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世界

2022年10月13日2772字数 1457阅读模式

梦中诞生了一个新世界,男人的世界里只有黑和白,女人的世界里只有灰。这种认知是与生俱来的,尽管男人和女人都努力想了解彼此眼中的世界,但这种努力只能存在于想象的意识中,而不能存在于视觉的客观中。

梦中我的思维化作一个正在做梦的女王,在她的梦中她想努力建造一个黑色的世界,纯黑的,不参杂一丝白和灰的黑色世界。但是因为对黑的天生认知缺陷,所以她只能在梦中见到纯黑的世界。但她又很清楚的知道随着自己的梦醒纯黑的世界会消失,她又会回到灰色的世界,于是她想努力保持自己的黑色美梦不醒。这种状态下她会认知一个她原来陌生的世界,尽管这个世界只存在于她的想象中,并不是真正的黑色世界。世界黑的越纯粹,她越想保持,于是她越紧张于梦醒。

在她的焦灼中我梦醒了,但迷糊中我感觉我打碎了她的梦,她的世界,内疚油然而生。于是想马上再次入梦,以还她的世界,她的梦。但却越来越清醒,越来越难以入睡,于是内心越来越焦灼。

终于彻底清醒了,看时间才凌晨两点半。

 

清醒以后思索,假如真存在一个男人和女人认知不同的世界,男人看到的只有黑和白,女人看到的只有灰,那么这个世界能否存在下去?

男人的黑白世界是真正的黑白世界,非黑即白,没有中间态。任何事物都是完整的单一个体,不存在中间态的过度,因此不存在幻觉上的灰。比如只有白马和黑马,而不存在能引起幻觉的斑马。也就是说男人的世界是纯粹的二元世界,不存在二元混合构成的灰,就像二进制代码的0和1复合表意其他一样。

而女人的世界则是真正的灰,尽管灰可以无限接近黑和白,但终归没有纯粹的黑和白,永远处于一种中间态,且大多时间处于50%灰的真正中间灰。与男人不同,女人的世界尽管只有灰,但却是多元世界,因为灰并不等同于其他的灰。

在男人与女人构成的世界里,是二元与多元的复合社会。如果男人做王,那么只能建立黑或者白的世界;如果女人做王,那么只会建立灰的世界。尽管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但他们却身处两个不同的世界。

男人做王会忽略女人的差异,将不同的灰归类于黑或白,女人会失去她们的个体差异。女人做王则无法理解男人的至黑至白,男人将生活在一种永远的中间态,但那不是男人的形态。

 

于是女王做了一个梦,梦中她建立了纯粹黑的世界,认识了黑就认识了白。但是梦碎了,或者说梦醒了。

梦注定要醒,因为梦中的黑白只是她的梦中的黑与白,并不是真正的黑与白。主观猜想永远不同于客观现实,即使很接近。女王深知这一点,所以她努力让梦更久一点,这样她就会离黑白世界更近一点。

 

我的梦醒了,女王的梦断了。清醒之后在夜的黑中,我在思考梦中的复合世界会不会稳定的存续。在这个世界中到底是男人做王更利于世界的存续,还是女人做王更利于世界的存续。大同之后世界究竟会变成会,还是黑和白。

越想越焦虑,极度的清醒后又进入了梦中,在梦中只想早点醒来,早点记录下梦中的黑白灰世界。尽管起的很早,但梦中的世界已经模糊,或许从女王梦醒之时我对于那个梦中的世界就已经开始模糊。梦中的世界最清晰之时必然在梦中,梦醒之后那个世界如果依旧清晰,那只能说明梦可能并没有醒。

然而女王却可能希望生活在梦中。

 


这是一个真实的梦,并非胡诌的故事。梦中的黑和白可以替换为红和绿,青色和品红等你所知道的各种色,因此黑和白并不代表特殊的意义,并不同于你善于联想的黑和白。男人的世界和女人的世界完全可以对调,女王的梦也可以是王的梦,对于角色的身份也不必纠结。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关于二元世界和多元世界,忽略了时间因素的梦,是我自己的梦。之所以记录,是因为我自己觉得有意思,有意义,但请看到这个故事的人不要过多解读。

历史上的今天
10月
13
本站文章授权后方可转载,请勿侵权! 如喜欢可点击分享按钮分享。
评论  2  访客  1  作者  1
    • conge
      conge 4

      只要男人的二元与女人的世界能够一致的转换,而二者就可以一定程度上交流。若男人把女人的灰,一会儿理解成白,一会儿又理解成黑,那就乱套了

      而且女人眼里若只有会灰,那其实不是多元,而是一元啊。

        • 水拍石
          水拍石

          @ conge 灰是白和黑之间的连续渐变,而不是一个固定的色,所以应该是多元的。
          就是因为不能转换,才把我从梦中折磨醒,醒后内心还像烧着一把火。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