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杂谈之2021年11月

2021年11月30日43,002字数 2220阅读模式

新冠疫情自2019年12月爆发以来,至今已经马上两年了。两年对于人生来说或许不算长,但对于人生的一个特定阶段来看或许已经足够长了;以至于绝大多数人都被新冠疫情深刻影响,不仅在经济上,同样在价值观和人生观上也如此。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没有意义的工作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近日发现很多人抱怨工作没有意义,不仅内容简单重复,而且看不到未来的改变。这种抱怨我听从自普通打工人、银行客户经理、保险公司地区经理、资深软件工程师、国企中层、实力派公务员,似乎大多数工作都缺乏新鲜感,都看不到未来。这些工作都是存在已久的,但在过去从没有这么集中的被抱怨过。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于是我想到底是工作本身改变了,还是我们自身改变了?我认为大概率是疫情下我们生活方式及经济收入改变,从而导致我们对工作意义的重新思考。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反诈骗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疫情下很多行业都受到了严重影响,但诈骗似乎不在此范围之内。上周妻子连续接到两个诈骗电话,诈骗电话刚挂就接到了北京反诈中心的民警电话,提示不要相信诈骗份子。在此对民警的工作表示感谢,有他们的守护才让更多的人没有落入诈骗陷阱。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但我对民警的反诈方式很好奇,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识别诈骗电话的,百度未果。是通过大数据分析电话呼出行为,对高频呼叫做监听筛查,还是对所有号码进行诈骗敏感词识别?如果是后者,那这种筛查的工作量将是惊人的。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过度消费与消费不足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2018年多位亲友向我借钱,尽管我可能比他们更穷,于是我写了一篇博文《从亲朋好友都借钱看我国民众储蓄观念的转变》。大意是经济发展了、社会保障体制健全了大家的储蓄观念也随之变了,主动消费是好事。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但到了今年,又有一些亲友向我借钱,而借钱的理由也多样,其中就有一部分是生活无法维续的。对于疫情影响下生活出现困难我很容易理解,但为什么这些以生活困难借钱的人朋友圈经常晒着美食和旅游照?由此我知道他们并不是真的日子无法过下去,而是精致生活无法维续,但问题是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追求物质上的精致生活?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对于四处举债还要维持精致生活的人来说无疑是过度消费,而且这种人还为数不少;但为什么在这种观念占有相当市场的情况下整个国家还会出现消费不足,是一件很有意义的问题。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网盘无差别服务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11月17日,在工信部指导下,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信通院组织国内主要网盘企业制定并签署了《个人网盘服务业务用户体验保障自律公约》。该公约要求网盘企业承诺推出“无差别速率”产品,也就是说免费用户和付费用户享有相同下载速率。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对于这一公约我个人并不是很支持,因为网盘经营是商业行为,下载速率并不关系国计民生,政府不应该直接干涉其经营模式。而且目前网盘是重资产,难盈利的互联网服务,其主要收入来源于会员收费,而会员付费的最主要诉求就是高速率和大容量。因此如果在此公约下网盘提供商真能贯彻“无差别速率”政策,那么唯有对容量动刀,如比给免费用户1G容量,其他容量付费获得。还有另外一种盈利途径,就是限制免费流量大小,用完后强制看广告,看广告时长和获得的流量直接相关,甚至可以把广告做成互动式的。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在免费时代网盘运营商之所以能够免费提供容量和流量,很大原因是那时国内知识产权保护还不健全,大量免费用户提供的影视和音乐等资源为网盘运营商提供了内容,而少部分需要大量下载的付费用户替免费用户买了单。其实这一模式很像网游的免费运营模式,付费玩家的乐趣来源于免费玩家的快乐输出,如果强制游戏对免费玩家和付费玩家提供无差别服务会出现什么结果?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我估计在《公约》认真执行后网盘运营商将可能出现三种应对,一是取消免费空间;二是限制高速流量额度、并通过广告盈利;如果上面两条都被制止,那么第三条应对方法便是退出这一服务。网盘运营是有高额成本的,如果免费为所有用户提供无差别服务,那绝对不是一种商业行为。这和道德和良知无关,仅关乎生存。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价格是需求的筛选器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其实价格是需求的筛选器,以便在个人无穷的欲望中筛选出最迫切的需求,同时在全社会中筛选出对特定资源需求最迫切的消费人群。如果政策约束定价机制,那么必然导致这种商品或服务的供需失序,从而破坏这一市场的稳定发展。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一论述近年多次在党的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中被提及,但政府作为有形之手干涉价格的行为却依然常见,可见经济改革之路依然长远。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央企总部离京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近日央企总部离京被炒上了头条,几乎所有媒体都解读为这是为了疏散首都核心区(北京市二环内)非中央政府职能的。但我认为这可能也是央企去行政化的一个动作,我国的央企大多对应着“副部级”的行政级别,这种级别让央企在企业身份之外多了一层行政属性。而我国近年来持续对央企进行市场化改革,改革的一项内容就是从管人过渡到管资本,从而实现央企的去行政化。此次中央政府强势将央企总部“赶出”北京,很有可能就是就有这方面考虑。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目前我国经营性央企一共有96家,其中上海5家、东北5家、广东4家、河北雄安2家、成都1家、港澳4家,其余均在北京。其实这一问题反过来想就更容易想通,北京并不是我国的金融中心,也不是商贸中心,那为什么央企的总部都倾向于守在北京,他们看中的是北京的什么优势?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经济改革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从很多细微可以看出中央政府的经济改革决心是很坚定的,即使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也没有改变这一既定路线,关于这一点我在以往的博文中多次阐述。但是地方政府和国企等部门似乎并没有跟上中央政府的步伐,多次被提点,由此可见没有一次改革是能够轻易完成的。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①人的欲望是无穷的,但支付能力是有限的,而价格就是将无穷个欲望量化的指标,只有量化后每个人和社会才知道最需要什么。文章源自夜未央-https://www.savouer.com/6709.html

本站文章授权后方可转载,请勿侵权! 如喜欢可点击分享按钮分享。
评论  4  访客  2  作者  2
    • 城南牧野
      城南牧野 4

      工作就是维系这个世界平稳的东西,因为人类不够自觉。蜜蜂和蚂蚁的行为都是自觉性的,因此它们那个不叫工作,却让大家都能够好好的活着。
      然而说到了“自觉”这个词,它又是人类创造的,所以人类根本没法解释自己的存在,都是在自圆其说,包括我现在也是 我想表达的是工作无意义,然后维系世界平稳我却又赋予了它一个意思。

        • 水拍石
          水拍石

          @ 城南牧野 绝大多数人的工作对于社会其实作用不大,原因是其工作产出和其消耗差不多,只有少部分人才能改变生产效率或方法,从而对社会有明显改进。但我认对社会进步没有用的哪部分人的工作也是有意义的,他们维持了自己的生存就增加了全社会额人口基数,从而在生产和消费上都保证了基数足够大。如果认为这部分对社会是没有价值的,那么原来哪部分精英必然有一部分会退化成新的无用部分,人口规模螺旋下降必然影响社会进步。蜜蜂和蚂蚁的行为我不知道是有激素控制的还是由大脑控制的,但人的绝大多数行为是由大脑控制的,这或许是人和低等动物的最大不同。假如密封和蚂蚁的行为是受激素控制的,它们的大脑压根就不能控制他们的工作行为,那他们的行为也不能称之为自觉,我认为自觉是建立在复杂思维之上的。

        • 叶开楗
          叶开楗 3

          没有意义的工作是的,麻烦重复十二小时的工作时间 上班下班睡觉 …

            • 水拍石
              水拍石

              @ 叶开楗 绝大多数工作都这样,有意义的工作太少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