电视上看到宁夏戈壁上种的大西瓜0.3元没有瓜贩去收,甚至于瓜农愿意0.25元卖也没有人去收。而这一价格和2016年差不多(网络上看的相关新闻,非官方数据),但2016年北京宁夏西瓜1元左右就可以买到,为什么三年时间北京相同的西瓜能涨这么多钱,而瓜农地里的收购价基本上没有变?

简单的来说可能是三点原因,1、北京在2017年后就疏解了很多非首都核心功能,批发市场、农贸市场都在此列,现在买水果基本上都是超市,这提高了水果蔬菜中房租的成本。况且这几年租金一直以较快速度在增长,因此这部分成本转嫁到水果蔬菜中导致了这些商品价格的上涨。2、人工成本的上涨,这几年我国人均收入涨幅明显,而这部分成本的上涨也转嫁到了商品售价中。3、物流成本的上涨,蔬菜水果这种农产品中运输成本占总成本比例较大,因此物流成本的上涨对最终售价影响较大。

当然天气、国际局势、甚至是消费者偏好等都会影响最终的产品售价,但我今天想说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南宁对于猪肉价格定点限价限量销售的行为是否会抑制猪肉价格上涨的问题。

对于猪肉价格上涨的问题我在上面那篇文章中也有提及,而且有第三方的统计数据,应该比较准确,下面将这一组数据再次分享出来,需要说明下,下面的数据为生猪价格,而非猪肉价格。

2018年7月—2019年7月生猪价格单价(数据来源新牧网)

由上表可以看出2019年7月生猪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了快50%,反应到猪肉价格上基本上也有差不多涨幅,而到了8月份这种上涨趋势并没有放缓的趋势,因此多地开始干预猪肉价格。

例如,四川省政府8月26日就在官网发布消息《“猪九条”来了!四川15个部门联合出台通知促生猪生产保市场供应》,四川省农业农村厅、省发改委、省经信厅、省公安厅、省财政厅、省自然资源厅、省生态环境厅、省交通厅、省住建厅、省商务厅、省市场监管局、省林草局和成都海关、人行成都分行、银保监委四川监管局等15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全省促进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九条措施。而广东、福建、湖南、江苏等省份也都有相关措施出台。

与上面这些省份从大政方针上保障生猪供应,确保猪肉价格稳定的做法不同,广西南宁采取了一个更加快速的方法,那就是直接销售限价猪肉。

南宁限价猪肉销售点

据报道,南宁市发展改革委印发了《南宁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实行猪肉价格临时干预的通知》,决定自今日起实施猪肉价格临时干预措施,每天上午9时起,在10个市场设定点摊位,限量限价销售猪肉。

具体销售方法为每日上午9时起,在青秀区麻村农贸市场、华园农贸市场等10个市场设立定点摊位,以低于前10日市场均价10%以上的价格,限量向市民销售精瘦肉、前后腿肉、五花肉和排骨,每位消费者每日限购2斤。每个摊位每天限售一头猪。

据百度百科数据,南宁市2019年有757万人口,我国人均猪肉消耗年约41公斤,平均每日0.11公斤,按这一数据计算南宁市每天需要消耗83万斤猪肉。而南宁市每天限量限价销售十头猪,养猪场的生猪屠宰后每头大约可得140斤含骨猪肉,十头猪共计1400斤猪肉,仅相当于南宁市日均猪肉需求的1.6‰,这么小的限价供应能够稳定猪肉市场价格吗?我个人觉得和大型商超每日特价供应30斤鸡蛋的效果差不多,其宣传意义可能远大于对价格的实际影响。

当然很多人可能会说即使是每天限价供应1400斤猪肉也比其他城市没有限价供应的好的多,起码给市民办了实事。但我的观点却刚好和这种观点相反,因为这个决策的成本可能要远远大于这一决策给市民带来的实惠。

按照每斤猪肉20元价格计(这个价格已经很高了,相信南宁的猪肉价格应该低于这一价格),限价低于市场价10%,也就是2元,每天1400斤猪肉可以总共低于市场价2800元。但是在这一政策决策时需要多个部门联合决策,而这就需要大家开会讨论这件事,参与的部门越多决策成本就越高,具体就不说了,全部猜测的数据没有任何意义,但需要说明的是任何政府决策都是集体决策,都是有成本的,不是领导一拍脑子就能开始执行。

说完决策成本再说执行成本,猪肉要分十个点投放,每个点一头猪,在销售环节肯定需要专人跟进,防止限价猪肉投放环节出问题,而这种跟进也是有成本的。同时猪肉限价部分肯定不是肉贩承担的,而是政府承担的,政府承担无疑两个渠道,一个是财政补贴,另一个是给予肉贩其他优惠措施。如果是政府补贴则等于拿全市纳税人的钱不贴了部分排队买肉的人,而给予肉贩税收、房租等优惠其实也差不多道理。

最后分析的结果是很可能是政府拿纳税人的钱补贴了少部分排队卖肉的人,但同时支出了政府决策费用和后期执行的跟踪监督费用,这件事情对政府来说本身是不经济的。这么小的投放量也不可能稳定整个南宁市的猪肉价格,如果要说有意义,那唯一的意义可能是原来因为10%价格而吃不起猪肉,但有时间排队的人现在能吃得上猪肉了。但这样却对于那些同样很穷,吃不起猪肉,但也不喜欢吃猪肉的人,或没有时间排队的人不公平,因为他们同样很穷,但却没有享受到政府的补贴。

因此说南宁市政府的猪肉补贴计划对于市民并不公平,对于抑制猪肉价格上涨也不效率,甚至可能没有效果,所以说这是一件扬汤止沸的事情。

至于解决猪肉价格上涨这件事,我个人认为鼓励大型企业规模化养猪,增加生猪投放量才是根本之道。至于为什么今年生猪会如此少,见诸媒体较多的报道是非洲猪瘟肆虐,我认为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从去年开始很多省份都关闭了小型养猪场,因为这些小型养猪场环保设施不达标,会污染环境,而大型养猪场的存栏量又没有跟上,导致市场上生猪供应减少。

据农村农业部数据显示,截止至2019年6月我国生猪存栏量为25560.9万头。能繁母猪存栏量同样持续下滑,从2011年的4928万头下降至2018年的3158.5万头,2019年6月我国能繁母猪存栏量为2511.3万头。

2019年上半年我国猪肉进口量较去年同期有所增加,但却一直无法抑制猪肉价格较快增长的事实,可以预见的是短期内我国猪肉价格还将维持在高位。要想猪肉价格真正的降下来,那么只有生猪存栏量恢复到2016或者2017年的水平才能发挥市场作用,价格逐渐趋于正常。

  •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19年9月1日19:48:27
  • 转载注明:https://www.savouer.com/4340.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