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冬

2014年2月14日16:13:47 评论 527

刚刚过去的2013年是个暖冬,到年底了北京白天还有十几度,和春天的感觉差不多,具有关部门报导这是自有气象记录以来最暖和的一个冬天,对于这种说法我无从考证,因为每年都要经历一些自记录以来的“最”和“百年一遇”或者“千年一遇”,对于我区区三十几年的生活经历来说这种一遇是多么的难求,但是却让我遇上了如此之多。不去考证有关部门的说法,就我在北京生活的这十年而言,2013年的冬天确实是最暖和的一个冬天,以致使大多数人都忘记了冬的存在,依然穿着秋装过冬。

2013年的冬不但暖和,而且干燥,一个冬天北京都没有飘一个雪花,当然有可能气象观测员会观测到零星的雪花,但以老百姓这种雪花飘到眼前才算看到的标准来看确实是没有的。不知道暖和和降水是不是有必然的联系,是不是因为没有降水才暖和,还是因为暖和才没有降水,气象学家没有说,我们也不得而知。但是根据生活经验来说,降水多了大概会冷一些,俗语有一场秋雨一场凉的说法,虽然没有说冬雪,但推理下应该也差不多。

2014年的雪来的有些突兀,虽然期盼了一个冬天,但当春节后突然降了一场雪,温度从白天最高十几度降到零度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没有适应过来,一夜之间仿佛又从春天回到了冬天。其实冬只是回到了他本来的面目,没有零下十几度还叫什么三九天,还叫什么北方的冬。在突然来临的寒冷面前人们惊慌失措,似乎年的喜庆都被冻得支离破碎,大街上的行人稀稀拉拉,都窝在家里不敢出来。人总是很容易适应一种环境,即使这种环境是不正常的,当突然从不正常回归到正常时反而会惊惶,就像从黑暗中突然来到光明中的人害怕阳光一样。

有人曾研究过,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在一个新的环境中生活三天便适应了这种环境,即使这种环境是恶劣的,如果生活的再久就会依恋这种环境,就像有人生活在原始森林过着野人般的生活而不愿回归文明社会,有人被绑架时间久了习惯和绑匪生活而不愿回家。人就是这样容易适应外部的环境,即使环境是恶劣的或者是错误的,一旦适应就将对错颠倒,原来的对变成了错,原来的错变成了对。因此对于当事者来说,不存在绝对的对错,而只存在适应当时环境的对错;而对于旁观者来说对错是站在旁观者立场上的对错;对于社会大众来说对错则是站在社会大多数人的立场和环境中的对错。因此拿自己的对错标准去评判另外一个人是不准确的,你的对不一定是他的对,就像你的欢乐不是他的欢乐一样。

但是现实中人们却习惯于用自己的标准评判别人的对错,久而就这便形成了社会的排异,也许自从人类有了组织以来就一直如此。原始社会异己会被驱逐,封建社会异己会被杀戮,文明社会异己会被隔离或逮捕。总之组织者总是在营造一种大众的价值观,或者说是让大众适应自己营造的一种价值观,对于不能接受或者破坏者给予坚决的打击,唯恐这种价值观分崩离析。久而久之大多数人便适应这种价值观,或者表面上伪装适应这种价值观,就像和尚背地里吃肉还要口口声声的说酒肉穿肠过,我佛心中留一样。既然吃肉和成佛没有必然的联系为什么还要禁止和尚吃肉?我想大约是早期在中国传播佛教的那些人不喜欢吃肉,而后代弟子便以为想成佛就不能吃肉,久而久之便成了规矩,其实佛教刚传入中国的时候教徒是可以吃肉的。虽然吃肉对于别人没有什么危害,但是当一个佛教徒吃肉被别的教徒发现时便成了公敌,原因便是他破坏了规矩,至于规矩的对错则没有人去思考,也没有人有能力和魄力去修改,法祖宗法总是对的。

如果想改变社会的普世价值观或者规则便需要挑战,成功了名为顺天命,革命或改革,失败了便名为谋逆反叛或者异党。历史总是由胜利者谱写的,所以胜利者的价值观总是对的,而失败者总是错的,也许多经历一个轮回,到了失败者的继承者再胜利时,原来的胜利者便成了错的,而原来的失败者便成了对的。以当前大众的价值观去评判过去的或者将来的事情都是不客观的。项羽很嗜杀、动辄屠城,也很野蛮、一把火把积累着天下无数珍奇与千万能工巧匠的心血之作——阿房宫付之一炬,但是还是被大多数人思念“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站在今天的立场上去想想,假如项羽当了皇帝,能比秦二世更仁慈吗,百姓的日子能更好过吗?一个嗜杀、自我又不爱物的人当了皇帝会是怎样一个社会?

2013确实有一个暖冬,一年内16名省部级官员“落马”,近2万名公职人员被处理,每次都使人多见到一丝光明。但是有一部分人却觉得2013年的冬是寒冷的,香烟不好卖、好酒不好卖、饭店没生意、鲍鱼降了价、娱乐场所生意不好、名牌放下了身价、有礼送不出、办事效率高了不适应等等抱怨迎面扑来,躲闪都躲闪不及。也许在被盘剥和压榨中生存的久了,突然有了点改变便无法适应,以至于诚惶诚恐,万一哪天贪官灭绝了大家该怎么生活呢?这些人就如同被绑匪绑架,后来习惯了和绑匪生活在一起,哪天突然绑匪被抓获而被绑架者却无所适从一样。一个绑匪的时候大家回去劝说被绑架者回归原来的主流生活,但当绑架者和被绑架者都是万万的时候 ,便没有人去劝说获救者了,因为大家觉得获救者是个另类,大家都被绑架,凭什么你自由?大家都送礼,凭什么你不送礼就办事?于是不送礼的便被迫送礼,不收礼的被迫收礼,送礼和收礼便成了主流价值观,以至于有人当官狠命贪污,被抓后才吐露自己生活其实很简朴,贪污的钱都在银行,没有乱花也没有转移,贪污只是为了适应规矩。改革改革,改了几十年,但却一直没有革掉一些人的命,原因就是少部分官想革大部分官的命,怎么革法?非主流要革主流的命?

习主席夫人随访俄罗斯使得国产服饰品牌走红,习主席吃庆丰包子使得中国快餐走红,他们所做的不是大喊口号要革命,而是先改变大家的普世价值观,以勤俭节约为美,以骄奢淫逸为耻,改变大家的对错观才是改革的基础。如果改革者自己大喊艰苦奋斗,而自己却以权谋利,干几年卷几亿几十亿直接移民他国了,这样的改革者如何能革他人的命?只能作为继任者的榜样,“看,改革就应该这样,改了自己的国籍,革了自己的罪“。东施效颦为大家所耻笑,岂不知效颦者并非东施一人,中国从古到今都以女子柔弱为美,一说美女肯定是娇滴滴的小美人,从来不说“看,多么漂亮的一个女丈夫呀!”所以说效颦其错不在东施,而是西施太美,连皱眉都惹人模仿,作为公众人物应该有他的责任,在大众眼里能把她的病态看做是一种美,那么她就应该少表现出这种美来,要不社会便会变成这种病态。东施效颦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3年经济增长率为7.7%,达到了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数字听起来也很温暖,但是这缕阳光却没有照到我,我的感受则是2013年是过去五年来最为艰难的一年,也许我处在阴暗的角落,被阳光给抛弃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