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勤劳

2013年3月17日17:20:26 评论 872

几年前修自行车时认识一个修车师傅,后来跟他接触较多,因此颇为熟稔。起始他只修自行车,每天收入大约七八十元,后来因为修车的生意较少且取费较低,不能维持生计,因此又逐渐增加了修鞋,修包,配钥匙等业务。再后来,又逐渐增加了清洗抽油烟机,换纱窗等业务。生意逐渐多元化,他也越来越忙,每次路过总是看见他在别人的等待中麻利的修理着各种物事。

春去秋来,寒暑更替,转眼间就是四年。他工作很是勤快,总是早上七点半出工,晚上七点半收工,天天如此。除了春节无论酷暑还是严寒,无论刮风还是下雨总能看到他的身影。慢慢的他被周围的人所熟悉,周围社区的人总会找他修理各种各样的东西,他也总是热情以待,经常听他说的一句话便是“如果不急先放着,一会过来拿”。他的存在俨然成了周围社区的一部分,如果哪天他去的晚点总会有大叔大妈们在他出摊的地方等着他,边等边念叨着“小王怎么还没有来”。

在这段时间中,随着周围人对他的熟悉,他的生意也越来越好,慢慢的一个人就忙不过来,开始他将他的父亲接了过来,帮他忙。他父亲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和他一样朴实勤快,或许因为年龄较长,或许是还不太熟悉城市的环境,总之很少与人交谈。父子两忙碌的身影又一复一日的重复着,无论晴天或阴天,无论冬天或夏天。再一个夏天,他将爱人也接来北京,他和父亲修理东西,爱人拍水果摊,但是没有多久就不摆了。过去的一年因家里事多,因此很少跟他交谈,但每次路过总能看见他忙碌的身影。虽然很少和他交谈,但却经常在和别人聊天时提起他,他也成了我印象中勤劳致富的典范。

最近又遇到他,且那天不是很忙,因此就和他多聊了一会,恰逢他爱人也在场。我问他生意怎么样,他说每天就赚两百左右,他爱人在旁边马上说每天在马路边摆摊吵得要命,冬天冷,夏天热,他遭罪了。他只是憨憨的笑,并没有说辛苦的事。问他爱人为什么不摆水果摊了,他说一则生意不好,二则城管经常光顾,没有办法做生意。问他为什么不考虑在附近租个店面,让他爱人做点小生意,他说附近的房租太贵。指了一下旁边的一个小房子说“十几平方的房子一个月租金四千多,一年都换了三家了,每家都赔,租房风险太高。”他爱人就抢着说,她想上班,但小王不同意。他接着说,小孩在家没有人照顾,因此把小孩也接来北京上学。小孩每月上学一千伍佰元,他爱人因为没有学历上班也只能赚一千多,赚的钱刚够小孩学费,但爱人上班后就没有人接小孩上下学了。

我问他夫妻两个都在摊上忙,一个月才收入六千元,小孩上学就要一千五一个月,还要租房吃饭,那一个月下来也存不了什么钱了。他说可不是,现在钱太不经用了,看起来一个月赚六千多,但是一年下来却存不了钱,在北京都四年了,才存了四万多。她爱人便说,在北京压力太大,感觉生活很累,在老家时她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累。

他便说,他现在也不想修理自行车了,每天很忙,但是总赚不到什么钱,想再存点钱去做点小生意。我问他想做什么,他说也没有主意,生意也不好做,他看着那些做生意的一年换几波,都是赔钱的。看他的样子,很迷茫,不满足现在的生活,但又找不到其他的出路。

跟他聊完天,内心一股莫名的落寞,以前总为他的勤劳朴实而高兴,在浮躁的环境中能够保持朴实的本色是多么的不易。但这种朴实勤劳却不能使他致富,甚至不能满足他的日常用度,使他在疲劳的同时忧郁烦闷。

发表评论