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故乡——春节

2013年2月11日20:32:08 评论 1,239

在中国最能引起乡愁的莫过于春节,春节寄托着国人对故乡及亲人的思念。这种情感如轻风拂过风向标、如薄雾穿过白杨林、如细雨滋润黄土地,最终将每个人的心牵向故乡。

如同每一个远方的游子,春节也牵绊着我对故乡的思念。孩提时以为全世界只有一种春节,每个人都用和我相同的方式度过,但是当长大离家之后才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春节,寄托着各自的情感。

小时候家乡春节总是来的早一些,每年一进入腊月就开始有了年的味道,小孩子也开始用天计算着离除夕的距离。进入腊月全家人便停止了其他劳作,全力准备过春节,赶集成了我最大的乐趣。那时也许因为物资紧张,也许因为收入少,农村的集市平时卖的东西只有农具,生活用具和一些小吃等,而春节之时却多出不少年货,除了专门为春节准备的对联、花炮等货物之外还有一些稀奇的用具和玩具等。

那时赶集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置办年货,另一个是满足自己对于货物的好奇,说白点就是过眼瘾。因为收入拮据,所以买东西总是很谨慎,那时货比三家远远不够,常常是从腊月初比到大年临近才购买。我们乡的集市是一个U型的街道,当然是两边的短,中间的长,犹如一个大水槽的横切面。每次赶集都是从街道的一头逛到另一头,然后再从另一头逛回来,然后回家,当然也有兴致好的时候,能够逛两个来回。大人逛的目的是比价,逛两圈下来基本上对什么东西哪家便宜已经了然于胸。

家乡人买东西有个特点,无论什么东西都要试用。比如买辣椒要尝,先问好辣椒辣不辣,卖者说辣,买者说我尝一个要是不辣就不买了,卖者说你尝。于是买者就拿起一个辣椒从中间折断,把后半截咬一口,如果辣的咧嘴,卖者会笑着问“怎么样?”,买者会说,“真辣,来两斤”。卖者称完两斤了,买者说称不旺,再添点,卖者添了三根辣椒,买者自己动手再添三四根,卖者于是说不能添了,半斤都被你添走了,买者就说过年了,称旺点,于是卖者就说,“算了,反正自家产的,就当白送了“。接着问,”你是那村的……"便聊上了。当然如果尝的人咔咔几口把半个辣椒吃完了,还没有一点辣的表现,卖者就开始担心了,诺诺的问,“不行再尝一个?”,买者则说“算了,再走走看”,于是转向下一家。买其他东西也是如此,买剪刀要用剪刀剪卖家准备的破布或棉絮,买斧子也要用斧子砍卖家准备的木材,买衣服也要用力拉扯几下,看结实不结实。

由于这个习惯,小孩逛街的目的便多倾向于试用,时常拿起自己喜欢的东西把玩,卖家则在旁边极力怂恿小孩买下来,大人则推脱说没有用,不能买,大多数孩子都是懂事的,把玩一会后便恋恋不舍的离开,卖家也不以为意。当然也有经济好点的家庭也许会为小孩买一两件,卖家则是一脸开心的笑。买卖就在这种愉悦的环境中进行,无论成或不成双方都获得了开心。好多年后,当面对一堆冷冰冰的商品挑选好自己需要的东西,在收银台排队面对收银员冷冰冰的表情,至始至终不说一句话时,我就想起小时候买东西的感觉。

赶集并不是只赶自己乡镇的,周围乡镇的也赶,因此基本上每天都在赶集。大人再不断判断货物价格的走势,决定出手的时机,有时春节跟前货物会因为卖不出去而降价,但有时也会在春节跟前因为货物紧缺而涨价。人们在不断地赶集看价和经验判断中挑选最低的价格。但是经验并不总是正确,因此总有人在不恰当的时候出手,好在买的东西都是必须的,因此这种错误不会导致悔恨,更多的是增加一种谈论的话题。

我之所以赶集,除了能够看到很多新鲜的东西之外便是能够每集吃点小吃。家乡的小吃最有特色的莫过于油糕、凉粉、麻花、酥馍四种(关于饮食请见忆故乡——美食),说是小吃,其实都是除了油糕外其他三种更应该是主食。但在那个刚刚能解决温饱的年代,精致点的主食便成了奢侈的零食。

在忙碌的赶集中腊八就到了,一到腊八就正式开始过年了。每个村子擂起锣鼓,名曰催腊八,意思就是开始过年了。腊八那天要喝腊八粥,腊八粥是为了庆祝过去一年的丰收而喝的,所以是用几种豆子混合熬成的,小时候对于这种食物我并不怎么喜欢。但对于另一种只有腊八才能吃到的东西却至今难忘,这就是腊八砣。据说腊八这天是全年最冷的一天,吃腊八砣意味着最冷的冬天已经结束,将要迎来温暖的春天。腊八砣是在腊月初七的晚上做的,在一个敞口的大腕里化一碗浓浓的红糖水,然后用一个根结实的线绑一个重物放于糖水中,然后把碗放到院子最冷的地方,等第二天起来就冻成一个红红的腊八砣了。现在看来腊八砣就是一个大号的冰棍,然而那时却不知冰棍为何物,能够吃到这种食物也只有每年的腊八。即便是一个红糖水冻得冰块有些家庭也拿不出足够的红糖来,就有人放一点红糖,然后再放几颗糖精冻成的白里透着点微红的腊八砣。

一个腊八砣是不能一下子吃完的,一来是那么大一个冰坨一口气吃完太冷,二来也不舍得一口气吃完,小孩子便常常吸几口又把它放到院子里冻上,过一会再去吸几口。一口一口的吸,腊八砣吸完了基本上腊八也就过完了。

腊八过完继续赶集,零零碎碎的会置办回来一些认为价格合适或必须的东西。很快就到了腊月二十三,就是北方的小年。但小时候家乡人都不说小年,直接以二十三呼之。

二十三要做的事情很多,通常大事有杀猪、磨豆腐、请灶神三样。农村人平时生活拮据,不舍得吃肉,但过年的时候却很是舍得,一个月就要吃掉一整年的肉。一般家庭春节要买三四十斤或更多的猪肉,而自己杀猪的人则会留下猪头、内脏和小半片猪自己吃。留猪头和选择在腊月二十三杀猪有一个共同的原因——请灶神。

要请灶神当然得有贡品,自己杀猪最好的猪头当然得留给灶神,因此选择在腊月二十三杀猪,猪头用来献祭刚好。请灶神的过程很简单,灶神是原来买回来的一张画,一般是黄色纸上拓的红色画。请灶神的时候先将画拿出来贴在锅旁边的墙壁上,然后在锅前向着门的方向磕三个头,祷告灶神保佑一家来年丰衣足食,上香后结束。上完香后开始上贡品,贡品通常为猪头,还有用面蒸的贡品,一般为蒸的小动物。贡猪头的同时还要在灶神两边“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的对联上各用猪血粘三根猪鬃,至于粘猪鬃的意义已经不记得了。

二十三晚上便开始煮肉,过年的肉除了蒸的,其他都要全煮的。不知道是那时缺少菜油而很少炒着吃猪肉还是烹饪习惯的原因,猪肉都是煮熟了吃的,即便是炒,也是用煮熟的肉,而只在菜快熟的时候放到菜里一起炒一下。煮肉的过程是漫长的,为了最好的口感,煮肉通常是开着锅煮的,因此大约需要三个小时才能煮熟。

二十三晚上开始便要点长明灯,这个灯是放在灶神旁边的,不知道是不是方便灶神降临时取食食物。灯其实是一个盛食用油的盅子,放半盅油,一根棉线做捻子,然后点起来。小孩通常负责看护灯具,不使其熄灭。通常等待煮肉和看护灯具一同进行,但是大多时间都是没有等到肉熟就睡着了。

过了二十三年味就更浓了,大人也就更忙碌了。农村人讲究正月初七前不动刀,十五之前不蒸馒头。因此二十三之后就开始准备正月的食物,蒸馒头,炸果子(面做的小点心),炸豆腐、剁饺子馅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