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北京增加机动车指标刺激消费政策的建议

2020年3月25日12:02:42 评论 2,931 2648字

昨天看到关于北京将2020年将增加10万个新能源车指标及10万个燃油车指标的新闻,此举是为了刺激受疫情影响的经济。新闻来源于商务部网站(如下截图),但很快这一新闻就被撤下,官方给出的解释是这一政策正在研究中,并没有最终确定,因为工作失误而不慎发布。

北京增加10万新能源车指标新闻截图

根据以上新闻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通过补贴政策刺激老旧车置换新车,释放汽车购买潜能;

2、增加10万个新能源购车指标,将新增200亿元左右购车消费;

3、计划推出专门在郊区行驶的燃油车指标,在缓解市区交通压力的同时释放购买力。

以上政策虽然被官方收回,但很显然这一刺激政策已经被提上了议程,能被提上议程说明这一政策有很大可能会被通过。

再看下中汽协的数据,2020年2月,中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8.5万辆和31万辆,较去年同期分别下滑79.8%和79.1%。其中,乘用车2月销量为22.4万辆,环比下滑86.1%,同比下滑81.7%。再结合近期有专家预测我国今年GDP有可能下滑5%的论调,全国刺激消费是迫在眉睫的事情,目前很多省已经出台相关政策,就汽车消费问题也有很多省出台政策,所以我个人认为上述新闻的内容会大概率被通过。

以下就假设以上政策会被通过的前提下就这一政策做出我个人的建议。

第一条政策:关于刺激老旧车置换我觉得效果可能有限,原因是在置换过程中政府能够提供的补助及税费减免有限,在今年收入可能下降的情况下大多数人可能不会被这种刺激所打动。再说详细点就是老旧车主之所以不置换就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在车辆上花钱,而不差钱的车主早就置换了;在今年收入预期不佳的情况下原来不愿置换的车主现在更不愿意置换,所以这项政策刺激的效果应该不会很好。

至于大企业和政府单位是否在政策刺激的范围之内就不得而知了,但我个人认为今年绝大多数企业也会缩减开支,和个人情况差不多。而如果刺激政策对政府也适用的话,我觉得是左口袋和右口袋的区别,似乎没有必要。

第二条政策:新增10万个新能源指标我觉得这是刚需,因为目前新能源指标排队个人有467360个编码、企业有5633个,10万个指标很容易被消化。官方预计将释放200亿消费额,我觉得这一数字也完全没有问题,按这一数字算车辆均价不过20万元。

10万新能源车辆还会带动充电桩、车辆售后服务等行业的发展,对于这种带动作用到底有多大我没有查到准确数据,就以很低的10%来推测也将会有20亿。

第三条政策:对于这条政策我想发表下我的建议,根据透漏的消息,官方是想推广只在郊区行驶的北京牌照,但我个人认为这很难界定。因为现在北京很难界定那些地方属于郊区,用五环外货六环外划分显然不科学;而如果只将行政的城四区(东城、西城、海淀、朝阳四区)作为城区也不科学、因为目前通州、昌平、丰台等区人口密度也很大,而在以往的限行政策中郊区得城区也同样被划为限行区。还有另一问题,都处在北京,如果燃油车是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的话,那么行驶在郊区和行驶在市区其实区别并不大。

所以我建议,如果北京市要增加燃油车指标,那么也不用分郊区和市区了,直接就增加正常的燃油车指标;增加的指标也不用摇号,而是采用上海等城市的拍卖形式。

说到拍卖肯定会被很多人骂,因为他们觉得拍卖让他们吃亏了,下面我说下为什么建议拍卖。

1、拍卖才能体现公平性

北京目前对车辆指标实行摇号制,2019年第6期北京普通小客车指标摇号个人中签率约为2740:1,这个概率比彩票中奖还难。所以北京很多家庭全家人参与摇号,也有家庭同时中了两三个号,而将拍照用来出租。真正想用车的个人和单位却一直摇不到号,只能租拍照或上外地牌照在北京使用。

拍卖可以从需求上将紧迫需求和一般需求分开,让最需要的人优先拿到牌照,是最大的公平。有人可能会问,如果拍卖的话对低收入家庭不是不公平吗?北京的公共交通很发达,汽车租赁行业也很发达,低收入家庭完全可以公共出行或租车,将购车和养车的钱省下来改善生活质量。如果对于每年养车的一两万元不在乎,那么也不是真正的低收入家庭。

2、拍卖可以增加政府收入

拍卖收入会被纳入政府财政收入,进一步会被用来投资公共事业,改善整个城市的生活环境,造福全部市民。几年可预见的是政府收入肯定会受影响,因此牌照拍卖将对这一影响产生弥补。

3、拍卖可减少浪费

车辆牌照在限购城市已经成了一种稀缺资源,但免费摇号政策使得很多资源被浪费,表现是很多人摇中号以后买一辆最便宜的车,占着号牌,但平时基本上不用。如果采用拍卖形式,那么基本上不会有人将拍买来的号牌再闲置,这显然提高了号牌的使用效率。

4、拍卖可以提高刺激政策效果

这条说出来或许有点让人不适,但却是事实。目前北京号牌很稀缺,所以很多想买车的人都买不了,这里面不乏很多高收入者和富有阶层。而牌照拍卖可以筛选掉大多数想买十万以内紧凑车型的人,这会让新增车辆的平均单价提高,从而提高整体消费额。

接着说我对上面第三条政策的建议。

假设政府同样投入10万个燃油车指标,且通过拍卖的形式发放,那么政府将至少获得50亿收入(按牌照均价5万计算,大概率会超过这个数字)。同样按照车辆单价20万计算,10万个牌照将增加200亿的汽车消费市场。

我的建议并不在这里截止,而是将这50亿元拍卖牌照的收入以消费券的形式发放出去,进一步刺激经济,这50亿元我保守估计又能释放200亿以上消费。

举个简单例子,比如旅游市场今年受冲击较大,那么政府发放旅游消费券,原本200元的公园年票(涵盖100多个景点),政府补贴50元,公园自己消化50元成本,政府发放的消费券面额依然是100元,也就是说原来200元的年票现在只需要100元。对消费者来说等于半价购买,但对公园来说可以增加客流,从而增加划船等游乐项目的收入,也会增加纪念品等商品的销售;对政府来说会增加交通收入、餐饮收入等,如果吸引来外地游客的话还可以增加住宿收入。而这一链条传导之后,50亿元的刺激产生的消费远远不止200亿。

最后总结下,如果北京市这次释放10万个新能源汽车指标;10万个燃油车指标,并通过拍卖形式发放,且拍卖所得以消费券的形式发放;那么这20万个车辆牌照将至少释放600亿直接消费。考虑到消费的传导效应,实际产生的消费甚至会两倍于这个数字。2019年北京市GDP约为3.5万亿人民币,按600亿直接消费计算,占3.5万亿的1.7%,可谓效果明显。

历史上的今天
3月
25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3月25日12:02:42
  • 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夜未央、并保留原文名称及链接,谢谢!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