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多地倡议周末2.5天休假 目的并不是为了刺激旅游消费

2019年7月4日11:53:37 评论 317

自去年开始就有多地出台政策,鼓励企事业单位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进行2.5天休假,目前已出台政策的省份包括,河北、江苏、陕西、重庆、浙江、广东等十余省份。对此很多人解读为这是国家为了刺激消费,推出的类似于五一小长假等的小长假。

周末2.5天休假并非为了促进旅游消费

但是对于这种观点我不能认同,因为目前小长假之所以能够拉动旅游市场,是因为小长假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稀缺资源,每年就五一、晴明、端午、中秋、国庆、元旦、春节几个假期,所以才能在假期集中释放旅游需求。如果将每周的双休调整成2.5天,那么一年将多出近50个2.5天的假期(需要除去原有的长假和假期占用的周末),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把原有的厂家旅游消费稀释到每周末,而并不能产生新的旅游需求。

目前我国每年的旅游市场规模约为50亿人次,4.6万亿元。

图一、2017年我国旅游人群旅游频次

由上图可以看出,我国旅游人群旅游频次主要集中在一季度一次到半年一次的市场,而这些旅游绝大多数为远途旅游,需要较长的时间,因此2.5天的小假期根本满足不了这种旅游的时间需求。

图二、2017年我国旅游人群支出意向统计

从上图可以看出,我国旅游人群愿意支配的旅游支持1000-3000元占据36.2%,3000-5000元占据32%,而这两个消费板块中只有1000元左右的比较适合2.5天旅游市场。按照目前主流旅行社报价,1000元以下的线路多是2天游,2000元档的多是3-4天游,3000元线路基本上都是5-7天的旅游线路。因此2.5天假期最多能促生1000元以下的旅游市场,而目前该旅游市场能产生的经济效益较低,即使周末双休改成2.5天,能够带动的旅游市场增长也非常有限。

图三、2017年我国旅游人群目的地调查

从上图可以看出,出境游仍然是我国旅游人群的首选,占据54%,周边游其次,占据23.4%,国内游比例最少,只有22.6%。而2.5天假期仅能促生周边游,结合图二可以看出,周边游消费能力较差,且占据旅游市场的份额较低,因此对整个旅游市场的增长贡献有限。

我国目前主要的旅游消费是出境游,而出境游是在国外消费,这种消费只会增加他国GDP,而对国内是没有什么好处的。站在国家立场上看鼓励游客境内游,将国内赚的钱花在国内,才能产生GDP和税收,如果都去境外游的话,那就是用国内赚的钱给他国做贡献。因此如果国家有意引导居民增加境内游而减少境外游的话,那么5天左右的假期是最合适的,这种时长正好适合国内远程旅游,而出境游则比较紧张。

目前我国零售品消费市场有望突破40万亿,其规模基本上是旅游市场的9倍,而旅游市场份额中很大一部分其实是与零售品市场统计相重叠的,且旅游市场绝大多数消费贡献给了国外, 因此2.5天小长假促生的旅游需求对GDP的带动是微乎其微的。鉴于这个原因,我不认为这么多省份出台鼓励2.5天周末是为了促进旅游市场发展,那么除了这个原因还有什么其他原因呢?

生产力提高才是休息时间增加的根本原因

在原始社会,人们依靠简单的工具狩猎和采集,温饱都解决不了,因此需要全员不间断劳动,根本不存在休息时间;到了封建社会,生产力有了明显提高,手工业和农业生产效率都得到很大提高,因此儿童和老人可以减少劳动或者不劳动,富有阶层更是直接脱离了生产;工业化革命后全人类实现了这周都能休息一天的福利,进而延长到两天。现在生产力进一步提升,使得每周休息三天成为可能。

其实目前法国、德国等很多欧洲国家很多单位都实行了三休,因此三休并不是新鲜事物。我国经济总量已经居于全球第二,而且产业升级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都不同于以前,因此具备了每周2.5休的基础。

每周3休带来的坏处

面对每周2.5休或者3休,绝大多数人都欢呼雀跃,认为这是提高全民福利的事情,唯恐自己所在的单位找各种理由不执行,但是我要告诉大家,每周3休并非全部是好事。多休息固然是好事,但是如果多休息是建立在降低你的收入基础之上的,那么你还愿意多休息吗?

生产的四要素劳动、资本、土地和企业家才能,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劳动在生产过程中的参与越来越少,也就是说越来越不重要或必要,因此人们才获得了更多的闲暇休息时间。

纵观四要素,只有劳动一项是越来越不重要,因为很多劳动已经被机器所替代,原来100人干的活现在20人就能干,其他人自认就被闲置了。要解决剩余80人的就业问题,有两个方法,一个是创造新的需求,增加新的岗位,比如按摩,就是温饱思淫欲的结果;另一个方法就是减少每个人的劳动时间,增加休息时间,这就是从每周休一天到每周休三天的过程。

在生产力四要素中劳动的重要性越来越低,按照要素回报的原理,越重要的要素获得的回报也就越高,因此劳动者获得的工资应该越来越低。而资本获得的汇报应该越来越高,因为自动化后,大量的机器代替了人,使得企业主投资比原来高出很多,这部分投资理应获得回报,而且管理全自动化的现代化生产比管理作坊式需要的企业家才能也更高,因此企业家才能得到的回报也应该更多。

综合来看就是假定土地成本不变的情况下,劳动获得的报酬越来越少,而资本和企业家获得的回报越来越多,或者说占比越来越高。纵观经济发展史,事实也正是如此,从原始社会的全员劳动平均分配、没有私产;到封建社会的作坊主、商人、地主积累部分私产;再到近代财阀的形成,富可敌国;再到当代很多企业家白手起家依靠企业家才能成为全球富豪,财富越来越集中到少数人手里。

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已经是一个全球性问题,部分国家基尼系数已经达到了危险的程度。全球所有国家都在致力于缩小贫富差距,维持社会和谐稳定,但是在生产力推动下资本和企业家才能对生产活动越来越重要,怎么合理减少资本和企业家这种重要生产要素在分配中的占比,成为一个难题。税收是最好的手段,甚至是唯一手段,但是税收也有局限性。

目前通过税收调节贫富差距都是通过递进税率征收所得税、财产税、遗产税等方法抑制贫富差距的,但是当这种税收过高时可能会抑制企业家的投资热情,如果企业家不投资将直接影响社会中的就业岗位和产品生产,将带来物资紧缺、物价上涨和失业增加等不良问题。

在生产力不断进不下,财富必然越来越集中,因为依靠资本生钱比依靠劳动生钱更容易,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这就是生产力进步带来的副作用,也是闲暇带来的副作用,休息多了收入自然就少了。

提高自己劳动的不可替代性才是在生产力进步下自我保值的最好手段

十七世纪资本主义初期,反对一种织带子花边机器的工人暴动几乎席卷了整个欧洲。 这种机器是在德国发明的,它能同时织四至六条花边;但由于市议会害怕这项发明会使大批工人沦为乞丐,因而压制了这项发明,并派人将发明者处死。1629 年,荷兰莱顿工场主采用了这种机器,引起花边工人暴动,迫使市政当局下令停止使用这种织机。1676 年织机传入英国,也引起了织工骚动。1685 年 2 月 19 日,德皇颁布敕令,为了社会的稳定,禁止在全德国使用这种机器。在汉堡、根据市政当局的命令,它被当众焚毁。

十七世纪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一个荷兰人在伦敦附近开办了一家风力锯木场被民众捣毁。1758 年,埃弗雷特制成了第一台水力剪毛机,但是它被十万名由它所造成的失业者焚毁了。五万名一向以梳毛为生的工人向议会请愿, 反对阿克莱发明的梳毛机和梳棉机。19世纪最初15年,以英国诺丁汉的“卢德运动”为代表,英国工场手工业区发生了大规模地破坏机器的运动。

工业革命初期,机器代替了传统的人力,使得很多劳动失去了价值,从而使这些工人失去了收入,工人组织了声势浩大的捣毁机器运动。但是后来工人也没有阻止工业化的进步,机器代替了越来越多的工种,很多人被迫学习新技能,从事其他工作。虽然从事后的角度看,工业革命提高了全人类的生产力,进而提高了全人类的生活质量,但是在当时这些被机器替代的工人感受却是痛苦的。

机器越来越自动化、智能化,越来越多的工种被机器所替代,而越来越多的人被替代,被闲暇。极端情况下就是所有工作都被机器所取代,全人类都闲暇,但这种情况目前看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机器还需要人去设计,需要人去改进。但是目前生产中大多数工作被机器所替代,大多数工种工人将需要重新学习新技能,从事新工作是不争的事实。

最痛苦的是随着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进步,这种机器代替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周期越来越短,也就是说很多人需要学习新技能的周期也越来越短,而学习的复杂程度也越来越高。17世纪剪羊毛工人花一天时间可能就能学会剪羊毛,18世纪纺织工人花一周时间可能就会使用珍妮纺织机,20世纪一个机床工人可能要花3个月时间才能掌握自动机床的用法,而21世纪,一个自动化生产线的操作者可能需要大学毕业后再学习半年到一年才能掌握。

生产四要素中没有时间,但时间确是影响生产最重要的因素,因为时间决定效率。

机器替代人可以明显提高生产效率,提高效率就意味着花更少的时间生产一件产品或者花同样的时间生产更多的产品。生产力的发展减少了生产产品所需要的时间,但是却延长了劳动者掌握新的生产工具或劳动技能所需要的时间。也就是说生产产品的成本降低了,但产生合格劳动力的成本却增加了。

这就是现代人最大的痛苦,作为劳动这种生产要素的提供者其价值越来越小,但要想成为合格劳动者,其生产成本越来越高。

要想在生产力不断进步的情况下保持自己的价值不变,就需要不断学习,只要自己的技能越稀缺,越无法被机器所替代,自己的价值才越高。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多省叫嚷着要2.5休的时候IT、自动化、人工智能、区块链等行业还要996工作制的原因,因为这些工种目前还不能被机器所替代,而且随着需求的增加越来越稀缺。稀缺资源总能卖个好价钱,目前北京的平均工资仅为七千多,但人工智能的从业者工资却能4万起步,而区块链从业者更是能够8万起步。

工资下降只是一种相对下降,而不是绝对下降

在信息化时代,人们要不断学习,才能不被机器所替代,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跟上这种学习的步伐,这受限于家庭条件、社会经历、智商水平等多种条件制约。那么跟不上时代步伐,学不会新技能的人怎么办,难道社会要放弃这些人吗?

经济只是社会活动的一部分,人类是一个共同体,要共同发展首先就要保证社会和谐、稳定发展,动荡的社会经济是不可能发展的。因此国家一直在调节各工种和各种生产要素之间的分配比例,但无论怎么调节,作为没有劳动技能、又不具备其他生产要素的人绝对不可能享受到和其他人一样的分配结果,也就是说平均分配绝对不会出现。平均分配是对人类社会进步最大的扼制,因此分配的公平绝对不是平均主义,而是相对公平。

作为劳动者,工资具有刚性,也就是说工资只能涨,不能降。但对于那些跟不上技术进步的劳动者,如果和其他人维持同样的工资,也就是对其他人最大的不公,这会打击这些人的积极性,因此收入分配中对于这些跟不上技术进步的人都是进行工资的相对下降,而非绝对下降。

比如年底大家都要涨工资,对于学会用新机器、新设备的工人工资涨幅10%,而对那些还在原地踏步的人工资涨幅1%,几年后两者的工资差距便会很明显。一个公司是如此,不同行业之间也是如此,在很多简单劳动工种中,其工资还达不到社会平均工资,并且可能和社会平均工资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最后不得不依靠国家行政命令以提高最低工资的形式来给他们涨工资。

当纸币出现后,货币贬值和CPI上涨是一个永恒不变的规律,基本上货币每年贬值在3%左右,个别国家可能会出现每年1000%以上的货币贬值,像津巴布韦。即使每年货币贬值3%,那么如果你每年工资只涨1%,那么就证明你下年的实际工资是降了。

18世纪美国人均工资不足1美元,1928年约为5美元,现在美国人均工资约为3000美元;我国70年代人均工资仅为十几元、2000年我国人均工资约为780元、而2018年我国人均工资为5500元。

结语

马云说过“21世纪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最好的时代是因为21世纪是一个充满变革的时代,变革就意味着充满机会;最坏也是因为充满变革,因为变革很多人无所适从。”

人类社会的进步将会越来越快,从人类诞生到工业化革命前的几千年人类生产力进步很慢,个人所以需要学习的生产技能也很有限,社会分工也较少;工业革命持续了200多年,产业分工明晰;信息化才进行了60多年,但已经改变了很多行业和思维。

生产力的进步必然导致生产关系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大概率是收入分配越来越倾向于资本,从整个社会看,贫富差距将越来越大,而处于低收入的人群占比将越来越多。随着生产力的进步,低收入群体(相对而言)将越来越多,但这个群体的闲暇时间也将越来越多,如果闲暇也是一种社会福利,那么闲暇将是以后社会给个人做多的福利。而要想该提高自己的在社会变革中的价值,就需要不断的学习,然而学习最大的成本就是时间,而通过学习提高自己的价值后,获得高收入的成本也是时间。

因此作为劳动力闲暇和高收入不可兼得,如果你觉得闲暇对你更重要,那么就可以少学习,而充分享受社会进步带来的这种福利,但如果你觉得收入更重要,那么就要放弃闲暇而进行学习。从这个角度看,每周休息几天并不是为了刺激消费,而是在生产力进步下国家做的收入分配政策,通过调整工作时间进而调节收入分配。

至于怎么利用周末的闲暇,是将这种闲暇作为一种投资用来学习,还是直接把这种闲暇作为一种资源来消耗、比如说旅游,这就要取决于自己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