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和民主

2022年5月30日4490字数 1601阅读模式

人人都渴望财富,同时渴望民主;没有民主则财富不能释放最大的效用;没有财富支撑的民主则可能是一种灾难。当然这里说的财富同时包括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7127.html

一位亲戚已经七十多岁,生于民国,成长于新中国,并且在青年时期经历了共和国最艰难的时代。物质匮乏已经深深的嵌入他的精神,因此节俭是他生活观的首要标签。很不幸他去年得了一种慢性病,住院花了一大笔钱(相对他的生活来说),幸运的是这种病得到控制后基本上没有任何后遗症和并发症,对生活和生民的影响基本可以忽略。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7127.html

今年他又住院了,我感到很诧异,因为我知道这种病得到控制后基本上就不会有症状,为什么会复发?后来知道原因了,是因为他年龄较大,且平时营养不良,导致抵抗力下降,所以病情反复了。第二次住院又花了一万多,医生吩咐出院后一定要注意加强营养,抵抗力跟不上可能还会复发。后来我听说他的饮食依然很简单,医生叮嘱的牛奶、鸡蛋、肉类摄入量依然不足。据说他认为每天吃的很饱,且七十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从来没有过营养不良,为什么现在吃馒头面条就营养不良了?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7127.html

一包牛奶两元多,一个鸡蛋只有几毛钱,三两肉也只值几元钱,所有的三种食物每天都按医生建议摄入,每天也不过十元成本。一次住院要花一万多元,而一年的营养摄入不过三千多元成本,为什么不按医生建议摄入营养而要在不舒服时住院?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7127.html

表面上看起来是因为物质的匮乏,所以要节省,但深层次却是精神(知识)的匮乏,他不知道什么是免疫,什么是人体内循环,什么是消化,什么是营养摄入。但他却有一套自己的认知模式,且能够自洽。当住院时医生以权威的身份剥夺了他的进食的民主,让他按要求摄入营养,他的身体很快健康运转;当出院后他又获得了决定自我食谱的民主,且他的认知观很快消灭了医生强行嵌入的建议片段,一切又回到了从前。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7127.html

在被医生要求时他觉得自己失去了民主,连自己的饮食都不能决定,所以他很不适,自洽的自我认知一直在排斥医生强加的要求。当重获民主后,他很快让自己的认知决定了自己的食谱,由此他很开心。但这种民主对他来说重要吗?必要吗?有益吗?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7127.html

无论如何他都喜欢这种民主,如果医生、子女、亲人等剥夺了他这种民主,他都会感觉沮丧。那么如何才能让他开心的接受医生的建议,感觉自己的民主并没有受侵害?唯一的答案就是丰富他的精神财富,让他彻底的明白什么是免疫系统和抵抗力。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7127.html

只有财富和所期望的民主相称,才能真正的拥有民主并驾驭它,否则拥有自己不能掌控的民主只能深受其患。物质的财富保证我们能够拥有选择的民主,精神财富保障我们正确的驾驭民主。民主本身是一种自由选择的权力,但这有一个前提,就是你必须拥有选择标的物的所有权,否则就谈不上选择权。你不能对别人所拥有的财物实行选择权,那样就不是民主,而是专横。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7127.html

未成年人的监护权为什么归家长,而非他们自己?原因就是未成年人没有足够的精神财富来行使对自己身体支配的民主选择权。未成年人在一定阶段是抗拒这种监护的,因为他们的认知观是自洽的,他们坚信自己能够支配自己身体,并能够做出长远有益于自己的选择。但事实真如此吗?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7127.html

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导致东方人习惯将这种监护权保留到子女成年,甚至是直到自己失去相对子女经济和精神的优势之时;而西方人则可能在子女刚达到法定成人年龄时就将这种选择权交给子女,甚至是在他们未成年时就逐渐撒手。那么到底那种方式更利于子女的人生?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我不做评论。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7127.html

但需要注意的是,东方父母在保留对子女监护权的同时,也承担了对子女的养育义务,甚至子女已经到了中年。由此可见,无论是对自主选择权的民主,还是对子女选择权的监护,都与所拥有的财富分不开。如果选择权和财富相分离,并且想同时拥有,那就是专政,而不是民主。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7127.html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到底是喜欢绝对的民主,还是更喜欢隐含了抚养义务的监护?绝大多数人可能喜欢隐含了抚养义务的绝对民主,但我认为这个想法本身就是错的。如果你真这么想,那么从你想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不配拥有它。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7127.html

本站文章授权后方可转载,请勿侵权! 如喜欢可点击分享按钮分享。
评论  4  访客  2  作者  2
    • 老达
      老达 3

      我想水拍石(夜未央)文章中说的民主,实际上是“自由”的概念。是说财富(包括精神财富)和自由的关系,是绝对自由和相对自由的关系。七十岁老人有按照自己饮食习惯生活的自由,但同时也要承担这种自由的后果,即身体变差;如果老人失去按照自己习惯生活的自由,身体可能会更好。也就是说在一个社会里,给所有人自由并不是一个最优的选择,对整个社会最优的选择往往是要限制一部分人的自由。至少在当前生产力条件下是这样。至于将来生产力极大发展后,相信会是另外一种景象,但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相信人们的自由权利会越来越丰富,这也是跟博主所说的财富和民主(自由)的关系相一致的。
      民主的概念是对国家或集体事务发表意见的权利。

        • 水拍石
          水拍石

          @ 老达 这篇其实打算写的更多一些的,是对现在某些现象的有感而发,前面这个小故事只是个引子,但写到这里却发现后面的内容似乎无法写写去了,所以就停在了这里。
          文字确实是一个神奇的东西,真能够引起共鸣,尽管只写了个引子,但老达却准确的猜出了我原本要写的大致内容。

        • 拾风
          拾风 5

          小孩才做选择,成年人,什么都想要~人性注定了只有社会治理之能采用相对民主。
          一个不恰当的想法,人类从动物演化过来的过程中,智力在提升,但支配人类进化的本源还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黑暗丛林法则,跟大自然的动物没啥区别,放在宇宙文明中肯定也是很低级的物种,这样的低级生物不是无法进化,就是在进化中因本性走向自我灭亡,科技发展到突破所在星系之前往往早就自我灭亡。
          唯一最有可能代表地球走向宇宙的,可能是觉醒意识的智能机器人,一种没有人性的束缚和寿命限制的新物种。

            • 水拍石
              水拍石

              @ 拾风 民主和自由本身就是相悖的,不可同时存在完全的民主和完全的自由。以我浅薄的认知,人总是自私的,很少有人能够站在利他的角度考虑问题,这样必然在一群人表达民主时形成严重的内耗,甚至是内斗。
              你认为人类的生活目前还在遵守丛林法则,我只认可一半,因为我认为目前人类形成的法律、道德、文化等秩序规则都能够部分的保护弱者,这样并不是完全存亡竞争,而是妥协下的共存。如果机器人能够自我进化,且能够觉醒自我意识,那我认为他们也会形成如现在的人类一样的人格,同样会产生自私的基因,并不会存在即人性又无私的机器人。
              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如果我们真能做到,那么就实现了共产主义,带领地球走向宇宙的必然非我们莫属,因为这种文明明显高于当前的西方文明。我们目前还没有做到这一点,我相信觉醒了的机器人同样做不到这一点,人性中天生就包含着自私的基因。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