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人

2021年6月27日19:26:25101,373 2040字

这个世界注定了绝大多数人要充当底层人,这样才有利于世界的稳定。当然底层人的界定并不是来源于收入的多少,而是来源于对世界的影响,仅以收入多寡来界定是狭隘和片面的。如果这个世界少了某个人,对世界的运行没有丝毫影响,那么他就是个底层人。

底层人

前两天和弟弟聊天,回忆起童年时光,弟弟说当时我们父辈都是底层人,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勤劳节俭但只能维持家庭基本的生存。

我说我现在依然是社会底层人。

弟弟说,不是了,起码我们现在已经好于平均水平了。

我说是不是底层人并不是只看经济上的收入是否处于底层,这是庸俗的看法。如果少了某个人但对社会没有丝毫影响,那么他就是底层人,尽管他可能相当富有。而如果一个人虽然拿着微薄的薪水,但他对集体、对社会、甚至是对整个人类都做着不可或缺的贡献,那么他就不是底层人。我们就如同工蚁,存在的价值只是为了增加劳动者的基数,仅是为了增加分母而已。

弟弟说我妄自菲薄。

我认为本来如此,强壮的工蚁或许会活的更久、会对群族做更多贡献,但融入到无穷大的分母后就如同滴入海洋的水滴,大小完全没有分别。如果要想脱离底层人的群体属性,那么就需要将自己变成一滴颜料,或者一滴含有新生命的载体,而不是一滴更大的水。

 

捧哏

来源于底层人的认知,在生活中我很少和人争强斗胜,因为我清楚的认识到我的圈子中基本都是底层人,大家没有质的区别。于是我乐意充当一个捧哏,当身边的人需要在我身上寻找存在感或优越感时我主动配合他们,直到捧的他们都不好意思。捧哏的好处是可以收获大量的人缘,但坏处是大家都会以为我是最佳的“倾诉”对象,如果偶尔捧不好就会伤害他们脆弱的心灵。

 

放纵

自从少年梦清醒以后我就知道自己该好好学习了,以弥补浪费的青春。但天生做底层人的命,尽管很认真,但鉴于智商和情商水平的限制学习结果往往不如意,有时甚至心烦气躁。一个声音说应该好好利用时间;另一个声音却在说学什么学,没有看见一拿起书就开始打瞌睡吗?

于是今天放纵了一把,连着看了三部电影。没有挑题材,只是选了爱奇艺上评分较高的,分别是,《激战》、《21座桥》、《少年的你》。再加上昨晚看的一部《大追捕》,这个周末总共看了四部电影,看完后感觉轻松多了。

看来人还是要偶尔放纵一下,无论是从他人还是从影视中看到更大的不幸就会稀释自己的不幸。由此可见人性确实是卑劣的,起码底层人如此,至于具有高尚情操的人是否如此则不知。

 

扶弟魔

看完电影刷知乎看到一条关于扶弟魔的帖子,题主说她们一家四口,父母、她、弟弟。她大学即将毕业,弟弟在上小学六年级,在临毕业时母亲给她说,咱们家经济条件不好,我和你爸爸供你上完大学已经很不容易了,以后你要多帮你弟弟。题主很苦恼,为什么刚要出社会获得向往的自由生活,母亲就要给她背上这么沉重的包袱,让她当一个扶弟魔。

留言基本上全是支持她过自己的生活,不要当扶弟魔的。理由大抵是她始终都要出嫁,都要有自己的家庭,而父母的家庭是和弟弟捆绑在一起的,以后继承遗产的是弟弟,凭什么要她付出而让弟弟得利。有这种观点并不稀奇,但让我诧异的是居然这种观点占压倒性优势,很多人还以自己的经历说教。

如果反过来看这件事,她有的不是一个弟弟,而是一个哥哥,她哥哥先毕业,那么哥哥有没有义务供她上大学?围观的人给出了答案,“如果你有的不是一个弟弟,而是一个哥哥该多好,这样就不用承担这种责任,还有人疼你了”。

跟帖的人绝大多数认为让姐姐当扶弟魔是重男轻女,但却没有人认为让哥哥帮助妹妹是重女轻男。同样为长,为什么只有是长子的时候他就有义务,而是长女的时候就不应该有这种义务?口口声声说父母重男轻女,但在他们写下第一个字时就将自己看轻了,潜意识里就认为女性不该承担义务。

亲情和赡养义务与性别、继承权、是否组建新家庭有关吗?

平等不是声色俱厉就能争取来的,而是要清醒的认识到什么是平等,怎么做才能维持平等,这样才能不自己打翻平等的天平。

 

本该如此

知乎号称国内的高知人群社区,但我对知乎90%以上的观点都无法赞同。或许这和网民整体低龄有关(不能代表整体年龄段观点),也或许世界本该如此,底层人注定要占绝大多数,否则社会结构就会失衡。当然底层是相对而言的,就如同我的父辈辛勤劳作做也只能维持一家人的基本生存,而我则可以在五天工作制下维持较好的物质生活,但我们都同样是底层人。

 

自加的魔咒

绝大多数人都是底层人,但他们却认识不到自己是底层人,或者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底层人。似乎底层人这一属性是一种诅咒,会给他们带来厄运;又或者是一种魔咒,会影响他们后代的气运。

但是否认并不能改变任何事实本质,这一普世真理却经常被刻意忘记。要想改变底层人属性,要么靠小概率的后代基因正向突变,要么靠自己及后代的后天努力学习。底层人的属性改变不了自己学习的愿望,也改变不了后代基因的突变,所以底层人属性并不是诅咒,也不是魔咒。

就如同性别,很多人无知、懦弱、虚伪、推责,却全将这些借口成性别的结果。但在改变不了性别的前提下真的就改变不了这些问题吗?

世上本没有魔咒,但如果你信了它便真的会临身。

本站文章授权后方可转载,请勿侵权! 如喜欢可点击分享按钮分享。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评论:10   其中:访客  5   博主  5
    • 青山 青山 4

      这两天在我叔叔的烧烤店里帮忙,隔壁是我姑姑开的饭店。晚上干活干到12点多钟,那些服务员、厨师才开始吃饭,偶然看到一个年纪有五十多岁的阿姨,端着饭坐在一旁有点狼吞虎咽地吃着,这期间其实也看到过不少他们的工作,服务员很累,一到人多的时候就忙得停不下来。突然看到他们卖力的工作,休息的时候那个吃饭的样子,心里挺同情的,今天看到你这篇《底层人》,同时也想到社会的分工,应该有所关联,但是怎么也表达不出来,见笑了。

        • 水拍石 水拍石

          @ 青山 多接触和观察社会对一个人的成长很有好处,现在很多毒鸡汤诱导大家眼睛向上看,这种倾向很有问题。暑期工不仅是赚零花钱,更重要的是可以从不同角度观察社会,而且这种临时工作基本上观察的都是底层社会。
          对于感悟并不一定要用语言表达出来,很多时间能这只是一种感觉,就如同当天的心情一样,虽然愉悦,但你却找不出原因。要准确表达这种感受需要准确的语言,基本的社会学知识,心理学,历史学,甚至是哲学,逻辑学知识,这些都需要慢慢积累。
          你的认知方法和学习态度已经超越了大多数同龄人,相信你会比他们对社会有更深的认识。你已经比大多数同龄人快了一步,相信你会成为一个思想深刻的人。

        • 林羽凡 林羽凡 3

          少年梦醒的时刻,我清晰得认识到自己确实是一个普通人,普通到少了我,对周围什么影响也没有。没错,我们大部分人都普通人,或者社会底层的人,这个确实不好用经济状况决定。尽管自己不承认或者听到别人说这个是不舒服,但事实是我们大部分人的确是底层人。

          这不由任何个人因素决定,而且每个人的社会属性决定。我们的工作性质,生活范围以及对社会的贡献,无时无刻不决定着我们处于哪一层。

          我有好多年没有认真逛知乎和豆瓣了,甚至简书和微信也很少去了,总感觉和那些自以为是键盘侠格格不入。扶弟魔也好,扶妹鬼也罢,亲情的属性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份亲,是独子家庭的孩子感受不到的,说这话的人,他们只是一俱无趣的肉体罢了。

          曾经我也梦想成为一手托塔,一手拿戟,征战四方,如今已被现实打得体无完肤,偏居一隅。但生命的精彩不在别人看到多精彩,而是活出自己,活着像自己,至少自己内心还有那份坚持,就够了。

            • 水拍石 水拍石

              @ 林羽凡 人只有梦醒了才敢于正视自己,但很多人却宁愿一直活在梦中,或许是缺少直面现实的勇气。
              人生难的不是活成别人希望的样子,而是自己希望的样子。

            • Andy烧麦 Andy烧麦 1

              世上本没有底层人,自己认了,也就快真的是了

                • 水拍石 水拍石

                  @ Andy烧麦 认或不认自己都是自己,重要的是认清自己,而不是分清自己到底是不是底层人。

                • 时光向东 时光向东 0

                  这个时代,想要逆袭真的挺难的。上辈人虽然辛苦,但有着各种机会,如今资源却掌握在大部分人手中。

                    • 水拍石 水拍石

                      @ 时光向东 你是不是说资源掌握在小部分人手中,资源是越来越集中了。

                        • 老麦 老麦 4

                          @ 水拍石 现在的资源太集中了,想要拼一条出路太难了。

                            • 水拍石 水拍石

                              @ 老麦 资源集中是世界性难题,除非发生大的变革,否则很难改变这种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