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判官

2013年3月21日15:42:08 发表评论 840

前日晚做一梦,清晨醒来思索良久,不知该梦如何解之,故记录以做日后揣摩。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一名捕快正在逐个清点地上的尸体,这里刚刚围剿过一队山贼,地上的血液尚未完全凝固。大队人马已经开拔,只留下三人负责清点并看护尸体。三人中一个为老捕快,一个为小捕头,因此三人的任务便成了他一个人的事情。

老捕快和小捕头在离尸体十几步远的地方背对着尸体烤火,风将火堆吹得忽明忽暗。刚才因打斗被惊飞的鸟儿时不时的飞回一两只来,落到树上时翅膀拍的啪啪响,惊得树枝刺啦啦的一阵乱颤,远处不时传来几声狼叫,也许他们已经闻到了尸体的味道。捕快一颗心砰砰的跳着,虽然当捕快好几年了,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阵仗,至多三五个人去抓一个小偷什么的,基本上是手到擒来。捕快也从来没有杀过人,作为捕快他只是为了养家,因此他并不想做太危险的事情而有任何意外,他是家里的唯一支撑。捕快人缘很好,勤快又不贪功、正直又不呆板、善解人意又不阿谀奉承,如果说他有缺点,那么唯一的缺点便是他不会和其他捕快一起欺压小商贩、或者为了结案而制造冤案。

捕快越数心里越慌,他已经数量第三遍了,但是每次数的数目都不一样,且每数一遍都少一具尸体。虽然已经是深秋,但他还是急出一身汗,他虽然不信尸体会自己消失,但数量却怎么也数不对。当他抹把汗,准备数第四遍的时候,刚一直腰就看见一具尸体站了起来,并朝背光的地方走去,或者说是飘去,因为尸体的双腿不见有任何动作。惊恐之下他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惊起数只飞鸟,同时也惊动了烤火的老捕快和小捕头。两个人敏捷的抽出刀,及时转过身来,看见的除了漆黑的夜色什么也没有。

半刻钟后捕头脸上才逐渐有了一点血色,但是依然不能掩盖青绿的颜色,捕头有想要呕血的感觉,但是却什么也吐不出来。老捕快和小捕头围着他,在火堆前观察着他的脸色,小捕头打笑到“胆子这么小,数尸体竟然吓成这样,要是让你当仵作还不吐血而亡了”。捕快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尸体自己走了”,小捕头继续打笑。“尸体自己走了”,捕快还是那句话。小捕头不再打笑捕快,自己起身去看尸体,结果小捕头也傻了,地上的尸体一个也不见了。

天亮后运尸体的捕快陆续到来,但大家都不能接受尸体自己消失的说法,于是大家分头搜索,看是不是有人把尸体藏了起来。结果在捕快说的尸体走失方向百步之外找到了所有的尸体,但是尸体都变成了一个空皮囊,好像血液和水分都被吸干了。

一年后当地有名的财主纳妾,这个小妾已经无人知道是何方女子,据说是外乡人流落至此,但据说貌美异常。财主是本地的知名人士,不但家财万贯,而且为人和善,受其恩惠的人占当地人的十之一二,更重要的是财主同时还是本地有名的才子,整个州府无人不晓。才子佳人,无论何时都是人们热论的话题,财主与小妾自然也是。

小妾颇懂得为妾之道,性格温和、心底仁厚、不辱骂下人、且不与其他小妾争风吃醋,因此入门没有多久府里上上下下都开始喜欢她,连同财主的妻子和父母。但是有一个人却例外,就是财主的儿子,这也是财主唯一的儿子,正出,两岁。财主疼爱自己的儿子甚于其他人,但是他疼爱的儿子却不喜欢他新纳的小妾。儿子每次看见小妾都是极恐惧状,且扭头就跑。财主对小妾说小孩还小,不懂事,大点就会好,小妾不以为意。

转眼小孩已经五岁,但对小妾态度依然如故,财主多次指教均无大用。改年财主妻子因病离世,小孩性格变得有点忧郁,小妾极尽人母之道,对小孩百般照顾,但是小孩对小妾态度依然不改。

小孩天资聪慧,十六岁时已经闻名州府,其名气俨然已经盖过其父。十八岁,登门求字者已经络绎不绝,无论是地方豪绅还是达官显贵,都以藏有他的墨宝为幸。其字隽永遒劲,其文大气磅礴,言近旨远、寓理至深。读一遍如清风拂面,读两遍如龙飞凤舞,读三遍如惊涛骇浪,读千万遍则荡气回肠。

 其间小妾对小孩依然如故,视如己生,但已经成人的小孩却对小妾冷如冰霜,只是表面上比小时候客气了一些。

 小孩二十五岁时,国家遭到外敌入侵,身居要位者皆洁身自好,不敢出头抵抗,因此军队节节败退。小孩不顾家人反对,投笔从戎,以血肉之躯抵御外辱。五年后外敌被击退,小孩已身居高位,但老权贵者嫉妒小孩战功显著,又担心以后同朝为官相形之下显得他们太过无能,因此联合起来陷害他。小孩终因功高震主,被以无关轻重的籍口问斩。

处斩当日,狂风大作,人眼不能视、耳不能闻。小孩在此时看到了财主的小妾,他并没有惊讶,自从两岁他就知道小妾非人类,有如此能耐也是理所当然。小妾告诉他,是来救他的,要带他走。他告诉小妾,他心已死,人不可信、道不可信、国家亦不可信,空留皮囊已经没有意义,只希望小妾能够好好照顾他的父亲。小妾告诉他,她出身或许卑微,但一颗心却从来没有改变,过去爱护这个家庭,以后也会。说完小妾飞走了,临去落下一颗晶莹的泪珠,泪珠滴在他的额头上,亲切而温暖,如同母亲的一样。

砍头并不痛苦,他自己能够清楚地听到咔嚓一声脖颈断裂的声音,然后灵魂便走出了身体,空留一副皮囊栽倒在地。信步走来,不多久便到了阎罗地府。

阎罗王问他,怎么没有拘役你自己就来了,他答曰人间已无留恋,所以就信步走来了。阎罗王继续问他,人间尚有血肉之亲,为什么说没有留恋,他答曰,血肉已死,何来至亲。阎罗王又问他,你对前世的亲人没有留恋吗?他答曰,他之所以选择死就是让亲人活的更好,因此他没有留恋。阎罗王又问他,没有留恋难道你在人间也没有仇恨吗?答曰,没有。阎罗王问他,你不是一直仇恨你父亲的小妾吗?答曰,那是不理解,不是恨。阎罗王问他,你不仇恨陷害你的人吗?答曰,天道不明,岂是仇恨一两个人的事情。

阎罗王曰,善。阎罗殿掌管三界,包括人界,畜生界和妖界。人堕落了死后就投胎为畜生;畜生如果修成正果便投胎为人,而畜生堕落了则会成为妖;妖要是修成正果则死亡后则会投胎成人或者畜生,而妖要是一直作孽,则会受天谴,形神俱灭。如果一段时间人界整体堕落,便会有更多的人沦为畜生,从而使畜生数量过多,人的数量过少,因此我们就会把部分畜生投胎到人界中去,以达到三界数量的平衡。而如果天道不明,则会让投身与人界的畜生身居高位,而使得社会动荡,你原来的社会便是这样。

阎罗王取出一面镜子给他,说你可以在这面镜子中看到你想看的妖。他看了一眼镜子,镜子中是一只雪白的狐狸,一个风清月高的夜晚吸食十八具尸体的精血之后化成了父亲的小妾。阎罗王告诉他,把镜子反过来,就能看到她的来世。反过镜子,是一个瓜子脸、粉颈细腰的女子,坐于梳妆台前打扮,旁边有几个丫鬟伺候着,看其样子颇有几分像自己前世的母亲。他笑而答曰,没有看我就已经知道她的来世是什么,要这面镜子还有何用?

 阎罗王答曰,不喜不怒、不哀不乐、无爱无恨、无恐无惧、无思无念,这就是这面镜子的作用,既然你已经全部做到了,这面镜子对你确实没有大作用了。你可愿意帮我教化妖界,以使他们修成正果。答曰,愿意。

阎罗王曰,我现在就封你为掌管妖界的第九判官

水拍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