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脑残时代

2014年9月20日20:12:26 评论 220

今天在网易上看到童大焕先生的一篇文章,对其观点深表赞同,有感其内容翔实,观点明确,笔触有力,因此将该篇文章转载,以飨各位童鞋。以下为全文转载:

大焕视界: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脑残时代

——改变国家先改变自己

 

如果没有消费者的追捧与配合,神州大地短短十几年间的遍地鬼城现象根本不可能出现!多数人脑瓜子被“人定胜天”整坏了,再荒唐可笑的离谱政策人们都会五体投地地相信,拿着自己前半生的积蓄后半生的薪水去祭奠一个个荒腔走板的“宏伟规划与蓝图”。

 

童大焕—2014915日星期一

 

看了顾骏文章《这个地方已进入泡沫破灭前夜》(2014年9月14日《中国经营报》),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欲哭无泪还是兴灾乐祸:

“北起渤海湾的大连、营口、秦皇岛,到胶东半岛的烟台、威海、青岛,再到南方的惠州、三亚、北海,都进入‘海景房泡沫’破灭的前夜。这些动辄几千上万亩的大项目,夜幕降临时,只有一片没有灯光的建筑物,形如‘鬼城’。当年热得烫手抢也抢不到的海景房,现在打折出售也是有价无市,威海银滩一带,2008年购入价50多万元的房子,现在出价20万元也乏人问津,‘烂在手里’是许多购房人的共同绝望。”

哈佛大学教授爱德华?格莱泽2012年12月上海社科版《城市的胜利》中写道:“从历史上看,通过拥有两套住宅,富人们成功地把城市与乡村结合在了一起。冬天,他们在城市里度过;到了疾病最容易传播的夏天,他们纷纷离开城市,住进自己在乡下修建的房子里。然而,这种两套住宅的模式一直是相对少见的。因为修建两套住宅对于想到乡下去住一段时间的城市居民来说,需要付出非常巨大的代价。在共计1.28亿套的美国存量住宅中,只有不到300万套是用于休闲度假的第二套住宅。”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有钱又有闲的美国人只有不到300万套用于休闲度假的第二套住宅,我们这个刚刚过温饱线、既没有多少闲钱又没有多少闲暇的国度,已经遍地是山景房海景房,还有各城市周边一小时车程左右的度假房!

《这个地方已进入泡沫破灭前夜》作者把主责归结于阴魂不散的计划体制:“中国过去奉行计划经济,改革开放之后,政府仍牢牢抓着行政审批不放,既有发改委,又有证监会,无非换汤不换药的‘计划’思路。所有相信政府可以实现最高合理性的人士,都是对人类理性的过度迷信者,总认为一小拨精英的思考能最好地实现合理的效果。但在短期任期制的刺激下,‘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抓住眼前机会成为许多地方政府和官员的最高策略。海岸线上的‘海景房泡沫’证明了这一点,除了个别线路之外几乎全网亏损的高铁证明了这一点,全世界最高水平的M2也证明了这一点,2013年以来被查处的‘老虎’‘苍蝇’更证明了这一点。”

毫无疑问,改头换面、换汤不换药的计划经济模式是罪魁祸首。但在房地产这个领域,却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就是它最终一定要消费者配合,最终掏出真金白银的,总是买房人。尤其关键的是,消费者买不买房,到哪里买房,什么时候买房,政府不能计划,更不能强制。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消费者的追捧与配合,神州大地短短十几年间的遍地鬼城现象根本不可能出现!我只能用八个字形容对这一批批前仆后继誓死如归的投资人的无限钦佩和景仰之情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当代中国人,多数人脑瓜子是被“人定胜天”、“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整坏了。一方面是“政令不出中南海”,一方面是再荒唐可笑的离谱政策人们都会五体投地地相信,拿着自己前半生的积蓄后半生的薪水去祭奠一个个荒腔走板的“宏伟规划与蓝图”。这个时代的人们沉浸在靠抄袭、附会、东拼西凑、常识性错误和漏洞百出的《货币战争》之类的阴谋论中不能自拔,这个时代的人们在权力迷信与崇拜中期待着大力神带领他们走出迷茫与困境。张鸣说“我们之所以爱读某些垃圾书,是因为我们心中有类似的垃圾,而且把这些垃圾当宝贝。这些书,不过是印证了我们自己。”正是如此,先入为主的《货币战争》之类阴谋论之所以占据我国财经类图书市场的半壁江山,只因为我们许多人心中都暗结阴谋论的“珠胎”。

“大多数人宁肯去死也不愿思考。许多人确实是这样死去的。”(罗素)一个头脑坏了或者根本没有头脑的时代,每个人都在为腐败和专制添砖加瓦(甚至这种专制是以民主的不名义和形式出现)。人们这是在心甘情愿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喂肥这个荒诞的体制和时代,也在为官员的疯狂做最后的自我奉献与殉葬!有这样的民众,什么样的人上台都会得意忘形忘乎所以,以为自己真的无所不能无远弗届。他们走马灯似地换了一茬又一茬,一个个在一片欢呼与期待中粉墨登场,又在一片咒骂与失望中黯然离去,多少人何曾有过哪怕一丝一毫的敬天、畏地、敬人,一丝一毫的敬畏自然与规律?

相比之下,那些死抱计划经济思维和作派的政府和官员倒是显得非常“理性”,这个理性就是短期利益和政绩最大化,就是法国路易十四的“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地皮刮几层走了,政绩捞几回走了,烂摊子你们收拾去吧!相比之下,我们跟风买房的消费者显得多么弱智、多么不理性!

从权力崇拜权力迷信那一刻开始,中国即已宣告正式进入集体非理性时代。人们只会看权力的眼色行事,跟着权力的指挥棒随风摇摆。我们希望有一个万能的权力带领国家进入新的时代,但是对不起,从我们放弃理性思考的那一天起,我们即已经宣告:当我们放弃理性、放弃怀疑、放弃手中最重要的自我选择权力,妄想把这一切交给万能的权力的时候,新的时代即已是奴役和贫穷双双降临、祸不单行的时代。

顾骏说:“政府和计划如同人类理性一样,是不完善的和有缺陷的,等待着无数个人的自发行动去弥补和纠错。”但是,当代中国绝大多数人的理性思考能力已降至负数,在他们权力迷信权力崇拜的脑电图里,已经不再容得下理性思考的位置,而只愿意相信政府和权力有一双万能的点石成金的手。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脑残时代!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今天的一切错失,都是万民百姓共同的业障。而要想改变这个国家,惟有从改变我们每个人自身开始,从每个人学会理性思维开始!

网传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说:“当今中国社会已失去进行长远思维的能力。在权贵资本主义上形成的既得利益集团又过于注重眼前,既无古代帝王对子孙后代责任,又有无贵族的超脱和超越精神。对于所有眼前遇到的问题无一不草木皆兵;对于关乎子孙后代、社会长远发展的问题则一概视而不见。”被誉为世界“第一女记者”的法拉奇曾经说过:“我发现这些掌权者并不是出类拔萃的人。决定我们命运的人,并不比我们优秀,并不比我们聪明,也并不比我们强大和理智,充其量只比我们有胆量,有野心。”正是此理!一个把命运交给任何别人的人,往往难逃悲剧的命运;只有把命运交给自己、交给自己的理性的人,最终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进而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一点点改变国家的命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